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问一个人 > 正文

易中天:调子唱高了就没有底线了

本刊记者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3-17 16:47:03 简版阅读

\

 你开通自己的微信公众平台,是担心互联网对传统的冲击吗?

 

20多年前,我读过一本书—阿尔文·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他预言1980年以后,人类会面临第三次浪潮—信息革命,并产生新的文明。而在这样一个时代,要做的就是把你的信息传播出去,让千百万人知道。一个人要获得成功,关键在于他能否即刻获得准确、有效、有价值的信息。我认为微信是一种观念的革命,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长江后浪推前浪,但前浪不一定要死在沙滩上。前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我离开长江,到别的地方去,所谓云深不知处,你还可以继续生存;另一种办法是,你不断地由前浪跟上后浪,永远在后浪当中,也不会死在沙滩上。我将来可能会选择两栖的生活方式,有时候会生活在云深不知处,有时候会生活在后浪当中。

 

你在央视《百家讲坛》“品三国”时,批评声不绝于耳,现在面对质疑,如何回应?

 

孔子说“六十耳顺”,而我在60以前,就这样了。我上《百家讲坛》时59岁,一开媒体见面会,全是找茬的,现在如果没有争论的问题,我都觉得不过瘾。

 

纯文学杂志《天南》最近停刊。纯文学作品是否生不逢时?

 

现在指望一本纯文学刊物能够生存,我认为是不现实的。真正的纯文学都不是用来做谋生手段的,它需要经济支持。我们最早的那些纯文学作家是农民,他唱《信天游》就指望妹妹听到,也没打算办刊物。唐诗宋词最早的传递和现在的微信传播没有区别,只是抄在纸上,最后要大面积传播时,不得不借助青楼,靠妓女去传唱。所以,如果要坚守纯文学的理想,就得付出代价,只能从小范围传播开始,再通过朋友圈来扩大。

 

你的书中提到“人心”,央视春晚小品《扶不扶》说的也是“人心”,而更多人在享受娱乐的同时,忘记了它的寓意。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以前我们一再强调文学艺术作品的教育功能,我认为这个功能被放大了。建国初期,中共中央办公厅请侯宝林先生到中南海给毛主席说相声。侯先生一宿没睡着,他说,文学艺术作品要有教育功能,那我怎么教育毛主席呢?后来中办的人跟侯先生说,毛主席就不用教育了,毛主席为革命工作日理万机,让他放松地笑就行。但是作为艺术家,可以在创作中体现对社会、人生、历史、世界的思考,这决定着文学艺术作品的品位和品质。

 

现在有些学者鼓吹把儒教变成国教,一些企业家也在提倡“儒商”。怎么看这一波儒学思潮?

 

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确实有这个情结,上书房行走,动不动就上折子,但我不主张一概否定,也不主张一概肯定。因为确实有一部分人是传统的观念—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以先觉觉后觉,以先知觉后知。我对他的社会责任感表示敬重,虽然我没有,但我不反对人家有。另外,也不排除有些人想走终南捷径,通过这个方式改变人生,但我也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关键在于他们的方案。儒家学说不是宗教,也不可能是,因为中华文明的土壤不可能自发地产生宗教。孔夫子提出的社会理想在他那个历史社会环境下都不能实现,请问今天能实现吗?现代文明的特征就是不能建立国教。因为信仰不能强迫,信仰永远是个人的自由选择。而这个自由当中最重要的是选择无信仰的自由,如果没有无信仰的自由,就没有信仰的自由,没有信仰的自由就没有思想的自由,没有思想的自由就没有基本人权。所以我旗帜鲜明地反对把所谓儒教变成国教。中国企业家最重要的问题不是给自己戴上儒冠,而是踏踏实实从市场经济和商品经济的ABC做起,建立契约精神、法制观念、商业伦理、职业道德。

 

也有很多人给你戴上“国学大师”的帽子。你好像并不喜欢?

 

我是公开的国学反对者。当年国学的提出是为了抵制西学,抵制西学即抵制现代化,就是要回到三纲五常,回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以国学这个词生下来就带着胎毒。更何况即便承认国学,也不跟儒学画等号。

 

你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没有信仰会对社会造成很大危机吗?

 

中国的商品出现问题,不是因为没有信仰,而是因为没有底线。信仰是用来提升境界的,有信仰的人必有底线,但不等于说有底线必有信仰。中国传统社会也是有底线的,盗亦有道,做贼的都知道见面分一半。现在,我们之所以没有了底线,是因为过去唱高调,现在要去高调,老老实实做人。

 

怎么看柴静到美国生孩子?

 

可以支持一下吧?中美两国将在21世纪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那到美国生孩子是不是有利于中美两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另外必须补充一句,我们也欢迎美国人到中国来生孩子。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易中天:调子唱高了就没有底线了

本刊记者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3-17 16:47:03

\

 你开通自己的微信公众平台,是担心互联网对传统的冲击吗?

 

20多年前,我读过一本书—阿尔文·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他预言1980年以后,人类会面临第三次浪潮—信息革命,并产生新的文明。而在这样一个时代,要做的就是把你的信息传播出去,让千百万人知道。一个人要获得成功,关键在于他能否即刻获得准确、有效、有价值的信息。我认为微信是一种观念的革命,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长江后浪推前浪,但前浪不一定要死在沙滩上。前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我离开长江,到别的地方去,所谓云深不知处,你还可以继续生存;另一种办法是,你不断地由前浪跟上后浪,永远在后浪当中,也不会死在沙滩上。我将来可能会选择两栖的生活方式,有时候会生活在云深不知处,有时候会生活在后浪当中。

 

你在央视《百家讲坛》“品三国”时,批评声不绝于耳,现在面对质疑,如何回应?

 

孔子说“六十耳顺”,而我在60以前,就这样了。我上《百家讲坛》时59岁,一开媒体见面会,全是找茬的,现在如果没有争论的问题,我都觉得不过瘾。

 

纯文学杂志《天南》最近停刊。纯文学作品是否生不逢时?

 

现在指望一本纯文学刊物能够生存,我认为是不现实的。真正的纯文学都不是用来做谋生手段的,它需要经济支持。我们最早的那些纯文学作家是农民,他唱《信天游》就指望妹妹听到,也没打算办刊物。唐诗宋词最早的传递和现在的微信传播没有区别,只是抄在纸上,最后要大面积传播时,不得不借助青楼,靠妓女去传唱。所以,如果要坚守纯文学的理想,就得付出代价,只能从小范围传播开始,再通过朋友圈来扩大。

 

你的书中提到“人心”,央视春晚小品《扶不扶》说的也是“人心”,而更多人在享受娱乐的同时,忘记了它的寓意。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以前我们一再强调文学艺术作品的教育功能,我认为这个功能被放大了。建国初期,中共中央办公厅请侯宝林先生到中南海给毛主席说相声。侯先生一宿没睡着,他说,文学艺术作品要有教育功能,那我怎么教育毛主席呢?后来中办的人跟侯先生说,毛主席就不用教育了,毛主席为革命工作日理万机,让他放松地笑就行。但是作为艺术家,可以在创作中体现对社会、人生、历史、世界的思考,这决定着文学艺术作品的品位和品质。

 

现在有些学者鼓吹把儒教变成国教,一些企业家也在提倡“儒商”。怎么看这一波儒学思潮?

 

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确实有这个情结,上书房行走,动不动就上折子,但我不主张一概否定,也不主张一概肯定。因为确实有一部分人是传统的观念—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以先觉觉后觉,以先知觉后知。我对他的社会责任感表示敬重,虽然我没有,但我不反对人家有。另外,也不排除有些人想走终南捷径,通过这个方式改变人生,但我也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关键在于他们的方案。儒家学说不是宗教,也不可能是,因为中华文明的土壤不可能自发地产生宗教。孔夫子提出的社会理想在他那个历史社会环境下都不能实现,请问今天能实现吗?现代文明的特征就是不能建立国教。因为信仰不能强迫,信仰永远是个人的自由选择。而这个自由当中最重要的是选择无信仰的自由,如果没有无信仰的自由,就没有信仰的自由,没有信仰的自由就没有思想的自由,没有思想的自由就没有基本人权。所以我旗帜鲜明地反对把所谓儒教变成国教。中国企业家最重要的问题不是给自己戴上儒冠,而是踏踏实实从市场经济和商品经济的ABC做起,建立契约精神、法制观念、商业伦理、职业道德。

 

也有很多人给你戴上“国学大师”的帽子。你好像并不喜欢?

 

我是公开的国学反对者。当年国学的提出是为了抵制西学,抵制西学即抵制现代化,就是要回到三纲五常,回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以国学这个词生下来就带着胎毒。更何况即便承认国学,也不跟儒学画等号。

 

你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没有信仰会对社会造成很大危机吗?

 

中国的商品出现问题,不是因为没有信仰,而是因为没有底线。信仰是用来提升境界的,有信仰的人必有底线,但不等于说有底线必有信仰。中国传统社会也是有底线的,盗亦有道,做贼的都知道见面分一半。现在,我们之所以没有了底线,是因为过去唱高调,现在要去高调,老老实实做人。

 

怎么看柴静到美国生孩子?

 

可以支持一下吧?中美两国将在21世纪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那到美国生孩子是不是有利于中美两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另外必须补充一句,我们也欢迎美国人到中国来生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