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 > 不会收集灰尘的摄影师不是好侦探
  • “我可以收集这里的灰尘吗?”同样的问题,奥地利摄影师Klaus Pichler问过上百次。 不会收集灰尘的摄影师不是好侦探 “我可以收集这里的灰尘吗?”同样的问题,奥地利摄影师Klaus Pichler问过上百次。
  • 对面的人总是忍俊不禁或者不知所措。而他丝毫不感到意外,“毕竟这个问题对很多人来说太不可思议,太尴尬了。”Pichler对《博客天下》说。 不会收集灰尘的摄影师不是好侦探 对面的人总是忍俊不禁或者不知所措。而他丝毫不感到意外,“毕竟这个问题对很多人来说太不可思议,太尴尬了。”Pichler对《博客天下》说。
  • 灰尘存在于一切你能想到和想象不到的隐秘角落,很不显眼,也很不讨喜。没人能搞懂Pichler为什么要特地前来收集。 不会收集灰尘的摄影师不是好侦探 灰尘存在于一切你能想到和想象不到的隐秘角落,很不显眼,也很不讨喜。没人能搞懂Pichler为什么要特地前来收集。
  • 他还记得当自己蹲下身子在地上摸爬时,两位店员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不停摇头。“我想这可能比我赤条条地趴在那里更让她们尴尬。”Pichler说。 不会收集灰尘的摄影师不是好侦探 他还记得当自己蹲下身子在地上摸爬时,两位店员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不停摇头。“我想这可能比我赤条条地趴在那里更让她们尴尬。”Pichler说。
  • 这位摄影师对灰尘产生兴趣始于6年前的一次搬家。他发现自己公寓的卧室和客厅中,灰尘的颜色并不相同—一个泛红,一个偏蓝。这是怎么回事?和很多人一样,Pichler曾以为灰尘都是灰色的。 不会收集灰尘的摄影师不是好侦探 这位摄影师对灰尘产生兴趣始于6年前的一次搬家。他发现自己公寓的卧室和客厅中,灰尘的颜色并不相同—一个泛红,一个偏蓝。这是怎么回事?和很多人一样,Pichler曾以为灰尘都是灰色的。
  • 他把取自私人公寓、商业大楼、工厂、手术室、足球场等地的灰尘样本分别装进塑料培养皿中,密封、编号。整个过程就像是在犯罪现场调查取证。 不会收集灰尘的摄影师不是好侦探 他把取自私人公寓、商业大楼、工厂、手术室、足球场等地的灰尘样本分别装进塑料培养皿中,密封、编号。整个过程就像是在犯罪现场调查取证。
  •  “灰尘是现代文明的产物。” Pichler为此甚至还引入了一个“灰尘类型学”的概念,“这是个颇有讽刺意味的伪科学词汇。”他对《博客天下》说。 不会收集灰尘的摄影师不是好侦探 “灰尘是现代文明的产物。” Pichler为此甚至还引入了一个“灰尘类型学”的概念,“这是个颇有讽刺意味的伪科学词汇。”他对《博客天下》说。
  • Pichler的摄影和科学摄影类似。99种灰尘样本在白色的背景下纤毫毕现,色彩纷呈。宠物店的灰尘样本中有动物羽毛,时尚店的灰尘颜色艳丽,博物馆的灰尘里有虫类的躯体—每一张照片都泄露了它所在空间的信息:那里是什么样子,作什么用途,谁在这里出入,这里发生过什么。 不会收集灰尘的摄影师不是好侦探 Pichler的摄影和科学摄影类似。99种灰尘样本在白色的背景下纤毫毕现,色彩纷呈。宠物店的灰尘样本中有动物羽毛,时尚店的灰尘颜色艳丽,博物馆的灰尘里有虫类的躯体—每一张照片都泄露了它所在空间的信息:那里是什么样子,作什么用途,谁在这里出入,这里发生过什么。
  • “我可以收集这里的灰尘吗?”同样的问题,奥地利摄影师Klaus Pichler问过上百次。
  • 对面的人总是忍俊不禁或者不知所措。而他丝毫不感到意外,“毕竟这个问题对很多人来说太不可思议,太尴尬了。”Pichler对《博客天下》说。
  • 灰尘存在于一切你能想到和想象不到的隐秘角落,很不显眼,也很不讨喜。没人能搞懂Pichler为什么要特地前来收集。
  • 他还记得当自己蹲下身子在地上摸爬时,两位店员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不停摇头。“我想这可能比我赤条条地趴在那里更让她们尴尬。”Pichler说。
  • 这位摄影师对灰尘产生兴趣始于6年前的一次搬家。他发现自己公寓的卧室和客厅中,灰尘的颜色并不相同—一个泛红,一个偏蓝。这是怎么回事?和很多人一样,Pichler曾以为灰尘都是灰色的。
  • 他把取自私人公寓、商业大楼、工厂、手术室、足球场等地的灰尘样本分别装进塑料培养皿中,密封、编号。整个过程就像是在犯罪现场调查取证。
  • “灰尘是现代文明的产物。” Pichler为此甚至还引入了一个“灰尘类型学”的概念,“这是个颇有讽刺意味的伪科学词汇。”他对《博客天下》说。
  • Pichler的摄影和科学摄影类似。99种灰尘样本在白色的背景下纤毫毕现,色彩纷呈。宠物店的灰尘样本中有动物羽毛,时尚店的灰尘颜色艳丽,博物馆的灰尘里有虫类的躯体—每一张照片都泄露了它所在空间的信息:那里是什么样子,作什么用途,谁在这里出入,这里发生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