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问一个人 > 正文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我最怀念和乔布斯一起创业的日子

本刊记者 张鹏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2-28 16:40:06 简版阅读

\

 

你当年打造苹果一代的时候,有自己的产品哲学吗?

 

必须有一种欲望、一种激励、一种热情,才能开发一款新品。当时一般人不能理解,为什么要有自己的电脑,因为当时的电脑非常昂贵。但我们想,不光开发产品,还要让人们买得起。

 

你最早遇到乔布斯的第一印象是?

 

在苹果一代诞生4年之前,我一直在设计有意思的产品,比如视频游戏。我的产品设计和乔布斯的点子碰到一起,我出点子,乔布斯卖。当时我们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没有钱。我们看到电脑这个点子,当时还没有公司生产电脑。为什么会有这个点子?很简单,就是不同生命阶段的不同经济状态决定了你当时的工作。乔布斯说我们成立一个家庭电脑俱乐部,俱乐部的人自己购买电脑的部件,用一两个小时把它们组合在一起,20美元组装,40美元卖出去。这就是我们一开始的雏形。到苹果二代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吸引投资人进来了。

 

乔布斯作为你的商业伙伴,你认为他在早期的苹果,真正的作用是什么?

 

早期乔布斯有一个想法,他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但是他没有设计的能力,技术能力可能也不够高,但他知道如果有一个公司来销售产品,这就迈出了一步。所以,一步一步地为世界做出巨大的贡献。我们公司发展早期,就是两个年轻的大学生,乔布斯打电话发订单。当时的乔布斯是非常简单的商业做法。到了苹果二代的时候,乔布斯开始学习如何生产、定价等,但他没法把它运转起来,因为当时我们还很年轻,还需要更资深的导师给我们建议。我们要摸着石头过河,也要探索如何做生意。这时,乔布斯就开始放光了,他成为苹果的一个闪光人物。他告诉世界,为什么人们要购买电脑,为什么电脑对于个人来说是有价值的。所以这个公司主要是乔布斯来运转,这是非常重要的。

 

你最怀念跟乔布斯在一起的时刻是?

 

我怀念的,还是在我们年轻时代,一起玩,一起听音乐,共同分享生命中的一些事情。苹果最让我感到情绪激动、兴奋的一点——原来电脑可以有不同的尺寸。乔布斯离开苹果之后,我们花了很多年完善我们的产品,我们希望告诉世界,我们可以找到完全无法想象的方式释放自己。

 

你是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但你又是安卓系统的支持者。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支持谷歌开发的系统?

 

我非常喜欢它,并不代表更喜欢安卓,我还是个苹果人。我喜欢大屏幕,LED的显示屏。我喜欢测试各种电子产品,购买电子产品自己用,根本不信什么用户评测、评估,我们必须体验这些产品,看自己是不是喜欢。比如,iPhone有什么不好?电池特别不耐用,太糟糕了。但是,安卓发展得非常稳定,能够成为移动的平台。最近我经常想,三星S3和三星Note是非常好的手机。如果苹果同时也可以有安卓版本的iPhone,就很好。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拿来好多的市场份额,当然我也不关心这个。

 

在互联网时代,很多创新都来自硅谷,为什么硅谷能够一直成为世界科技创新的中心?

 

主要原因是,量变引起质变。电子的东西,比如智能手机,都来自晶体管的发明。晶体管就是在硅谷诞生的。大量的人聚集在硅谷,他们都是做技术的,他们进行头脑风暴,分享点子,分享开发新鲜点子的方式,新鲜产品的方式。谈到电脑,亚洲人的头脑,尤其是中国人的头脑,是非常强大的。在美国超过一半以上的人在家里说的不是英文,而是中国话、日语、韩语、印度语,世界正在变得同质化。

 

科技给世界带来很大的变化,智能手机让人的能力延展了,就像人的外部器官。你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趋势吗?

 

没有智能手机,我活不下去了,但生活中,要的不是智能手机,而是一种能力。我小时候,父亲跟我说,科学家研究原子,发明了原子弹,原子弹好不好,非常有争议。很多人都说,年轻人把时间花在技术产品上了,而不是花在老一代人觉得更重要的事情上。人类与生俱来好奇心,要去探索宇宙的奥秘,我们希望去改变世界。如果没有这种欲望,我们就没有创新的能力了。技术有两面性,比如通过电脑做社交网络。有人说,很多孩子用电脑玩游戏,就不跟别人交流了。但是,我从小就是一个害羞的孩子,有了互联网,可以通过论坛、聊天室结识很多新的朋友,就可以走出我们的小屋子。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斯蒂夫•沃兹尼亚克:我最怀念和乔布斯一起创业的日子

本刊记者 张鹏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2-28 16:40:06

\

 

你当年打造苹果一代的时候,有自己的产品哲学吗?

 

必须有一种欲望、一种激励、一种热情,才能开发一款新品。当时一般人不能理解,为什么要有自己的电脑,因为当时的电脑非常昂贵。但我们想,不光开发产品,还要让人们买得起。

 

你最早遇到乔布斯的第一印象是?

 

在苹果一代诞生4年之前,我一直在设计有意思的产品,比如视频游戏。我的产品设计和乔布斯的点子碰到一起,我出点子,乔布斯卖。当时我们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没有钱。我们看到电脑这个点子,当时还没有公司生产电脑。为什么会有这个点子?很简单,就是不同生命阶段的不同经济状态决定了你当时的工作。乔布斯说我们成立一个家庭电脑俱乐部,俱乐部的人自己购买电脑的部件,用一两个小时把它们组合在一起,20美元组装,40美元卖出去。这就是我们一开始的雏形。到苹果二代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吸引投资人进来了。

 

乔布斯作为你的商业伙伴,你认为他在早期的苹果,真正的作用是什么?

 

早期乔布斯有一个想法,他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但是他没有设计的能力,技术能力可能也不够高,但他知道如果有一个公司来销售产品,这就迈出了一步。所以,一步一步地为世界做出巨大的贡献。我们公司发展早期,就是两个年轻的大学生,乔布斯打电话发订单。当时的乔布斯是非常简单的商业做法。到了苹果二代的时候,乔布斯开始学习如何生产、定价等,但他没法把它运转起来,因为当时我们还很年轻,还需要更资深的导师给我们建议。我们要摸着石头过河,也要探索如何做生意。这时,乔布斯就开始放光了,他成为苹果的一个闪光人物。他告诉世界,为什么人们要购买电脑,为什么电脑对于个人来说是有价值的。所以这个公司主要是乔布斯来运转,这是非常重要的。

 

你最怀念跟乔布斯在一起的时刻是?

 

我怀念的,还是在我们年轻时代,一起玩,一起听音乐,共同分享生命中的一些事情。苹果最让我感到情绪激动、兴奋的一点——原来电脑可以有不同的尺寸。乔布斯离开苹果之后,我们花了很多年完善我们的产品,我们希望告诉世界,我们可以找到完全无法想象的方式释放自己。

 

你是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但你又是安卓系统的支持者。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支持谷歌开发的系统?

 

我非常喜欢它,并不代表更喜欢安卓,我还是个苹果人。我喜欢大屏幕,LED的显示屏。我喜欢测试各种电子产品,购买电子产品自己用,根本不信什么用户评测、评估,我们必须体验这些产品,看自己是不是喜欢。比如,iPhone有什么不好?电池特别不耐用,太糟糕了。但是,安卓发展得非常稳定,能够成为移动的平台。最近我经常想,三星S3和三星Note是非常好的手机。如果苹果同时也可以有安卓版本的iPhone,就很好。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拿来好多的市场份额,当然我也不关心这个。

 

在互联网时代,很多创新都来自硅谷,为什么硅谷能够一直成为世界科技创新的中心?

 

主要原因是,量变引起质变。电子的东西,比如智能手机,都来自晶体管的发明。晶体管就是在硅谷诞生的。大量的人聚集在硅谷,他们都是做技术的,他们进行头脑风暴,分享点子,分享开发新鲜点子的方式,新鲜产品的方式。谈到电脑,亚洲人的头脑,尤其是中国人的头脑,是非常强大的。在美国超过一半以上的人在家里说的不是英文,而是中国话、日语、韩语、印度语,世界正在变得同质化。

 

科技给世界带来很大的变化,智能手机让人的能力延展了,就像人的外部器官。你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趋势吗?

 

没有智能手机,我活不下去了,但生活中,要的不是智能手机,而是一种能力。我小时候,父亲跟我说,科学家研究原子,发明了原子弹,原子弹好不好,非常有争议。很多人都说,年轻人把时间花在技术产品上了,而不是花在老一代人觉得更重要的事情上。人类与生俱来好奇心,要去探索宇宙的奥秘,我们希望去改变世界。如果没有这种欲望,我们就没有创新的能力了。技术有两面性,比如通过电脑做社交网络。有人说,很多孩子用电脑玩游戏,就不跟别人交流了。但是,我从小就是一个害羞的孩子,有了互联网,可以通过论坛、聊天室结识很多新的朋友,就可以走出我们的小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