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企业家只受资本绑架

本刊特约记者| 韩牧 本刊记者|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11-12 14:18:24 简版阅读

\

 

对未来房地产行情乐观吗?

 

房地产以前等于住宅,但最近几年,房地产包含住宅与非住宅。未来,政府对住宅的政策非常清晰,政府管保障,市场满足多层次需求。非住宅随着城镇化的发展,物流、医疗、公共物业、酒店物业等都会释放出来,所以,未来房地产还有10到20年好光景,只是从住宅转到非住宅。到目前为止,人80%的时间是在人造空间里生存与发展,只要这个基本事实不改变,房地产的发展就不会停滞。

 

由于你的创新,让公司面临很多压力,如何去处理?

 

压力大时我就一个人待着,找一些怪书看。比如,殡葬的书,弄清楚什么是殡,什么是葬,看完了很有意思。在殡葬产业里,最赚钱的不是葬,葬是埋、烧,这是制造业;殡是葬之前的事情,这个真赚钱。我把这个犄角旮旯的事研究清楚了,我觉得挺好。

 

王石说企业家精神首先是不满足、不断坚持寻求改变。你创办的万通集团也有企业家精神,叫“学好”,怎么解读?

 

我们1991年办公司,赚到第一桶金的时候制订了一个反省日,每年这一日要反省,一直反省到现在。1992年底的时候,我跟王石第一次聊天,我们当时都30岁左右,讨论企业、利益、理想,辩论了半天,最后意见不是很一致。我当时认为我们哥几个有理想,会一直合作。王石的意见是理想将消耗经济成本。万科比较洋范儿比较正规,像“夜总会里的处女”,但在夜总会里做处女,说容易也挺容易,打死不出台就行。我后来写过一篇文章叫《学习万科好榜样》,那时候万科没有今天这么大,但我们发自内心地学习。我常常想我们到底是靠什么活下来的呢?后来我找到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学好”,学好是底线,普通人的要求,没什么复杂的,投机取巧的事别干;第二个就是有错误马上改,比如说有投诉,该赔钱赔钱。企业的发展,除了学好、要有底线,人类商业文明的基本原则也很重要。以前江湖规则是“离开大哥等于背叛大哥”,这事太大了。后来我们学会了商人之间的合作,退出、进入。之后我们跟任何人合作,完全不把离开当成对人的否定。

 

三一重工老板粱稳根曾说,要把自己的财产甚至他自己都交给党和国家。你曾经在中央党校教过书,是否认同梁老板的企业家精神,是否也会像他那样做?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一定会把这个事办得让各方面都很开心。告诉你一个特别好的消息,经过10年的努力,中国公益基金会接近三分之二是民办的,不是公办的。捐给社会的每100块钱慈善基金中,就有65块来自民营企业。所以今天慈善主流已经转到了民营企业和民间人士,这非常值得为民企鼓掌加油。

 

关于企业家是否只应在商言商,你是怎么看的?

 

这相当于男人会关心女人的事,但你还得进男厕所、男澡堂、穿男人衣。我认为企业家就应该这样,你再关心别人但还是企业家,把角色扮演好,这是第一位的。人生就那么几十年,要把有限的事做好。有些目标到死还没达到,没达到就没达到,人得受委屈,不仅是为自己受委屈,也要承受得起社会发展过程中阶段性的不满意。我现在非常满意,当年民企注册公司不容易,今天一块钱就能注册;当年没人给你投资,现在那么多人投。发展都是阶段性的,要在发展过程中,使你的言行与社会转型匹配好,守住你的本分,并抱有期待。哪都嚷嚷,这不是企业家该做的。另外,媒体与公知不能绑架企业家,非要企业家去追求真理。政府的服务部门也不要绑架企业家去做福利与公益的事,这事量力而行。企业家只受资本绑架,就是赚钱。

 

全国都在讨论雾霾天,你觉得应该怎么解决?

 

有时候不一定要坚持真理,坚持正确的事,一个优秀的领导还要坚持错误的事,错误到头了,真理就出现了。对于雾霾,我的建议是大家就大口吸,吸完了得病,病完了死人,最后看你解不解决。要是大家都不吸,统计一看,这没多大事啊,人也没得病,精子都还在。假如精子死了,人一着急,最后问题就解决了。从房地产角度看,这个行业应该率先发展环保,率先使自己的产品是绿色产品。

 

55岁了,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沉得住气了。20岁时是挺身而出、拔剑而斗,现在这时候有点“惯看秋月春风,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现在我不敢说自己淡定,但对未来要做的事有更清晰的把握,也更有毅力。大概人到中年就是这样,经历得多了。

 

冯仑/ 万通控股董事长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冯仑:企业家只受资本绑架

本刊记者 本刊特约记者| 韩牧 本刊记者|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11-12 14:18:24

\

 

对未来房地产行情乐观吗?

 

房地产以前等于住宅,但最近几年,房地产包含住宅与非住宅。未来,政府对住宅的政策非常清晰,政府管保障,市场满足多层次需求。非住宅随着城镇化的发展,物流、医疗、公共物业、酒店物业等都会释放出来,所以,未来房地产还有10到20年好光景,只是从住宅转到非住宅。到目前为止,人80%的时间是在人造空间里生存与发展,只要这个基本事实不改变,房地产的发展就不会停滞。

 

由于你的创新,让公司面临很多压力,如何去处理?

 

压力大时我就一个人待着,找一些怪书看。比如,殡葬的书,弄清楚什么是殡,什么是葬,看完了很有意思。在殡葬产业里,最赚钱的不是葬,葬是埋、烧,这是制造业;殡是葬之前的事情,这个真赚钱。我把这个犄角旮旯的事研究清楚了,我觉得挺好。

 

王石说企业家精神首先是不满足、不断坚持寻求改变。你创办的万通集团也有企业家精神,叫“学好”,怎么解读?

 

我们1991年办公司,赚到第一桶金的时候制订了一个反省日,每年这一日要反省,一直反省到现在。1992年底的时候,我跟王石第一次聊天,我们当时都30岁左右,讨论企业、利益、理想,辩论了半天,最后意见不是很一致。我当时认为我们哥几个有理想,会一直合作。王石的意见是理想将消耗经济成本。万科比较洋范儿比较正规,像“夜总会里的处女”,但在夜总会里做处女,说容易也挺容易,打死不出台就行。我后来写过一篇文章叫《学习万科好榜样》,那时候万科没有今天这么大,但我们发自内心地学习。我常常想我们到底是靠什么活下来的呢?后来我找到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学好”,学好是底线,普通人的要求,没什么复杂的,投机取巧的事别干;第二个就是有错误马上改,比如说有投诉,该赔钱赔钱。企业的发展,除了学好、要有底线,人类商业文明的基本原则也很重要。以前江湖规则是“离开大哥等于背叛大哥”,这事太大了。后来我们学会了商人之间的合作,退出、进入。之后我们跟任何人合作,完全不把离开当成对人的否定。

 

三一重工老板粱稳根曾说,要把自己的财产甚至他自己都交给党和国家。你曾经在中央党校教过书,是否认同梁老板的企业家精神,是否也会像他那样做?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一定会把这个事办得让各方面都很开心。告诉你一个特别好的消息,经过10年的努力,中国公益基金会接近三分之二是民办的,不是公办的。捐给社会的每100块钱慈善基金中,就有65块来自民营企业。所以今天慈善主流已经转到了民营企业和民间人士,这非常值得为民企鼓掌加油。

 

关于企业家是否只应在商言商,你是怎么看的?

 

这相当于男人会关心女人的事,但你还得进男厕所、男澡堂、穿男人衣。我认为企业家就应该这样,你再关心别人但还是企业家,把角色扮演好,这是第一位的。人生就那么几十年,要把有限的事做好。有些目标到死还没达到,没达到就没达到,人得受委屈,不仅是为自己受委屈,也要承受得起社会发展过程中阶段性的不满意。我现在非常满意,当年民企注册公司不容易,今天一块钱就能注册;当年没人给你投资,现在那么多人投。发展都是阶段性的,要在发展过程中,使你的言行与社会转型匹配好,守住你的本分,并抱有期待。哪都嚷嚷,这不是企业家该做的。另外,媒体与公知不能绑架企业家,非要企业家去追求真理。政府的服务部门也不要绑架企业家去做福利与公益的事,这事量力而行。企业家只受资本绑架,就是赚钱。

 

全国都在讨论雾霾天,你觉得应该怎么解决?

 

有时候不一定要坚持真理,坚持正确的事,一个优秀的领导还要坚持错误的事,错误到头了,真理就出现了。对于雾霾,我的建议是大家就大口吸,吸完了得病,病完了死人,最后看你解不解决。要是大家都不吸,统计一看,这没多大事啊,人也没得病,精子都还在。假如精子死了,人一着急,最后问题就解决了。从房地产角度看,这个行业应该率先发展环保,率先使自己的产品是绿色产品。

 

55岁了,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沉得住气了。20岁时是挺身而出、拔剑而斗,现在这时候有点“惯看秋月春风,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现在我不敢说自己淡定,但对未来要做的事有更清晰的把握,也更有毅力。大概人到中年就是这样,经历得多了。

 

冯仑/ 万通控股董事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