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活动 > 正文

茅于轼:享受人生,并成人之美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26 21:41:38 简版阅读

 

谦谦君子茅于轼易于接近,面对激烈的问题也平静回答。摄影棚内,工作人员让他摆出各种造型,或抬头远眺,或颔首沉思,或把手竖在耳边假装倾听,或揪着自己的耳朵扮演顽童……他都一一予以配合。走出摄影棚,他承认,摆出那么多姿势,其实挺“难受”的。

 

“那为什么还要这么配合?”

 

“成人之美呗。”他说。

 

成人之美——除了因为某些观点而常常触怒某些人外,这差不多是茅于轼当前生活中大多数时候的一个状态。不管是媒体来访,还是活动邀请,抑或陌生人求助,只要时间和条件允许,他概不推辞。这让他常常比当红艺人还要忙。

 

他和夫人赵燕玲女士晚年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分歧也多半与此有关。一个来者不拒,一个则善意提醒他不要浪费不必要的时间,警惕“骗子”。

 

不过提醒终归只是提醒,茅于轼很少因此而改变主意。

 

除却撰文、演讲、应付平日里的各种社交,他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为穷人办事”上,这是他践行多年的一个理念。

 

今年是茅于轼在山西临县龙水头村尝试小额贷款的第20个年头。1992年,在资助当地几名贫困儿童上学的过程中,茅于轼产生了设立小额贷款扶贫的想法,并于一年后个人出资500元将其付诸现实。

 

这是中国最早的小额贷款项目之一,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由私人兴办的小额贷款项目。贷款用途分为两种:“扶贫基金”用于治病、治伤及求学,不收利息;“付息基金”用于生产和消费,如买化肥、经商、出门打工等,月息1%。之后,林毅夫、汤敏等茅于轼的好友也纷纷解囊,为龙水头村基金添砖加瓦。

 

不过,基金会最初并没有朝茅于轼预想的轨道行进。运行几年后,茅于轼发现村民的借款用途多是用来看病或上学,鲜有“付息”的,而且有一些借款逾期不能归还,严重影响了基金的可持续发展。这使得他不得不重新考虑基金的用途和发展方向。

 

2002年起,茅于轼将龙水头村的基金改为商业贷款。“过去是向需要的人贷款,现在是向有还款能力的人贷款。”茅于轼说,“这是个非常残酷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否则无法保证这一基金的持续性。对于没有还款能力,或家中缺乏劳动力的极端贫困户,只能用救济的办法,不能靠小额贷款解决问题。”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基金会在当地向公众吸收存款,资金规模一下扩大了4倍,成为国内唯一一家既存又贷的民间金融机构。但茅于轼也因此涉嫌“非法集资”而争议不断。直到几年后,茅于轼伙同他人在山西永济正式注册了富平小额贷款公司(取得法律认可的代价是不能吸收公众存款),他的试验才走出灰色地带。

 

在探索农村小额贷款之余,2002年在汤敏创意下,茅于轼和其他3位同道者又一起投资成立了北京第一家保姆学校——富平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富平”谐音“扶贫”,同时也有富裕、平等的意思。学校实行股份制,茅于轼是大股东。按照约定,学校的股东不分红,赚来的钱将继续投入经营。

 

“解决农村问题最根本的办法是把农村的剩余劳动力送到城里去。”这是茅于轼等人创办保姆学校的原始动机。其模式为:培训期为一月,食宿费600元,50%由学员负担,50%由富平学校以小额贷款的方式先期为学员垫付,等学员就业后分期还清。

 

在茅于轼的设想里,这个家政培训学校会越做越大,成为特许经营的连锁学校,培训工种也会根据市场需求不断调整,例如增加对保安、环卫、装修工人的培训。

 

可现实总是很残酷,学校成立后一直都没有摆脱生源短缺的危机。为此,茅于轼等人正在寻求新的解决途径。

 

不管是小额贷款,还是保姆学校,还是让他声名远扬的天则经济研究所,都渗透着这位对物资匮乏有过痛彻感触的经济学家多年以来的一个经济学理想,即:让大家变得有钱,创造更多的财富。

 

不过,近些年来他又修正了这一观点,“我现在对自己这个行业做了一点儿批判,尤其是财富并不是我们追求的唯一的目标”。他的新想法是:“享受人生,并且帮助别人享受人生。”

 

这成了他做所有事情的一个原动力。

 

在他看来,理想社会并不是单向度的—除了富裕,还应该人人平等,没有谁享有特权,“充满了人文关怀,正义能够得到伸张,并且有良好的生活和生存环境”。

 

至于如何走向这样的理想社会,在4月19日以“我的理想”为主题的演讲中,经历过年战争和灾荒、饱受动荡之苦的茅于轼给出了他的答案:“我们的社会经过30多年的改革,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这条路是走对了。我们将来走的路,很多人还有犹豫,我觉得我们不要把问题看错了,30年的改革是正确的。尽管我们有一些毛病,但是市场化、法制、宪政、人权,这条路是不会错的。”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茅于轼:享受人生,并成人之美

本刊记者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26 21:41:38

 

谦谦君子茅于轼易于接近,面对激烈的问题也平静回答。摄影棚内,工作人员让他摆出各种造型,或抬头远眺,或颔首沉思,或把手竖在耳边假装倾听,或揪着自己的耳朵扮演顽童……他都一一予以配合。走出摄影棚,他承认,摆出那么多姿势,其实挺“难受”的。

 

“那为什么还要这么配合?”

 

“成人之美呗。”他说。

 

成人之美——除了因为某些观点而常常触怒某些人外,这差不多是茅于轼当前生活中大多数时候的一个状态。不管是媒体来访,还是活动邀请,抑或陌生人求助,只要时间和条件允许,他概不推辞。这让他常常比当红艺人还要忙。

 

他和夫人赵燕玲女士晚年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分歧也多半与此有关。一个来者不拒,一个则善意提醒他不要浪费不必要的时间,警惕“骗子”。

 

不过提醒终归只是提醒,茅于轼很少因此而改变主意。

 

除却撰文、演讲、应付平日里的各种社交,他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为穷人办事”上,这是他践行多年的一个理念。

 

今年是茅于轼在山西临县龙水头村尝试小额贷款的第20个年头。1992年,在资助当地几名贫困儿童上学的过程中,茅于轼产生了设立小额贷款扶贫的想法,并于一年后个人出资500元将其付诸现实。

 

这是中国最早的小额贷款项目之一,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由私人兴办的小额贷款项目。贷款用途分为两种:“扶贫基金”用于治病、治伤及求学,不收利息;“付息基金”用于生产和消费,如买化肥、经商、出门打工等,月息1%。之后,林毅夫、汤敏等茅于轼的好友也纷纷解囊,为龙水头村基金添砖加瓦。

 

不过,基金会最初并没有朝茅于轼预想的轨道行进。运行几年后,茅于轼发现村民的借款用途多是用来看病或上学,鲜有“付息”的,而且有一些借款逾期不能归还,严重影响了基金的可持续发展。这使得他不得不重新考虑基金的用途和发展方向。

 

2002年起,茅于轼将龙水头村的基金改为商业贷款。“过去是向需要的人贷款,现在是向有还款能力的人贷款。”茅于轼说,“这是个非常残酷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否则无法保证这一基金的持续性。对于没有还款能力,或家中缺乏劳动力的极端贫困户,只能用救济的办法,不能靠小额贷款解决问题。”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基金会在当地向公众吸收存款,资金规模一下扩大了4倍,成为国内唯一一家既存又贷的民间金融机构。但茅于轼也因此涉嫌“非法集资”而争议不断。直到几年后,茅于轼伙同他人在山西永济正式注册了富平小额贷款公司(取得法律认可的代价是不能吸收公众存款),他的试验才走出灰色地带。

 

在探索农村小额贷款之余,2002年在汤敏创意下,茅于轼和其他3位同道者又一起投资成立了北京第一家保姆学校——富平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富平”谐音“扶贫”,同时也有富裕、平等的意思。学校实行股份制,茅于轼是大股东。按照约定,学校的股东不分红,赚来的钱将继续投入经营。

 

“解决农村问题最根本的办法是把农村的剩余劳动力送到城里去。”这是茅于轼等人创办保姆学校的原始动机。其模式为:培训期为一月,食宿费600元,50%由学员负担,50%由富平学校以小额贷款的方式先期为学员垫付,等学员就业后分期还清。

 

在茅于轼的设想里,这个家政培训学校会越做越大,成为特许经营的连锁学校,培训工种也会根据市场需求不断调整,例如增加对保安、环卫、装修工人的培训。

 

可现实总是很残酷,学校成立后一直都没有摆脱生源短缺的危机。为此,茅于轼等人正在寻求新的解决途径。

 

不管是小额贷款,还是保姆学校,还是让他声名远扬的天则经济研究所,都渗透着这位对物资匮乏有过痛彻感触的经济学家多年以来的一个经济学理想,即:让大家变得有钱,创造更多的财富。

 

不过,近些年来他又修正了这一观点,“我现在对自己这个行业做了一点儿批判,尤其是财富并不是我们追求的唯一的目标”。他的新想法是:“享受人生,并且帮助别人享受人生。”

 

这成了他做所有事情的一个原动力。

 

在他看来,理想社会并不是单向度的—除了富裕,还应该人人平等,没有谁享有特权,“充满了人文关怀,正义能够得到伸张,并且有良好的生活和生存环境”。

 

至于如何走向这样的理想社会,在4月19日以“我的理想”为主题的演讲中,经历过年战争和灾荒、饱受动荡之苦的茅于轼给出了他的答案:“我们的社会经过30多年的改革,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这条路是走对了。我们将来走的路,很多人还有犹豫,我觉得我们不要把问题看错了,30年的改革是正确的。尽管我们有一些毛病,但是市场化、法制、宪政、人权,这条路是不会错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