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活动 > 正文

伊能静:认清生活真相后仍然热爱生活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26 21:44:29 简版阅读

 

我是一个台湾人,也是一个从小就有身份认同焦虑的孩子。我的父亲是一个台湾人口中的外省人。他在很小的时候跳上了火车,比蒋介石稍晚几天到了台湾,没有和父母道别,从此成为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

 

在他过世之前,他没有回过他的老家山东。我父亲当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要早日回到大陆,他希望能够回到这个他长大的地方,能够见到自己的父母。这是我父亲告诉我的故事。所以,我的爸爸有一个很深的乡愁,但那个地方我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

 

我的母亲是台湾基隆人,一直到23岁,才知道她是有父亲、有母亲的人。我的外公在“二·二八事件”中被国民党开了6枪,丢到河里,几天以后尸体才被发现。他是基隆市的副议长,当时帮助大学生办报,反对国民党贪污腐败,被构陷为共产党,被国民党晚上叫出去后再也没有回家。

 

我的父亲母亲都是无根的孩子,他们都是“孤儿”,于是生下我这样一个孩子。我母亲生了7个孩子都是女儿,我是老幺。我爸爸曾经说,如果再生一个孩子是女儿,他就要离开我们—他必须要带一个儿子,带着他的姓氏,将来回到大陆。所以在我生下来以后,我父亲就离开了我们。

 

我母亲一手把我带大,我也是留守儿童。在我出生没多久,我妈妈就出去工作。我们家7个女孩死了3个,其中一个有小儿麻痹症。在我的童年里,我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我一直以为我是孤儿,由邻居的孩子们带大。我一年只见我妈妈一次,我对父亲的印象非常的稀少。

 

时代创造了许多家庭的悲剧,但是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由于“二·二八事件”,我的母亲从一个基隆市副议长的千金变成一个用人。在那个时代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和我的母亲、我们家的人说话。因为可能在晚上你就会被诬陷身份,被带走,囚禁或失踪。

 

在整个焦虑的青春成长期中,我感谢上天给了我一个天赋——读书。我记得眷村的路口有一个小书店,我常在那里看书。在我青春期非常叛逆的时候,我开始看卡夫卡,看萨特,看所有存在主义的书,我非常愤怒,我要对世界呐喊。然后我看三毛,我要流浪,想要出走。如果不是阅读,我这样的小孩可能会变得非常的没落。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尽管我功课很好,但在16岁高中没毕业那年就进入了娱乐圈。这是一个非常浮躁的圈子。每天起床化妆,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把别的女明星挤开,好让第二天自己的照片大一些。但是在后台,当别人在八卦的时候,我都在看书。我感谢上天给了我这个天赋,是阅读带领我走到今天。

 

在最近这段停下来的时间,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应该做点什么,如果这样无止境地为名利奔波下去的话,我的人生会失去价值。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给像我一样命运的留守儿童和像我一样无根的孩子们带去梦,为他们带去力量。我感谢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停下来,就是在那段时间,我成立了我心目中一直想要成立的基金。

 

很多人都打击我说没有用的,送孩子几本书,到贵州、到四川就能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现实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能改变,你太理想主义了……

 

在这里,我有一个小故事要和大家分享。记得我刚开来唱歌没多久,台湾的公司邀请我们去演讲。我们的经纪公司说不能演讲,演讲没有神秘感,但我还是去了。当时我讲了100多所学校,其中有一所是公立学校。这个学校处在台湾犯罪率最高的一个县市,那里的孩子父母大部分是以赌博和贩毒为生。我们在演讲完后会和一些孩子进行一对一的会谈。

 

我访问了几个孩子,其中一个男孩14岁,一直哭,说爸爸妈妈不让我上学,他们在家里摆赌局。他问我该怎么办?我说再过4年,你就该独立了,为了18岁的你自己,现在乖乖地来听父母的话—因为那个地方的父母给孩子注射一种药物来影响孩子,避开他们对你的伤害,18岁以后你就属于你自己,就可以离开家了。为了18岁的你,一定不能放弃。

 

当我孩子3岁的时候,我收到一封信,这已是十几二十年后。我打开信,是这个孩子写来的。说他一直记得多年以前我跟他说过的那句话—“就算全世界都可以放弃你,但是你绝对不能放弃你自己”。后来他在18岁那年离开父母去当了兵,之后又考上了大学,然后结婚、生子……

 

我看完那封信,心里非常的震撼。在去年这样的时间中,我想起了这封信,然后告诉自己说,是该还珠于珠,将我拥有的一切幸运交给这片天地的时候了。于是我成立了静新图书基金。

 

最后我想讲一句话,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知道生命的真相以后,依然热爱生活”。我想这是一个中国人全民英雄主义的时代,只有你不是人的时候,你才会要不断地提醒别人说我是人,我需要被尊重。

 

所以,只有我们不身处在一个理想社会的时候,才会有理想主义者的存在。希望静新图书基金能够通过阅读创造一个真正的理想世界,让理想主义者这个词汇能够永远的消失,因为我们已经身处在一个理想社会。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伊能静:认清生活真相后仍然热爱生活

本刊记者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26 21:44:29

 

我是一个台湾人,也是一个从小就有身份认同焦虑的孩子。我的父亲是一个台湾人口中的外省人。他在很小的时候跳上了火车,比蒋介石稍晚几天到了台湾,没有和父母道别,从此成为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

 

在他过世之前,他没有回过他的老家山东。我父亲当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要早日回到大陆,他希望能够回到这个他长大的地方,能够见到自己的父母。这是我父亲告诉我的故事。所以,我的爸爸有一个很深的乡愁,但那个地方我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

 

我的母亲是台湾基隆人,一直到23岁,才知道她是有父亲、有母亲的人。我的外公在“二·二八事件”中被国民党开了6枪,丢到河里,几天以后尸体才被发现。他是基隆市的副议长,当时帮助大学生办报,反对国民党贪污腐败,被构陷为共产党,被国民党晚上叫出去后再也没有回家。

 

我的父亲母亲都是无根的孩子,他们都是“孤儿”,于是生下我这样一个孩子。我母亲生了7个孩子都是女儿,我是老幺。我爸爸曾经说,如果再生一个孩子是女儿,他就要离开我们—他必须要带一个儿子,带着他的姓氏,将来回到大陆。所以在我生下来以后,我父亲就离开了我们。

 

我母亲一手把我带大,我也是留守儿童。在我出生没多久,我妈妈就出去工作。我们家7个女孩死了3个,其中一个有小儿麻痹症。在我的童年里,我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我一直以为我是孤儿,由邻居的孩子们带大。我一年只见我妈妈一次,我对父亲的印象非常的稀少。

 

时代创造了许多家庭的悲剧,但是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由于“二·二八事件”,我的母亲从一个基隆市副议长的千金变成一个用人。在那个时代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和我的母亲、我们家的人说话。因为可能在晚上你就会被诬陷身份,被带走,囚禁或失踪。

 

在整个焦虑的青春成长期中,我感谢上天给了我一个天赋——读书。我记得眷村的路口有一个小书店,我常在那里看书。在我青春期非常叛逆的时候,我开始看卡夫卡,看萨特,看所有存在主义的书,我非常愤怒,我要对世界呐喊。然后我看三毛,我要流浪,想要出走。如果不是阅读,我这样的小孩可能会变得非常的没落。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尽管我功课很好,但在16岁高中没毕业那年就进入了娱乐圈。这是一个非常浮躁的圈子。每天起床化妆,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把别的女明星挤开,好让第二天自己的照片大一些。但是在后台,当别人在八卦的时候,我都在看书。我感谢上天给了我这个天赋,是阅读带领我走到今天。

 

在最近这段停下来的时间,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应该做点什么,如果这样无止境地为名利奔波下去的话,我的人生会失去价值。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给像我一样命运的留守儿童和像我一样无根的孩子们带去梦,为他们带去力量。我感谢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停下来,就是在那段时间,我成立了我心目中一直想要成立的基金。

 

很多人都打击我说没有用的,送孩子几本书,到贵州、到四川就能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现实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能改变,你太理想主义了……

 

在这里,我有一个小故事要和大家分享。记得我刚开来唱歌没多久,台湾的公司邀请我们去演讲。我们的经纪公司说不能演讲,演讲没有神秘感,但我还是去了。当时我讲了100多所学校,其中有一所是公立学校。这个学校处在台湾犯罪率最高的一个县市,那里的孩子父母大部分是以赌博和贩毒为生。我们在演讲完后会和一些孩子进行一对一的会谈。

 

我访问了几个孩子,其中一个男孩14岁,一直哭,说爸爸妈妈不让我上学,他们在家里摆赌局。他问我该怎么办?我说再过4年,你就该独立了,为了18岁的你自己,现在乖乖地来听父母的话—因为那个地方的父母给孩子注射一种药物来影响孩子,避开他们对你的伤害,18岁以后你就属于你自己,就可以离开家了。为了18岁的你,一定不能放弃。

 

当我孩子3岁的时候,我收到一封信,这已是十几二十年后。我打开信,是这个孩子写来的。说他一直记得多年以前我跟他说过的那句话—“就算全世界都可以放弃你,但是你绝对不能放弃你自己”。后来他在18岁那年离开父母去当了兵,之后又考上了大学,然后结婚、生子……

 

我看完那封信,心里非常的震撼。在去年这样的时间中,我想起了这封信,然后告诉自己说,是该还珠于珠,将我拥有的一切幸运交给这片天地的时候了。于是我成立了静新图书基金。

 

最后我想讲一句话,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知道生命的真相以后,依然热爱生活”。我想这是一个中国人全民英雄主义的时代,只有你不是人的时候,你才会要不断地提醒别人说我是人,我需要被尊重。

 

所以,只有我们不身处在一个理想社会的时候,才会有理想主义者的存在。希望静新图书基金能够通过阅读创造一个真正的理想世界,让理想主义者这个词汇能够永远的消失,因为我们已经身处在一个理想社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