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问一个人 > 正文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试图脱离国际互联网将是中国的灾难

实习生 | 陈文希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7-30 13:49:28 简版阅读

\

 

中国正在试图打破美国对互联网的垄断,想要建设一套自己的网络架构,包括使用一些替代品,比如说用百度替代谷歌。中国拥有1亿网民,理论上是一个可以脱离国际市场的存在,这可能会打破目前互联网的形态。你觉得会有这样的未来吗?

 

为什么美国现在在互联网占据主导地位?因为互联网是美国人创造的。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但不能独立于世界而存在,如果中国试图脱离国际互联网,那将是个灾难,也是一个非常非常愚蠢的行为。

 

你十年前来过中国一次,现在又来了,你觉得中国的科技创新者有何改变?

 

我这次在中国待的时间很短,加起来只有36个小时,活动范围也只局限在国贸大酒店的会议厅里,所以经验感受都很有限。但是,必须承认,我对交流中听到的两种糟糕想法非常震惊,一个是民族国家范围内的互联网,另一个是山寨软件。也就是说,我对中国参会者为国家主义和渐进主义辩护感到失望。因为这与我此前深信的中国创新非常不一致。

 

你认为渐进改良是创新的敌人,但很多中国企业就是通过渐进改良取得成功的,这是不合理的存在?

 

有些时候我们可以在模仿之后改良并取得成功,中国现在也是这么做的,尤其是在生物科技领域。总体来说,渐进改良很安全,够普遍,也能够取得成功,但并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这里面可能有文化的区别,我还是认为渐进改良是伟大想法的敌人。我鼓励年轻人要敢于与众不同,敢于尝试。

 

中国创新者要实现从渐进式创新到突破式创新的转变需要做哪些努力?

 

从死记硬背的教育模式里挣脱出来,同时要摆脱中国强力控制的官僚系统创造的整齐划一的束缚。记住,如果你得到的信息不是来自正反两方面的,那么你等同于一无所知。

 

有人说当前全球投资科技热潮有泡沫,需要警惕,你觉得呢?

 

泡沫是基于对信念的信念。不像世界上最早的泡沫经济事件“郁金香狂热”,在科技投资世界里人们使用的是垄断资金,所以才会用股票和现金支付看起来令人吃惊的价格。很多时候这些投资是团体的优先购买行为,而不是为你或我将要做的事提供资金的自然举动。换个说法,一部分泡沫的形成是因为你预期到别的孩子想要这个玩具而要这个玩具,而不是你自己真的想要。科技公司投入了大量的钱去做微小的事,你觉得像是泡沫,但是他们同时激发了竞争。瞧瞧那些风险投资机构和新创公司,现在他们的资金已经没那么充裕了,与5年前相比,投资难度加大了,投资进程也缓慢了一些。可能有一些小泡沫,但还没有大规模地出现。

 

自你出版《数字化生存》以来,美国科技创新领域正在发生哪些变化,有何趋势?

 

美国创新热潮被新创公司搅动得极其活跃,风险投资家也起了助力作用。互联网领域涌现出一些令人称奇的新概念和文化转向,像所谓的“分享经济”(shared economy)。如今的年轻人不再像我们年轻的时候那样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车、自己的房子了,他们更愿意分享,我认为这种现象正在开启“后所有权时代”(post ownership era)。值得重点一提的是,美国创新是被一个多元化的、流动迅速的社会驱动的。

 

还会出版类似于《数字化生存》的对未来进行预判的书吗?

 

答案是不会,我不会再写了。《数字化生存》是用了5个星期写完的,速度很快,写起来非常简单,也没有引用多少文献。当时没有进行特别的促销举措,出版是非常自然的事。当下互联网产业很多内容都是以专业报告的形式呈现的,我在这方面不是很在行。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 /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创办者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试图脱离国际互联网将是中国的灾难

本刊记者 实习生 | 陈文希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7-30 13:49:28

\

 

中国正在试图打破美国对互联网的垄断,想要建设一套自己的网络架构,包括使用一些替代品,比如说用百度替代谷歌。中国拥有1亿网民,理论上是一个可以脱离国际市场的存在,这可能会打破目前互联网的形态。你觉得会有这样的未来吗?

 

为什么美国现在在互联网占据主导地位?因为互联网是美国人创造的。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但不能独立于世界而存在,如果中国试图脱离国际互联网,那将是个灾难,也是一个非常非常愚蠢的行为。

 

你十年前来过中国一次,现在又来了,你觉得中国的科技创新者有何改变?

 

我这次在中国待的时间很短,加起来只有36个小时,活动范围也只局限在国贸大酒店的会议厅里,所以经验感受都很有限。但是,必须承认,我对交流中听到的两种糟糕想法非常震惊,一个是民族国家范围内的互联网,另一个是山寨软件。也就是说,我对中国参会者为国家主义和渐进主义辩护感到失望。因为这与我此前深信的中国创新非常不一致。

 

你认为渐进改良是创新的敌人,但很多中国企业就是通过渐进改良取得成功的,这是不合理的存在?

 

有些时候我们可以在模仿之后改良并取得成功,中国现在也是这么做的,尤其是在生物科技领域。总体来说,渐进改良很安全,够普遍,也能够取得成功,但并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这里面可能有文化的区别,我还是认为渐进改良是伟大想法的敌人。我鼓励年轻人要敢于与众不同,敢于尝试。

 

中国创新者要实现从渐进式创新到突破式创新的转变需要做哪些努力?

 

从死记硬背的教育模式里挣脱出来,同时要摆脱中国强力控制的官僚系统创造的整齐划一的束缚。记住,如果你得到的信息不是来自正反两方面的,那么你等同于一无所知。

 

有人说当前全球投资科技热潮有泡沫,需要警惕,你觉得呢?

 

泡沫是基于对信念的信念。不像世界上最早的泡沫经济事件“郁金香狂热”,在科技投资世界里人们使用的是垄断资金,所以才会用股票和现金支付看起来令人吃惊的价格。很多时候这些投资是团体的优先购买行为,而不是为你或我将要做的事提供资金的自然举动。换个说法,一部分泡沫的形成是因为你预期到别的孩子想要这个玩具而要这个玩具,而不是你自己真的想要。科技公司投入了大量的钱去做微小的事,你觉得像是泡沫,但是他们同时激发了竞争。瞧瞧那些风险投资机构和新创公司,现在他们的资金已经没那么充裕了,与5年前相比,投资难度加大了,投资进程也缓慢了一些。可能有一些小泡沫,但还没有大规模地出现。

 

自你出版《数字化生存》以来,美国科技创新领域正在发生哪些变化,有何趋势?

 

美国创新热潮被新创公司搅动得极其活跃,风险投资家也起了助力作用。互联网领域涌现出一些令人称奇的新概念和文化转向,像所谓的“分享经济”(shared economy)。如今的年轻人不再像我们年轻的时候那样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车、自己的房子了,他们更愿意分享,我认为这种现象正在开启“后所有权时代”(post ownership era)。值得重点一提的是,美国创新是被一个多元化的、流动迅速的社会驱动的。

 

还会出版类似于《数字化生存》的对未来进行预判的书吗?

 

答案是不会,我不会再写了。《数字化生存》是用了5个星期写完的,速度很快,写起来非常简单,也没有引用多少文献。当时没有进行特别的促销举措,出版是非常自然的事。当下互联网产业很多内容都是以专业报告的形式呈现的,我在这方面不是很在行。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 /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创办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