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问一个人 > 正文

黄磊:我更愿意嬉皮笑脸地面对人生

本刊记者|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9-14 16:21:39 简版阅读

\

 

我专注鸡汤20年没有办法。我从事大学教育工作,难免会讲一些道理。事实上在节目中,每个人都在讲(道理)。人到中年,我也在整理自己的人生。我觉得40岁才开始谈理想,才开始思考人生,才真正开始看自己,这是我的人生收获。

 

《博客天下》:关于真人秀有种说法:不必担心参加真人秀节目的嘉宾,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是“演员”。你认同吗?怎么看自己在《爸爸去哪儿2》中的“真”和“秀”?

 

黄磊:你说得特好,“真”和“秀”,我还真没什么经验。我一直在演戏,拍电视剧,都是在完全被保护的状态下。但在真人秀,我没有过(类似)生存环境的训练。其实挺累,干了好多活儿,一直做11个人的饭,但在电视上也没看出来,我(跟节目组)说你们请我来就是专门做厨子的吧。如果秀,就不真,但是不会秀也不行。导演跟我说你得知道什么时间表现,咱有的时候不太懂,所以费力不讨好,累得贼死。我就当是带着孩子去玩,挺好。

 

《博客天下》:女儿多多怎么评价你在《爸爸去哪儿2》中的表现?

 

黄磊:所有小孩都不知道自己参加的是真人秀节目,他们认为就是去玩的。虽然有天一个孩子一直哭,被家长训:“你干吗来了?知道这是工作吗?”我想孩子肯定不知道这是工作。

 

《博客天下》:分享一个和女儿多多的小故事吧。

 

黄磊:多多有次问我她有没有翅膀,我说有,她说怎么没有见过,我说你一睡着就见到了。她说多大?我按照她的身高比划,她有点失望,说这么小,我说还长。她说什么颜色?我说白的,她说不是彩色的?我说根据你的表现,表现好就加颜色。她说爸爸你有翅膀吗?我说有,都有。她说你睡着了,我怎么没看见你的翅膀?我说我把我的翅膀给你了。

 

《博客天下》:都说“女儿要富养”,你平时怎么教育女儿?

 

黄磊:我比较倾向把小孩当朋友,不是特别严格,也没有特别的要求,唯一的就是她妈妈要求她练钢琴。但我有一些原则要求,比如小孩要诚实,要有礼貌,这个教养是最基本的。我这一代人从小有一个“别人家的小孩”,我生活里没有这个。我小时候上学,我爸不管我,他还跟我说学习不用太好。以前考完试,老师让家长签字,(其他同学)分低不太好意思让签,我爸一看,60分啊,签。我的教育观里,第一位就是不可以体罚孩子,不管是肉体还是精神,言语压迫都不行。孩子特别敏感、脆弱,最需要的是爱、鼓励和支持。我们都是从小孩长大的,我们都不喜欢的方式,怎么可以用来再去对付自己或别人的小孩。这是为人的基本,而不是为父母的基本。

 

《博客天下》:有人说你在《爸爸去哪儿2》中爱讲道理,过于“心灵鸡汤”。

 

黄磊:我专注鸡汤20年没有办法。我从事大学教育工作,难免会讲一些道理。事实上在节目中,每个人都在讲(道理)。人到中年,我也在整理自己的人生。我觉得40岁才开始谈理想,才开始思考人生,才真正开始看自己,这是我的人生收获。

 

《博客天下》:你后来考电影学院是因为当时学习成绩不好吗?

 

黄磊:我学习真的很好,你说这个刺激到我了。我初中考高中,化学满分,代数、几何99,物理98,我是全校化学最好的学生。我考电影学院就是本着瞎来的心态去考的,考完之后,我问老师高考要多少分,老师说得250分,我哈哈大笑就走了。那时候的姜武,我同班同学,他也考上了,但是他是考了4年才考上的。我家住朝阳门外,他家住朝阳门内,他说你帮哥们复习一下,我就每天骑着自行车帮他复习。我们电影学院现在除了表演系的分低一点,别的系都是一本的分,现在想考我们学校,学习不好也不行。

 

《博客天下》:我对你印象最深的是多年前《我想我是海》专辑里那个长发飘飘的文艺青年,可后来你变胖了,不唱了。

 

黄磊:我还是原来的我,只是今天用李宗盛《山丘》里的歌词,我更愿意嬉皮笑脸地面对人生。我把有些东西藏在自己心里独享,我会在后面拍的作品和新书《我的肩膀,她们的翅膀》里呈现曾经的我。我不想再去做过多的表达,是因为太喧嚣了,就跟一杯水似的,北京的水碱特别的重,我愿意把水放在那一会儿,让碱沉下来。

 

《博客天下》:你近年活跃于荧屏的大多是都市家庭小男人角色,比如《我的男闺蜜》、《婚姻保卫战》、《男人帮》,你甚至还被称为“灰太狼”,为什么角色转变这样大?是因为胖了吗?

 

黄磊:我的职业是演员,演员最大的乐趣就是塑造不一样的人物。在我人生的不同阶段有不同体验,人生体验和性格中的东西也都会在角色的诠释中表现出来。导演赵宝刚选择了我出演《婚姻保卫战》中家庭煮夫许小宁这个角色,他觉得我就是一北京人,北京孩子有一个特质,自嘲精神特别强,挤兑别人之前先挤兑自己再挤兑对方,一看挤兑不了对方,还能再挤兑自己。别人都说黄磊怎么可能演得像呢?但宝刚非常坚持。我挺感谢他的。类似徐志摩的戏我真的是驾轻就熟,忽然演喜剧,我觉得有挑战性,好玩。后来戏播出来,观众挺肯定这个角色,包括《男人帮》。对我来说,这就是有趣的地方,(角色)是我塑造的,可能也有我个性的部分,原来在生活中就存在,比如我爱逗,爱跟大家开玩笑,反应特别快。

 

《博客天下》:一位影评人曾说:“在中国,对于想看好的影视作品的观众来说,是十分痛苦的。”作为电影学院的老师、演员、导演,怎么看这种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下创作、演戏,是否跟观众的心态一样?

 

黄磊:我们如今的平台还没有达到真正的多元化,题材上也有很多限制,还有随着收视率和观众反应强烈程度,一些同质化、制式化的东西也会影响大家的创作,而大家的冒险精神会因为这样的制式化变得越来越少,有创新思路的人也越来越少,但在这种状况下还会涌现出好作品,有所超越。所以我不着急,慢慢来。另外,还有一种心态是接受现实的环境并努力去适应,不忘记、不违背自己的初衷,而因为环境受到的限制和并非那样完美的结果,也要接受。

 

《博客天下》:我们杂志即将再次启动“向理想致敬”活动,你的理想是什么?年少时的理想现在还在坚持吗?

 

黄磊:理想,我到40岁才有,就是想自己能够更加健康,多做一些事情,做艺术教育,影响更多的人,更久地陪在家人身旁。

 

\

 

《我的肩膀,她们的翅膀》

黄磊 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4年7月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黄磊:我更愿意嬉皮笑脸地面对人生

本刊记者 本刊记者|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9-14 16:21:39

\

 

我专注鸡汤20年没有办法。我从事大学教育工作,难免会讲一些道理。事实上在节目中,每个人都在讲(道理)。人到中年,我也在整理自己的人生。我觉得40岁才开始谈理想,才开始思考人生,才真正开始看自己,这是我的人生收获。

 

《博客天下》:关于真人秀有种说法:不必担心参加真人秀节目的嘉宾,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是“演员”。你认同吗?怎么看自己在《爸爸去哪儿2》中的“真”和“秀”?

 

黄磊:你说得特好,“真”和“秀”,我还真没什么经验。我一直在演戏,拍电视剧,都是在完全被保护的状态下。但在真人秀,我没有过(类似)生存环境的训练。其实挺累,干了好多活儿,一直做11个人的饭,但在电视上也没看出来,我(跟节目组)说你们请我来就是专门做厨子的吧。如果秀,就不真,但是不会秀也不行。导演跟我说你得知道什么时间表现,咱有的时候不太懂,所以费力不讨好,累得贼死。我就当是带着孩子去玩,挺好。

 

《博客天下》:女儿多多怎么评价你在《爸爸去哪儿2》中的表现?

 

黄磊:所有小孩都不知道自己参加的是真人秀节目,他们认为就是去玩的。虽然有天一个孩子一直哭,被家长训:“你干吗来了?知道这是工作吗?”我想孩子肯定不知道这是工作。

 

《博客天下》:分享一个和女儿多多的小故事吧。

 

黄磊:多多有次问我她有没有翅膀,我说有,她说怎么没有见过,我说你一睡着就见到了。她说多大?我按照她的身高比划,她有点失望,说这么小,我说还长。她说什么颜色?我说白的,她说不是彩色的?我说根据你的表现,表现好就加颜色。她说爸爸你有翅膀吗?我说有,都有。她说你睡着了,我怎么没看见你的翅膀?我说我把我的翅膀给你了。

 

《博客天下》:都说“女儿要富养”,你平时怎么教育女儿?

 

黄磊:我比较倾向把小孩当朋友,不是特别严格,也没有特别的要求,唯一的就是她妈妈要求她练钢琴。但我有一些原则要求,比如小孩要诚实,要有礼貌,这个教养是最基本的。我这一代人从小有一个“别人家的小孩”,我生活里没有这个。我小时候上学,我爸不管我,他还跟我说学习不用太好。以前考完试,老师让家长签字,(其他同学)分低不太好意思让签,我爸一看,60分啊,签。我的教育观里,第一位就是不可以体罚孩子,不管是肉体还是精神,言语压迫都不行。孩子特别敏感、脆弱,最需要的是爱、鼓励和支持。我们都是从小孩长大的,我们都不喜欢的方式,怎么可以用来再去对付自己或别人的小孩。这是为人的基本,而不是为父母的基本。

 

《博客天下》:有人说你在《爸爸去哪儿2》中爱讲道理,过于“心灵鸡汤”。

 

黄磊:我专注鸡汤20年没有办法。我从事大学教育工作,难免会讲一些道理。事实上在节目中,每个人都在讲(道理)。人到中年,我也在整理自己的人生。我觉得40岁才开始谈理想,才开始思考人生,才真正开始看自己,这是我的人生收获。

 

《博客天下》:你后来考电影学院是因为当时学习成绩不好吗?

 

黄磊:我学习真的很好,你说这个刺激到我了。我初中考高中,化学满分,代数、几何99,物理98,我是全校化学最好的学生。我考电影学院就是本着瞎来的心态去考的,考完之后,我问老师高考要多少分,老师说得250分,我哈哈大笑就走了。那时候的姜武,我同班同学,他也考上了,但是他是考了4年才考上的。我家住朝阳门外,他家住朝阳门内,他说你帮哥们复习一下,我就每天骑着自行车帮他复习。我们电影学院现在除了表演系的分低一点,别的系都是一本的分,现在想考我们学校,学习不好也不行。

 

《博客天下》:我对你印象最深的是多年前《我想我是海》专辑里那个长发飘飘的文艺青年,可后来你变胖了,不唱了。

 

黄磊:我还是原来的我,只是今天用李宗盛《山丘》里的歌词,我更愿意嬉皮笑脸地面对人生。我把有些东西藏在自己心里独享,我会在后面拍的作品和新书《我的肩膀,她们的翅膀》里呈现曾经的我。我不想再去做过多的表达,是因为太喧嚣了,就跟一杯水似的,北京的水碱特别的重,我愿意把水放在那一会儿,让碱沉下来。

 

《博客天下》:你近年活跃于荧屏的大多是都市家庭小男人角色,比如《我的男闺蜜》、《婚姻保卫战》、《男人帮》,你甚至还被称为“灰太狼”,为什么角色转变这样大?是因为胖了吗?

 

黄磊:我的职业是演员,演员最大的乐趣就是塑造不一样的人物。在我人生的不同阶段有不同体验,人生体验和性格中的东西也都会在角色的诠释中表现出来。导演赵宝刚选择了我出演《婚姻保卫战》中家庭煮夫许小宁这个角色,他觉得我就是一北京人,北京孩子有一个特质,自嘲精神特别强,挤兑别人之前先挤兑自己再挤兑对方,一看挤兑不了对方,还能再挤兑自己。别人都说黄磊怎么可能演得像呢?但宝刚非常坚持。我挺感谢他的。类似徐志摩的戏我真的是驾轻就熟,忽然演喜剧,我觉得有挑战性,好玩。后来戏播出来,观众挺肯定这个角色,包括《男人帮》。对我来说,这就是有趣的地方,(角色)是我塑造的,可能也有我个性的部分,原来在生活中就存在,比如我爱逗,爱跟大家开玩笑,反应特别快。

 

《博客天下》:一位影评人曾说:“在中国,对于想看好的影视作品的观众来说,是十分痛苦的。”作为电影学院的老师、演员、导演,怎么看这种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下创作、演戏,是否跟观众的心态一样?

 

黄磊:我们如今的平台还没有达到真正的多元化,题材上也有很多限制,还有随着收视率和观众反应强烈程度,一些同质化、制式化的东西也会影响大家的创作,而大家的冒险精神会因为这样的制式化变得越来越少,有创新思路的人也越来越少,但在这种状况下还会涌现出好作品,有所超越。所以我不着急,慢慢来。另外,还有一种心态是接受现实的环境并努力去适应,不忘记、不违背自己的初衷,而因为环境受到的限制和并非那样完美的结果,也要接受。

 

《博客天下》:我们杂志即将再次启动“向理想致敬”活动,你的理想是什么?年少时的理想现在还在坚持吗?

 

黄磊:理想,我到40岁才有,就是想自己能够更加健康,多做一些事情,做艺术教育,影响更多的人,更久地陪在家人身旁。

 

\

 

《我的肩膀,她们的翅膀》

黄磊 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4年7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