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 > 高冷范儿
  • 庞大的管道系统、泛着冷光的钢制楼梯、控制台上不同颜色的按钮和指示灯——简直迫不及待想看成龙或基努·里维斯在里面与敌厮杀了。 高冷范儿 庞大的管道系统、泛着冷光的钢制楼梯、控制台上不同颜色的按钮和指示灯——简直迫不及待想看成龙或基努·里维斯在里面与敌厮杀了。
  • 48岁的瑞士摄影师Luca Zanier被这种高大冷峻的工业美深深震撼。在两年时间里,他造访了德国和瑞士的50多家燃煤电厂、水电大坝、炼油厂、核废料和其他能源系统的储存设施。 高冷范儿 48岁的瑞士摄影师Luca Zanier被这种高大冷峻的工业美深深震撼。在两年时间里,他造访了德国和瑞士的50多家燃煤电厂、水电大坝、炼油厂、核废料和其他能源系统的储存设施。
  • “我想要捕捉这些建筑内部的美感,包括它们的颜色和复杂的形状。”Zanier告诉《博客天下》。Zanier使用ALPA12大画幅数码相机,完成一个单一的镜头,有时需要长达3个小时。 这组照片中没有一个人出现,但Zanier认为人从未在里面缺席。“能源设施是由人建造、运营、拆除,也是服务于人的。” 高冷范儿 “我想要捕捉这些建筑内部的美感,包括它们的颜色和复杂的形状。”Zanier告诉《博客天下》。Zanier使用ALPA12大画幅数码相机,完成一个单一的镜头,有时需要长达3个小时。 这组照片中没有一个人出现,但Zanier认为人从未在里面缺席。“能源设施是由人建造、运营、拆除,也是服务于人的。”
  • 对这类庞大复杂的能源设施,人们的情感同样十分复杂。它们常常与辐射、泄漏、污染等词汇挂钩,人们因此避而远之;但它们毕竟鲜为人知,被高度保护,这又让人们感到好奇。 高冷范儿 对这类庞大复杂的能源设施,人们的情感同样十分复杂。它们常常与辐射、泄漏、污染等词汇挂钩,人们因此避而远之;但它们毕竟鲜为人知,被高度保护,这又让人们感到好奇。
  • 出入这些神秘的空间对Zanier来说就如小菜一碟。“所有的能源设施都是属于政府的,属于政府的就是属于人民的。”Zanier对《博客天下》说。通常,他只是给负责接待公众参观的部门打个电话、发封邮件,然后等待批准。有时,他拿到拍摄许可的时间比预想的还要快。有一次,他一提交参观申请,就被邀请去给一艘油轮拍下最后的工作照。“有艘油轮刚好要退役,晚几天就没的拍了。” Zanier转述斯普利特造船厂的话。 高冷范儿 出入这些神秘的空间对Zanier来说就如小菜一碟。“所有的能源设施都是属于政府的,属于政府的就是属于人民的。”Zanier对《博客天下》说。通常,他只是给负责接待公众参观的部门打个电话、发封邮件,然后等待批准。有时,他拿到拍摄许可的时间比预想的还要快。有一次,他一提交参观申请,就被邀请去给一艘油轮拍下最后的工作照。“有艘油轮刚好要退役,晚几天就没的拍了。” Zanier转述斯普利特造船厂的话。
  • Zanier觉得拍摄时最诡异的事情是,每次他结束核电厂的拍摄,走出大门时,工作人员总想扣留他的摄影器材,理由是“它们的受辐射值达到上限了”。 高冷范儿 Zanier觉得拍摄时最诡异的事情是,每次他结束核电厂的拍摄,走出大门时,工作人员总想扣留他的摄影器材,理由是“它们的受辐射值达到上限了”。
  • 庞大的管道系统、泛着冷光的钢制楼梯、控制台上不同颜色的按钮和指示灯——简直迫不及待想看成龙或基努·里维斯在里面与敌厮杀了。
  • 48岁的瑞士摄影师Luca Zanier被这种高大冷峻的工业美深深震撼。在两年时间里,他造访了德国和瑞士的50多家燃煤电厂、水电大坝、炼油厂、核废料和其他能源系统的储存设施。
  • “我想要捕捉这些建筑内部的美感,包括它们的颜色和复杂的形状。”Zanier告诉《博客天下》。Zanier使用ALPA12大画幅数码相机,完成一个单一的镜头,有时需要长达3个小时。 这组照片中没有一个人出现,但Zanier认为人从未在里面缺席。“能源设施是由人建造、运营、拆除,也是服务于人的。”
  • 对这类庞大复杂的能源设施,人们的情感同样十分复杂。它们常常与辐射、泄漏、污染等词汇挂钩,人们因此避而远之;但它们毕竟鲜为人知,被高度保护,这又让人们感到好奇。
  • 出入这些神秘的空间对Zanier来说就如小菜一碟。“所有的能源设施都是属于政府的,属于政府的就是属于人民的。”Zanier对《博客天下》说。通常,他只是给负责接待公众参观的部门打个电话、发封邮件,然后等待批准。有时,他拿到拍摄许可的时间比预想的还要快。有一次,他一提交参观申请,就被邀请去给一艘油轮拍下最后的工作照。“有艘油轮刚好要退役,晚几天就没的拍了。” Zanier转述斯普利特造船厂的话。
  • Zanier觉得拍摄时最诡异的事情是,每次他结束核电厂的拍摄,走出大门时,工作人员总想扣留他的摄影器材,理由是“它们的受辐射值达到上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