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 > 水货
  • 你看到的每张图都是一个直径大约1英寸(2.54厘米)的水斑,由1毫升水样在玻璃上蒸发而来。它们是水样中除了H2O以外的物质。 “自然蒸发比较耗时,等待时间越长,进入水样的杂质可能越多。”美国90后摄影师Zachary Burns对《博客天下》说。为了加速蒸发,他把水样置于500瓦特的灯下。 水货 你看到的每张图都是一个直径大约1英寸(2.54厘米)的水斑,由1毫升水样在玻璃上蒸发而来。它们是水样中除了H2O以外的物质。 “自然蒸发比较耗时,等待时间越长,进入水样的杂质可能越多。”美国90后摄影师Zachary Burns对《博客天下》说。为了加速蒸发,他把水样置于500瓦特的灯下。
  • 在这个令人费解的拍摄计划成形之初,Burns只是好奇放大了的水斑到底是什么样子。他在西雅图大学念书时,从某个摄影中心拿到了一笔经费,于是开始了“水的足迹”拍摄项目。去年他刚从该校毕业。 Burns的一位朋友曾指着一张水斑图片说:“这鸭子不错。”说完继续翻看其他图片,想再找到其他形态的水斑。这张被看成是“鸭子”的图片,再没有被别人认成其他图案。 水货 在这个令人费解的拍摄计划成形之初,Burns只是好奇放大了的水斑到底是什么样子。他在西雅图大学念书时,从某个摄影中心拿到了一笔经费,于是开始了“水的足迹”拍摄项目。去年他刚从该校毕业。 Burns的一位朋友曾指着一张水斑图片说:“这鸭子不错。”说完继续翻看其他图片,想再找到其他形态的水斑。这张被看成是“鸭子”的图片,再没有被别人认成其他图案。
  • “每个水斑都是不一样的。” Burns说,这激发他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水样。 有一段时间,Burns见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下次出去旅行给我带些水样好吗?”或者:“我想收集水样,给我推荐个有趣的地方行吗?” Burns的祖父母在搭乘阿拉斯加游轮时,给他带回了阿拉斯加锡特卡市的水样;和Burns一起练合气道的一名微软经理去日本探亲时,帮他收集了日本冈山地区的泉水水样;为Burns的“水的足迹”项目提供资金的摄影中心工作人员也在去法国度假时,特地从海水退潮时的泥浆里给Burns取了水样。 水货 “每个水斑都是不一样的。” Burns说,这激发他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水样。 有一段时间,Burns见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下次出去旅行给我带些水样好吗?”或者:“我想收集水样,给我推荐个有趣的地方行吗?” Burns的祖父母在搭乘阿拉斯加游轮时,给他带回了阿拉斯加锡特卡市的水样;和Burns一起练合气道的一名微软经理去日本探亲时,帮他收集了日本冈山地区的泉水水样;为Burns的“水的足迹”项目提供资金的摄影中心工作人员也在去法国度假时,特地从海水退潮时的泥浆里给Burns取了水样。
  • 就这样,Burns没有迈出华盛顿州一步,就收集到了除南极洲以外所有大洲的水样。 水斑形态各异,又让Burns对水源地研究有了兴趣。他亲自探访水源地,跟提供水样的人聊天,也查阅公开资料。“因为岩石污垢和其他污染物的存在,日本冈山地区的泉水水样中非挥发性污染物含量很高。”Burns欣喜地向《博客天下》解释自己的发现。 水货 就这样,Burns没有迈出华盛顿州一步,就收集到了除南极洲以外所有大洲的水样。 水斑形态各异,又让Burns对水源地研究有了兴趣。他亲自探访水源地,跟提供水样的人聊天,也查阅公开资料。“因为岩石污垢和其他污染物的存在,日本冈山地区的泉水水样中非挥发性污染物含量很高。”Burns欣喜地向《博客天下》解释自己的发现。
  • 现在,越玩越大的Burns已经将蒸发样本扩展到其他液体,包括人们最喜欢的饮品。 水货 现在,越玩越大的Burns已经将蒸发样本扩展到其他液体,包括人们最喜欢的饮品。
  • 你看到的每张图都是一个直径大约1英寸(2.54厘米)的水斑,由1毫升水样在玻璃上蒸发而来。它们是水样中除了H2O以外的物质。 “自然蒸发比较耗时,等待时间越长,进入水样的杂质可能越多。”美国90后摄影师Zachary Burns对《博客天下》说。为了加速蒸发,他把水样置于500瓦特的灯下。
  • 在这个令人费解的拍摄计划成形之初,Burns只是好奇放大了的水斑到底是什么样子。他在西雅图大学念书时,从某个摄影中心拿到了一笔经费,于是开始了“水的足迹”拍摄项目。去年他刚从该校毕业。 Burns的一位朋友曾指着一张水斑图片说:“这鸭子不错。”说完继续翻看其他图片,想再找到其他形态的水斑。这张被看成是“鸭子”的图片,再没有被别人认成其他图案。
  • “每个水斑都是不一样的。” Burns说,这激发他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水样。 有一段时间,Burns见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下次出去旅行给我带些水样好吗?”或者:“我想收集水样,给我推荐个有趣的地方行吗?” Burns的祖父母在搭乘阿拉斯加游轮时,给他带回了阿拉斯加锡特卡市的水样;和Burns一起练合气道的一名微软经理去日本探亲时,帮他收集了日本冈山地区的泉水水样;为Burns的“水的足迹”项目提供资金的摄影中心工作人员也在去法国度假时,特地从海水退潮时的泥浆里给Burns取了水样。
  • 就这样,Burns没有迈出华盛顿州一步,就收集到了除南极洲以外所有大洲的水样。 水斑形态各异,又让Burns对水源地研究有了兴趣。他亲自探访水源地,跟提供水样的人聊天,也查阅公开资料。“因为岩石污垢和其他污染物的存在,日本冈山地区的泉水水样中非挥发性污染物含量很高。”Burns欣喜地向《博客天下》解释自己的发现。
  • 现在,越玩越大的Burns已经将蒸发样本扩展到其他液体,包括人们最喜欢的饮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