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问一个人 > 正文

水均益:我曾经刻意模仿普京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5-30 17:00:14 简版阅读

\

 

你采访了400多位国家政要,但有声音说你“装腔作势”,比总统还牛。

 

可能有人说我拿腔作调,好像比总统都牛,其实不是,我代表中央电视台—中国几亿人都看的官方电视台,总统自然会重视,不管对我彬彬有礼,还是给我“惊世一抱”,都是面对中国千千万万的观众。我很明白自己几斤几两。我不是官员,不代表外交部,我是中国国家电视台的记者,这点我一直端得很正。中央电视台在中国电视媒体中,几乎处于一个垄断的地位,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毕竟我们的观众数非常庞大,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多国家元首考虑传播效力,自然会选择中央电视台。但有的人还不接受采访,比如奥巴马就不接受我们采访,(尽管)我们申请了很长时间。他想跟非官方的媒体做一次采访。奥巴马是民主党,特别在意形象,他怕自己惹上麻烦,避开国家控制的官方媒体。

 

朱军说你走起路来像普京。

 

我学他,我曾经刻意模仿过普京的姿势,他一个膀子不动,另外一个膀子甩。我每次采访普京,他都有新闻出来,所以每次都特别新鲜,主要是“看人下菜碟”。

 

作为中央电视台第一位战地记者,采访时怕不怕?记得你曾戴着钢盔穿着防弹服站在楼顶,发回一句报道—“大家看整个城市陷入炮火之中,响着枪声,一个火箭在我头顶飞过去了”,你把导弹说成了火箭。

 

这个问题不难回答—不怕。(说成火箭)虽然不是直播,但那个珍贵的视频不可能再来一遍。做节目不容易,那个镜头传送出去之后,我说必须打上“CCTV”。那时CCTV没有这么大的名气,很多人以为这是监控录像拍到的,而不是中国的中央电视台。

 

10年前你在伊拉克做战争报道时,一度被称为“逃兵”、“怕死鬼”。现在释然了吗?

 

我像(怕死鬼)吗?我在新书《益往直前》最后写了三个字—“去他的”,写完之后我释然了,纠结打开了。10年前在伊拉克做战争报道,我没给中国人丢脸,也没给我所服务的中央电视台丢脸。其实当时心里很委屈,我记得那时跟朱军喝过几次大酒,我每次都像祥林嫂似的唠叨,“哥们没逃啊”。当时我们面临强大的压力,无奈甚至无助,只能撤退。当离开那个“可恶的国家”的时候,心怀歉疚,既是对职业的歉疚,又是对观众的歉疚。伊拉克给我最大的体会是,生活在和平的国家是多么幸福的事。

 

很多名嘴先后离开了央视,听说你也曾想离开?

 

酒后,我说不想干了,太憋屈了。虽然现在(央视)可能还不尽如人意,但趋势是往好的方向发展。

 

最想采访却没采到的人是谁?

 

最想采访的人已经上西天了,那就是本·拉登。没有采访的其中一个因素,是我们没有给伊拉克当局行贿,当时(条件)100万美元,我们没有那么多钱。我采访几百位(政要),主要是(央视)平台给了我机会。我代表中国国家电视台,让别人对我高看一眼。我希望能多多发展GDP,可以让我采访到类似(本·拉登)这样珍贵的采访对象。

 

央视在“马航”报道中,被质疑转载较多,你怎么看央视跟国外一流媒体的差距?

 

这样的评论,我个人觉得基本上是事实,(央视)新闻团队和世界领先新闻团队是有一定差距,毋庸讳言。但在马航报道中,中国媒体是一个外人,出事是在我们国家之外,但(我们)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很多知名记者转型做公知,比如闾丘露薇,多次对公共事件发表评论,你怎么看他们的转型?

 

我就是一个记者,特别满足,也特别陶醉。我不会追求跨界,比如当专家,还有什么“公知”,在这方面我没有雄厚的知识储备。我没有再多的精力指点江山。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水均益:我曾经刻意模仿普京

本刊记者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5-30 17:00:14

\

 

你采访了400多位国家政要,但有声音说你“装腔作势”,比总统还牛。

 

可能有人说我拿腔作调,好像比总统都牛,其实不是,我代表中央电视台—中国几亿人都看的官方电视台,总统自然会重视,不管对我彬彬有礼,还是给我“惊世一抱”,都是面对中国千千万万的观众。我很明白自己几斤几两。我不是官员,不代表外交部,我是中国国家电视台的记者,这点我一直端得很正。中央电视台在中国电视媒体中,几乎处于一个垄断的地位,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毕竟我们的观众数非常庞大,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多国家元首考虑传播效力,自然会选择中央电视台。但有的人还不接受采访,比如奥巴马就不接受我们采访,(尽管)我们申请了很长时间。他想跟非官方的媒体做一次采访。奥巴马是民主党,特别在意形象,他怕自己惹上麻烦,避开国家控制的官方媒体。

 

朱军说你走起路来像普京。

 

我学他,我曾经刻意模仿过普京的姿势,他一个膀子不动,另外一个膀子甩。我每次采访普京,他都有新闻出来,所以每次都特别新鲜,主要是“看人下菜碟”。

 

作为中央电视台第一位战地记者,采访时怕不怕?记得你曾戴着钢盔穿着防弹服站在楼顶,发回一句报道—“大家看整个城市陷入炮火之中,响着枪声,一个火箭在我头顶飞过去了”,你把导弹说成了火箭。

 

这个问题不难回答—不怕。(说成火箭)虽然不是直播,但那个珍贵的视频不可能再来一遍。做节目不容易,那个镜头传送出去之后,我说必须打上“CCTV”。那时CCTV没有这么大的名气,很多人以为这是监控录像拍到的,而不是中国的中央电视台。

 

10年前你在伊拉克做战争报道时,一度被称为“逃兵”、“怕死鬼”。现在释然了吗?

 

我像(怕死鬼)吗?我在新书《益往直前》最后写了三个字—“去他的”,写完之后我释然了,纠结打开了。10年前在伊拉克做战争报道,我没给中国人丢脸,也没给我所服务的中央电视台丢脸。其实当时心里很委屈,我记得那时跟朱军喝过几次大酒,我每次都像祥林嫂似的唠叨,“哥们没逃啊”。当时我们面临强大的压力,无奈甚至无助,只能撤退。当离开那个“可恶的国家”的时候,心怀歉疚,既是对职业的歉疚,又是对观众的歉疚。伊拉克给我最大的体会是,生活在和平的国家是多么幸福的事。

 

很多名嘴先后离开了央视,听说你也曾想离开?

 

酒后,我说不想干了,太憋屈了。虽然现在(央视)可能还不尽如人意,但趋势是往好的方向发展。

 

最想采访却没采到的人是谁?

 

最想采访的人已经上西天了,那就是本·拉登。没有采访的其中一个因素,是我们没有给伊拉克当局行贿,当时(条件)100万美元,我们没有那么多钱。我采访几百位(政要),主要是(央视)平台给了我机会。我代表中国国家电视台,让别人对我高看一眼。我希望能多多发展GDP,可以让我采访到类似(本·拉登)这样珍贵的采访对象。

 

央视在“马航”报道中,被质疑转载较多,你怎么看央视跟国外一流媒体的差距?

 

这样的评论,我个人觉得基本上是事实,(央视)新闻团队和世界领先新闻团队是有一定差距,毋庸讳言。但在马航报道中,中国媒体是一个外人,出事是在我们国家之外,但(我们)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很多知名记者转型做公知,比如闾丘露薇,多次对公共事件发表评论,你怎么看他们的转型?

 

我就是一个记者,特别满足,也特别陶醉。我不会追求跨界,比如当专家,还有什么“公知”,在这方面我没有雄厚的知识储备。我没有再多的精力指点江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