首页 > 市场活动 > 正文

王凯:最高贵的理想是生命美好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26 21:49:02 简版阅读

 

发型还是人们熟悉的光头锃亮,表情上一秒是眉头紧锁的沉思,下一秒就切换到双目圆睁的惊奇,4月19日,王凯在摄影棚里的拍摄出奇顺利。这名主持人具有天然的镜头感,不经意间会流露对流程的掌控。

 

尽管笑言生活中自己的性格是嘻嘻哈哈,但他给人的感觉更多还是沉稳。

 

一个多月前的3月14日,他在微博上写道:“今天34岁,今天辞职了。从此问心而生,随性而活。”

 

34岁,对一个已经拥有事业和声名的男人意味着什么?

 

王凯的答案是:“自由了。”这是如今他对理想生活最强烈的追求。

 

“决定不容易,但说出来就是春暖花开。”王凯把离开供职了8年的央视视为人生里程碑。

 

在“向理想致敬”的舞台上,他被曹景行问及“离开了会不会感觉到孤立”。

 

他说,这和原来身处哪儿没有太大关系,“最重要的是,放弃的本质应该是带来轻松”。

 

他对自己的新定位是“自媒体从业者”,他比喻那就像一块U盘,可以在任何场合随意插拔,和任何平台无缝对接。

 

他的新平台是某地方卫视新开的一档“真人秀”节目。吸引他加盟的因素在于,节目在浓缩的50分钟里呈现了草根创业者从无到有的过程。“我主持从不中立,我会在舞台上肆无忌惮地表现出我的喜好。”王凯通常以直截了当的方式告诉参赛选手“比‘人往高处走’更重要的是下一句话,水往低处流”。水就是财,他解释,进入新环境时选择低姿态是更聪慧的选择。

 

那档节目以“梦想”为名。在他看来,梦想和理想的一字之差,在于一个是想要却似乎达不到,一个是通过努力能够实现。

 

生逢1970年代的王凯,成长中一次次被大人问到理想,以往的标准答案应该是科学家或老师,因为“这些职业属于组织,在组织之内就是安全、体面和幸福的”。

 

有一次他想玩新鲜,“我想当胡耀邦”—那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官,这个回答却让大人们大惊失色。

 

很长的时间里,理想对王凯来说,是渴望拥有说“不”的自由,“有人说自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觉得不是。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有能力说‘不’,才是自由”。

 

两年来,公益成为王凯在主持人之外的新标签。2011年5月,出于偶然的念头,他在微博发起为贫困学生提供新衣服的“爱心衣橱”行动。

 

回想当初,他说,如果知道变化这么大,两年前一定不敢发出那条微博,因为当时自己无法预知,那意味着之后的两年要投入超过50%的精力,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煎熬,“也意味着某一个正向的决定很可能在社会产生逆向的舆论”。

 

“不敢”,是一种沉甸甸的压力,却也让他收获了别样的人生体验。

 

他给很多人讲过“迷彩服”的故事。在国家级贫困县甘肃会宁,一个四年级小学生在作文中写道,羡慕同学有一件24块钱的迷彩服。拮据的母亲因为自责流泪,这个孩子说“妈妈,我不要了”,他一个人去山里采蒲公英,前前后后进山48次,采了144斤,终于换来一件24元的新衣服。

 

这不是王凯接触的最贫困的孩子,而比穷困对他产生更大冲击的是那里生存环境的封闭。志愿者出数学题:一辆公交车,第一站上了5个人,第二站上3个,下了1个,最后车里有多少人?“答案超乎了我的想象力。”王凯说,孩子们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是公交车,为什么又上又下?”

 

北京人王凯的童年没有太多关于穷困的感受,这让他越发自省,“应该拉平他和我们之间的差距”。

 

“两年时间爱心衣橱解决了5万多孩子3年的穿衣问题。”王凯说,当再回到资助过的地方,看着山里娃们穿着爱心衣橱之前捐赠的服装,“红红绿绿,满坑满谷,那种油然而生的幸福感,千金难换”。

 

一开始,他考虑是否只把衣服给学校里困难的学生,后来决定对所有孩子一视同仁,他不希望那些提供温暖的衣服同时也变成“穿在孩子们身上的贫穷烙印”。

 

作为一名小女孩的父亲,王凯说,爱心衣橱于自己是将来向女儿吹牛的资本,“这辈子未必挣了多少钱,但可以告诉女儿,爸爸帮多少孩子穿上了新衣服”。

 

作“向理想致敬”的演讲时,王凯讲了一个《论语》中的小故事:孔子与弟子坐而论道,交流人生理想,与立志治国安邦的其他人不同,曾皙回答:“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用诗朗诵般的、一个专业配音演员的优美声音,王凯把那段话转述成现代文:我的理想是在3、4月份季节,穿着新衣服,约五六个志同道合的好友,带着孩子出去踏青,这时候河水已经转暖,我们在河里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吹吹风,最后一路高歌回家。

 

末了,王凯说,这个故事带给他无限的奢望,“原来最高贵的理想,是感受自己和这个世界交织所勃发出来的生命的美好”。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王凯:最高贵的理想是生命美好

本刊记者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26 21:49:02

 

发型还是人们熟悉的光头锃亮,表情上一秒是眉头紧锁的沉思,下一秒就切换到双目圆睁的惊奇,4月19日,王凯在摄影棚里的拍摄出奇顺利。这名主持人具有天然的镜头感,不经意间会流露对流程的掌控。

 

尽管笑言生活中自己的性格是嘻嘻哈哈,但他给人的感觉更多还是沉稳。

 

一个多月前的3月14日,他在微博上写道:“今天34岁,今天辞职了。从此问心而生,随性而活。”

 

34岁,对一个已经拥有事业和声名的男人意味着什么?

 

王凯的答案是:“自由了。”这是如今他对理想生活最强烈的追求。

 

“决定不容易,但说出来就是春暖花开。”王凯把离开供职了8年的央视视为人生里程碑。

 

在“向理想致敬”的舞台上,他被曹景行问及“离开了会不会感觉到孤立”。

 

他说,这和原来身处哪儿没有太大关系,“最重要的是,放弃的本质应该是带来轻松”。

 

他对自己的新定位是“自媒体从业者”,他比喻那就像一块U盘,可以在任何场合随意插拔,和任何平台无缝对接。

 

他的新平台是某地方卫视新开的一档“真人秀”节目。吸引他加盟的因素在于,节目在浓缩的50分钟里呈现了草根创业者从无到有的过程。“我主持从不中立,我会在舞台上肆无忌惮地表现出我的喜好。”王凯通常以直截了当的方式告诉参赛选手“比‘人往高处走’更重要的是下一句话,水往低处流”。水就是财,他解释,进入新环境时选择低姿态是更聪慧的选择。

 

那档节目以“梦想”为名。在他看来,梦想和理想的一字之差,在于一个是想要却似乎达不到,一个是通过努力能够实现。

 

生逢1970年代的王凯,成长中一次次被大人问到理想,以往的标准答案应该是科学家或老师,因为“这些职业属于组织,在组织之内就是安全、体面和幸福的”。

 

有一次他想玩新鲜,“我想当胡耀邦”—那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官,这个回答却让大人们大惊失色。

 

很长的时间里,理想对王凯来说,是渴望拥有说“不”的自由,“有人说自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觉得不是。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有能力说‘不’,才是自由”。

 

两年来,公益成为王凯在主持人之外的新标签。2011年5月,出于偶然的念头,他在微博发起为贫困学生提供新衣服的“爱心衣橱”行动。

 

回想当初,他说,如果知道变化这么大,两年前一定不敢发出那条微博,因为当时自己无法预知,那意味着之后的两年要投入超过50%的精力,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煎熬,“也意味着某一个正向的决定很可能在社会产生逆向的舆论”。

 

“不敢”,是一种沉甸甸的压力,却也让他收获了别样的人生体验。

 

他给很多人讲过“迷彩服”的故事。在国家级贫困县甘肃会宁,一个四年级小学生在作文中写道,羡慕同学有一件24块钱的迷彩服。拮据的母亲因为自责流泪,这个孩子说“妈妈,我不要了”,他一个人去山里采蒲公英,前前后后进山48次,采了144斤,终于换来一件24元的新衣服。

 

这不是王凯接触的最贫困的孩子,而比穷困对他产生更大冲击的是那里生存环境的封闭。志愿者出数学题:一辆公交车,第一站上了5个人,第二站上3个,下了1个,最后车里有多少人?“答案超乎了我的想象力。”王凯说,孩子们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是公交车,为什么又上又下?”

 

北京人王凯的童年没有太多关于穷困的感受,这让他越发自省,“应该拉平他和我们之间的差距”。

 

“两年时间爱心衣橱解决了5万多孩子3年的穿衣问题。”王凯说,当再回到资助过的地方,看着山里娃们穿着爱心衣橱之前捐赠的服装,“红红绿绿,满坑满谷,那种油然而生的幸福感,千金难换”。

 

一开始,他考虑是否只把衣服给学校里困难的学生,后来决定对所有孩子一视同仁,他不希望那些提供温暖的衣服同时也变成“穿在孩子们身上的贫穷烙印”。

 

作为一名小女孩的父亲,王凯说,爱心衣橱于自己是将来向女儿吹牛的资本,“这辈子未必挣了多少钱,但可以告诉女儿,爸爸帮多少孩子穿上了新衣服”。

 

作“向理想致敬”的演讲时,王凯讲了一个《论语》中的小故事:孔子与弟子坐而论道,交流人生理想,与立志治国安邦的其他人不同,曾皙回答:“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用诗朗诵般的、一个专业配音演员的优美声音,王凯把那段话转述成现代文:我的理想是在3、4月份季节,穿着新衣服,约五六个志同道合的好友,带着孩子出去踏青,这时候河水已经转暖,我们在河里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吹吹风,最后一路高歌回家。

 

末了,王凯说,这个故事带给他无限的奢望,“原来最高贵的理想,是感受自己和这个世界交织所勃发出来的生命的美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