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问一个人 > 正文

李肇星:外交不仅是干杯,干杯只是为了创造谈话机会

本刊记者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2-18 11:53:11 简版阅读

\

如果可以再年轻20岁,组织上派你担任驻外大使,你最希望去哪个国家?

 

对记者提的问题我特别警惕,我的朋友特别多,一看见女记者,我往往会想起一个女科学家,她是波兰人,居里夫人,我去过她的家,也到过她在法国搞科研和成功的地方。我喜欢她的一句话,“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是有祖国的”。所以我把它变一变送给你,“新闻无国界,新闻工作者是有祖国的”。如果是外国记者,我们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但我是无神论者,不大可能再年轻20年。如果能够出去的话,我觉得一个人应该去国家最需要你去、你又能完成任务的地方。不要以为当外交官就是说着洋文、喝着红酒,当外交官就是要为祖国不怕危险,甚至不怕牺牲。

 

在你心中,外交是什么?

 

我告诉你一个故事,在我任上,福建省的8个农民工在伊拉克被绑架,根据中央的指示,我需要找一个人去抢救。我当时多了一个心眼,先给我一个在伊拉克当过大使的老朋友打电话,他的阿拉伯语说得好,当地朋友又多。我说,“老同学对不起你了,现在中央指示,要救这8个人回来,可能有生命危险……我现在看看有没有别人,我怕没人敢去”。结果我这个同学说,“我愿意去,我已经60多岁了,但只要祖国一声令下,我马上去救我的同胞”。我现在谈起来都想流泪。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穿着防弹背心,在当地朋友和使馆的帮助下,把这8个福建同胞救出来,这就是外交。外交不光是干杯,干杯只是为了创造一点谈话的机会。

 

你对昂山素季如何评价?是否会邀请她来中国?

 

我刚好从缅甸回来,缅甸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缅甸是我们的好邻居,我们两国共同边界250公里,是和平友好的边界。我在边界线上看到这样动人的情景,云南省的老百姓种的南瓜跑到缅甸去了,结果缅甸的老乡把南瓜给我们送回来。同样,咱们中国老百姓也很善良,缅甸的老母鸡跑到中国下蛋,咱们还给你送回去。所以中缅人民永远友好。1925年孙中山先生逝世之后,第一个来悼念的外国人是缅甸朋友。所以我们两国应该友好。你提到的这位缅甸有名的人物昂山素季,我们完全尊重缅甸人民自己的选择和处理办法。

 

有外媒猜测中日“舆论战”中,中国是不是为一些冲突或者战争制造舆论环境,你对这个观点怎么看?

 

去年秋天我和基辛格在钓鱼台主持一次座谈会,有一个外国记者问我,李先生请你谈谈对钓鱼岛的看法。我说,钓鱼岛是中国的,回答完毕。他说,那怎么搞得错综复杂,看起来没完没了,吵来吵去?我说错综复杂的主要原因是第三国插足,回答完毕。这时候基辛格说,美国不是第三者,回答完毕。我说我没有提谁是第三者,你不一定要对号入座,回答完毕。所以这个事情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也很复杂,必须综合分析。

 

另外还涉及到祖国统一大业问题,现在日本有些势力和台湾个别势力达成所谓的默契或者共识,台湾的渔民去他们不赶,中国大陆的渔民去他们就要驱赶。总而言之事情很复杂,我们一定要根据中央的领导和统一部署,首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有人说,现在的外交策略已经从原来的“韬光养晦”变成“有所作为”,你同意吗?

 

我没觉得有转变,小平说的那是统一的不可分割的战略思想,习主席也要求我们可以自豪但不能骄傲,习主席去了一些我们的穷朋友、老朋友那儿,令我十分感动也很受教育。

 

你对外交官的形象怎么看?

 

外交官和普通人的形象难道会有什么差别吗?要做好外交官首先做一个好人,一个好公民。20多年前,我第一次做发言人的时候,我向我北大的老师季羡林先生请教,做发言人说话要注意什么?季先生觉得不要强调什么头衔,不管你是不是发言人,只要想做一般的好人,说话注意两条就行了——第一,绝不说假话;第二,真话不能全说。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李肇星:外交不仅是干杯,干杯只是为了创造谈话机会

本刊记者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02-18 11:53:11

\

如果可以再年轻20岁,组织上派你担任驻外大使,你最希望去哪个国家?

 

对记者提的问题我特别警惕,我的朋友特别多,一看见女记者,我往往会想起一个女科学家,她是波兰人,居里夫人,我去过她的家,也到过她在法国搞科研和成功的地方。我喜欢她的一句话,“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是有祖国的”。所以我把它变一变送给你,“新闻无国界,新闻工作者是有祖国的”。如果是外国记者,我们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但我是无神论者,不大可能再年轻20年。如果能够出去的话,我觉得一个人应该去国家最需要你去、你又能完成任务的地方。不要以为当外交官就是说着洋文、喝着红酒,当外交官就是要为祖国不怕危险,甚至不怕牺牲。

 

在你心中,外交是什么?

 

我告诉你一个故事,在我任上,福建省的8个农民工在伊拉克被绑架,根据中央的指示,我需要找一个人去抢救。我当时多了一个心眼,先给我一个在伊拉克当过大使的老朋友打电话,他的阿拉伯语说得好,当地朋友又多。我说,“老同学对不起你了,现在中央指示,要救这8个人回来,可能有生命危险……我现在看看有没有别人,我怕没人敢去”。结果我这个同学说,“我愿意去,我已经60多岁了,但只要祖国一声令下,我马上去救我的同胞”。我现在谈起来都想流泪。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穿着防弹背心,在当地朋友和使馆的帮助下,把这8个福建同胞救出来,这就是外交。外交不光是干杯,干杯只是为了创造一点谈话的机会。

 

你对昂山素季如何评价?是否会邀请她来中国?

 

我刚好从缅甸回来,缅甸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缅甸是我们的好邻居,我们两国共同边界250公里,是和平友好的边界。我在边界线上看到这样动人的情景,云南省的老百姓种的南瓜跑到缅甸去了,结果缅甸的老乡把南瓜给我们送回来。同样,咱们中国老百姓也很善良,缅甸的老母鸡跑到中国下蛋,咱们还给你送回去。所以中缅人民永远友好。1925年孙中山先生逝世之后,第一个来悼念的外国人是缅甸朋友。所以我们两国应该友好。你提到的这位缅甸有名的人物昂山素季,我们完全尊重缅甸人民自己的选择和处理办法。

 

有外媒猜测中日“舆论战”中,中国是不是为一些冲突或者战争制造舆论环境,你对这个观点怎么看?

 

去年秋天我和基辛格在钓鱼台主持一次座谈会,有一个外国记者问我,李先生请你谈谈对钓鱼岛的看法。我说,钓鱼岛是中国的,回答完毕。他说,那怎么搞得错综复杂,看起来没完没了,吵来吵去?我说错综复杂的主要原因是第三国插足,回答完毕。这时候基辛格说,美国不是第三者,回答完毕。我说我没有提谁是第三者,你不一定要对号入座,回答完毕。所以这个事情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也很复杂,必须综合分析。

 

另外还涉及到祖国统一大业问题,现在日本有些势力和台湾个别势力达成所谓的默契或者共识,台湾的渔民去他们不赶,中国大陆的渔民去他们就要驱赶。总而言之事情很复杂,我们一定要根据中央的领导和统一部署,首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有人说,现在的外交策略已经从原来的“韬光养晦”变成“有所作为”,你同意吗?

 

我没觉得有转变,小平说的那是统一的不可分割的战略思想,习主席也要求我们可以自豪但不能骄傲,习主席去了一些我们的穷朋友、老朋友那儿,令我十分感动也很受教育。

 

你对外交官的形象怎么看?

 

外交官和普通人的形象难道会有什么差别吗?要做好外交官首先做一个好人,一个好公民。20多年前,我第一次做发言人的时候,我向我北大的老师季羡林先生请教,做发言人说话要注意什么?季先生觉得不要强调什么头衔,不管你是不是发言人,只要想做一般的好人,说话注意两条就行了——第一,绝不说假话;第二,真话不能全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