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 > 止战之殇
  • 在东耶路撒冷的斯帕福德儿童中心,一个小女孩在纸上画了一位死去的男孩,他的身边被蜡笔勾勒出一片红色的血泊。这张图是洛杉矶摄影师Brian McCarty“战争-玩具”拍摄项目的一个场景。 止战之殇 在东耶路撒冷的斯帕福德儿童中心,一个小女孩在纸上画了一位死去的男孩,他的身边被蜡笔勾勒出一片红色的血泊。这张图是洛杉矶摄影师Brian McCarty“战争-玩具”拍摄项目的一个场景。
  • “我想展示孩子眼中战争的代价。而选择在中东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拍摄,是因为那里自有人类以来就有了冲突。” McCarty告诉《博客天下》。 止战之殇 “我想展示孩子眼中战争的代价。而选择在中东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拍摄,是因为那里自有人类以来就有了冲突。” McCarty告诉《博客天下》。
  • 2011年开始,McCarty来到中东,和孩子们做游戏、聊天,然后让每位孩子画出自己对战争的记忆。这些工作在教室、社区中心,甚至防空洞里进行。 止战之殇 2011年开始,McCarty来到中东,和孩子们做游戏、聊天,然后让每位孩子画出自己对战争的记忆。这些工作在教室、社区中心,甚至防空洞里进行。
  • McCarty对《博客天下》说:“受限于孩子的表达能力,他们很难坐下来对你说,‘这就是我经历的,我感受的。’绘画是一种间接表达他们对战争认知的方式。” 止战之殇 McCarty对《博客天下》说:“受限于孩子的表达能力,他们很难坐下来对你说,‘这就是我经历的,我感受的。’绘画是一种间接表达他们对战争认知的方式。”
  • 有的孩子画了逃离家园后家人一直留着的钥匙,也有的画了自制炸弹的武装分子,而加沙城的年轻女孩经常描绘大屠杀附近的母亲和婴儿。画中大量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旗帜表明,当地人从儿时开始就对部族分裂有了认识。 止战之殇 有的孩子画了逃离家园后家人一直留着的钥匙,也有的画了自制炸弹的武装分子,而加沙城的年轻女孩经常描绘大屠杀附近的母亲和婴儿。画中大量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旗帜表明,当地人从儿时开始就对部族分裂有了认识。
  • 这些孩子住在难民营、偏远的村庄和蓬勃的大城市。他们的种族文化多元,讲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希伯来语、英语、斯瓦希里语,以及普什图语。虽然来自不同的背景,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从来不知道存在一个没有暴力和战争威胁的世界。 止战之殇 这些孩子住在难民营、偏远的村庄和蓬勃的大城市。他们的种族文化多元,讲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希伯来语、英语、斯瓦希里语,以及普什图语。虽然来自不同的背景,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从来不知道存在一个没有暴力和战争威胁的世界。
  • 让McCarty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住在加沙北部难民营的小男孩。2012年11月McCarty遇见他时,他说自己的父亲是一名电信工人,去世于4年前。男孩伤心又愤怒,坚持认为他的父亲没有任何形式的激进,也不是士兵。后来男孩的姐姐悄悄把McCarty拉到一边,纠正了一些事实。不同于男孩的画作,在现实中,他们的父亲死于喷气式导弹,而非直升机轰炸。当重现男孩父亲死去的场景时,McCarty选择依照男孩的记忆,和他对事件有缺陷的认知。“那是他的现实,以及他所经历的战争。他的父亲被纪念,被视为一名无辜的受害者对他来说更重要。” McCarty对《博客天下》说。 止战之殇 让McCarty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住在加沙北部难民营的小男孩。2012年11月McCarty遇见他时,他说自己的父亲是一名电信工人,去世于4年前。男孩伤心又愤怒,坚持认为他的父亲没有任何形式的激进,也不是士兵。后来男孩的姐姐悄悄把McCarty拉到一边,纠正了一些事实。不同于男孩的画作,在现实中,他们的父亲死于喷气式导弹,而非直升机轰炸。当重现男孩父亲死去的场景时,McCarty选择依照男孩的记忆,和他对事件有缺陷的认知。“那是他的现实,以及他所经历的战争。他的父亲被纪念,被视为一名无辜的受害者对他来说更重要。” McCarty对《博客天下》说。
  • McCarty根据孩子们描述的画面去寻找合适的玩具,并将它们摆放在真实的战地环境中。他用玩具作为拍摄道具已有17年。“我心里住着一个小孩,我从小喜欢玩具,习惯通过玩具来观察、思考世界,也会用玩具来记录生活。”  McCarty前前后后等了两年才得以进入以色列。2012年底,加沙地带战火重燃。“我在那里完成了我的工作,同时亲身体验了当地孩子一生都要面临的恐惧和焦虑。”  他的下一个目的地是阿富汗。 止战之殇 McCarty根据孩子们描述的画面去寻找合适的玩具,并将它们摆放在真实的战地环境中。他用玩具作为拍摄道具已有17年。“我心里住着一个小孩,我从小喜欢玩具,习惯通过玩具来观察、思考世界,也会用玩具来记录生活。” McCarty前前后后等了两年才得以进入以色列。2012年底,加沙地带战火重燃。“我在那里完成了我的工作,同时亲身体验了当地孩子一生都要面临的恐惧和焦虑。” 他的下一个目的地是阿富汗。
  • 在东耶路撒冷的斯帕福德儿童中心,一个小女孩在纸上画了一位死去的男孩,他的身边被蜡笔勾勒出一片红色的血泊。这张图是洛杉矶摄影师Brian McCarty“战争-玩具”拍摄项目的一个场景。
  • “我想展示孩子眼中战争的代价。而选择在中东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拍摄,是因为那里自有人类以来就有了冲突。” McCarty告诉《博客天下》。
  • 2011年开始,McCarty来到中东,和孩子们做游戏、聊天,然后让每位孩子画出自己对战争的记忆。这些工作在教室、社区中心,甚至防空洞里进行。
  • McCarty对《博客天下》说:“受限于孩子的表达能力,他们很难坐下来对你说,‘这就是我经历的,我感受的。’绘画是一种间接表达他们对战争认知的方式。”
  • 有的孩子画了逃离家园后家人一直留着的钥匙,也有的画了自制炸弹的武装分子,而加沙城的年轻女孩经常描绘大屠杀附近的母亲和婴儿。画中大量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旗帜表明,当地人从儿时开始就对部族分裂有了认识。
  • 这些孩子住在难民营、偏远的村庄和蓬勃的大城市。他们的种族文化多元,讲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希伯来语、英语、斯瓦希里语,以及普什图语。虽然来自不同的背景,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从来不知道存在一个没有暴力和战争威胁的世界。
  • 让McCarty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住在加沙北部难民营的小男孩。2012年11月McCarty遇见他时,他说自己的父亲是一名电信工人,去世于4年前。男孩伤心又愤怒,坚持认为他的父亲没有任何形式的激进,也不是士兵。后来男孩的姐姐悄悄把McCarty拉到一边,纠正了一些事实。不同于男孩的画作,在现实中,他们的父亲死于喷气式导弹,而非直升机轰炸。当重现男孩父亲死去的场景时,McCarty选择依照男孩的记忆,和他对事件有缺陷的认知。“那是他的现实,以及他所经历的战争。他的父亲被纪念,被视为一名无辜的受害者对他来说更重要。” McCarty对《博客天下》说。
  • McCarty根据孩子们描述的画面去寻找合适的玩具,并将它们摆放在真实的战地环境中。他用玩具作为拍摄道具已有17年。“我心里住着一个小孩,我从小喜欢玩具,习惯通过玩具来观察、思考世界,也会用玩具来记录生活。” McCarty前前后后等了两年才得以进入以色列。2012年底,加沙地带战火重燃。“我在那里完成了我的工作,同时亲身体验了当地孩子一生都要面临的恐惧和焦虑。” 他的下一个目的地是阿富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