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 > 最媚苏联风
  • 保加利亚女摄影师 Eugenia Maximova拍下了一些苏联时期的家居场景—扎眼花哨的桌布、色调明亮的花形壁纸、塑料做的水果和花、陶瓷花瓶和小雕像。 最媚苏联风 保加利亚女摄影师 Eugenia Maximova拍下了一些苏联时期的家居场景—扎眼花哨的桌布、色调明亮的花形壁纸、塑料做的水果和花、陶瓷花瓶和小雕像。
  • 这些华而不实,甚至显得媚俗的装饰品,在1991年苏联解体前非常盛行。在那个极权主义时期,媚俗风不但是每一户人家的骄傲,也频繁出现在政治宣传中,成为巩固独裁政权和颂扬领导人的艺术表现形式。 最媚苏联风 这些华而不实,甚至显得媚俗的装饰品,在1991年苏联解体前非常盛行。在那个极权主义时期,媚俗风不但是每一户人家的骄傲,也频繁出现在政治宣传中,成为巩固独裁政权和颂扬领导人的艺术表现形式。
  • Maximova出生于铁幕时代,在多瑙河畔的保加利亚鲁塞市长大,她的童年记忆都与媚俗有关。和苏联人一样,1980年代的保加利亚人在购物时也没有太多选择。商品的稀缺促生了一种彼此炫耀的风气,也限制了人们发展独特审美的可能。因此,媚俗不是贬义的,作为时代的产物,它是当时最常见、最实惠的美学形式。 最媚苏联风 Maximova出生于铁幕时代,在多瑙河畔的保加利亚鲁塞市长大,她的童年记忆都与媚俗有关。和苏联人一样,1980年代的保加利亚人在购物时也没有太多选择。商品的稀缺促生了一种彼此炫耀的风气,也限制了人们发展独特审美的可能。因此,媚俗不是贬义的,作为时代的产物,它是当时最常见、最实惠的美学形式。
  • 但Maximova开始用镜头捕捉这些铁幕时期流行的家居场景却是在2010年,那时苏联解体已经将近20年。“这些图片展现了一群失去信仰和缺乏自信的人的心理和物理空间。”Maximova告诉《博客天下》。 最媚苏联风 但Maximova开始用镜头捕捉这些铁幕时期流行的家居场景却是在2010年,那时苏联解体已经将近20年。“这些图片展现了一群失去信仰和缺乏自信的人的心理和物理空间。”Maximova告诉《博客天下》。
  • 她发现,这种苏联时期典型风格的家居装饰在今天的乌克兰、摩尔多瓦、俄罗斯等国家并不少见。她甚至在乌克兰人的家中找到了臌胀的塑料袋袋装牛奶—在1980年代保加利亚的超市里,牛奶只有这一种包装。 最媚苏联风 她发现,这种苏联时期典型风格的家居装饰在今天的乌克兰、摩尔多瓦、俄罗斯等国家并不少见。她甚至在乌克兰人的家中找到了臌胀的塑料袋袋装牛奶—在1980年代保加利亚的超市里,牛奶只有这一种包装。
  • “这个私人拍摄项目是一种刷新童年记忆的尝试,来更好地理解一个时代的能量和意义。”Maximova对《博客天下》说,“这个时代塑造了我的父母和祖父母那一辈人的生活,也在我和我身边的人身上留下印记。” 最媚苏联风 “这个私人拍摄项目是一种刷新童年记忆的尝试,来更好地理解一个时代的能量和意义。”Maximova对《博客天下》说,“这个时代塑造了我的父母和祖父母那一辈人的生活,也在我和我身边的人身上留下印记。”
  • 在摩尔多瓦、俄罗斯、乌克兰寻找这些家居场景时,Maximova发现当地人依然非常愿意邀请陌生人到自己的家中。“这里依然存在着过去人与人之间的依赖。”Maximova说。 最媚苏联风 在摩尔多瓦、俄罗斯、乌克兰寻找这些家居场景时,Maximova发现当地人依然非常愿意邀请陌生人到自己的家中。“这里依然存在着过去人与人之间的依赖。”Maximova说。
  • 保加利亚女摄影师 Eugenia Maximova拍下了一些苏联时期的家居场景—扎眼花哨的桌布、色调明亮的花形壁纸、塑料做的水果和花、陶瓷花瓶和小雕像。
  • 这些华而不实,甚至显得媚俗的装饰品,在1991年苏联解体前非常盛行。在那个极权主义时期,媚俗风不但是每一户人家的骄傲,也频繁出现在政治宣传中,成为巩固独裁政权和颂扬领导人的艺术表现形式。
  • Maximova出生于铁幕时代,在多瑙河畔的保加利亚鲁塞市长大,她的童年记忆都与媚俗有关。和苏联人一样,1980年代的保加利亚人在购物时也没有太多选择。商品的稀缺促生了一种彼此炫耀的风气,也限制了人们发展独特审美的可能。因此,媚俗不是贬义的,作为时代的产物,它是当时最常见、最实惠的美学形式。
  • 但Maximova开始用镜头捕捉这些铁幕时期流行的家居场景却是在2010年,那时苏联解体已经将近20年。“这些图片展现了一群失去信仰和缺乏自信的人的心理和物理空间。”Maximova告诉《博客天下》。
  • 她发现,这种苏联时期典型风格的家居装饰在今天的乌克兰、摩尔多瓦、俄罗斯等国家并不少见。她甚至在乌克兰人的家中找到了臌胀的塑料袋袋装牛奶—在1980年代保加利亚的超市里,牛奶只有这一种包装。
  • “这个私人拍摄项目是一种刷新童年记忆的尝试,来更好地理解一个时代的能量和意义。”Maximova对《博客天下》说,“这个时代塑造了我的父母和祖父母那一辈人的生活,也在我和我身边的人身上留下印记。”
  • 在摩尔多瓦、俄罗斯、乌克兰寻找这些家居场景时,Maximova发现当地人依然非常愿意邀请陌生人到自己的家中。“这里依然存在着过去人与人之间的依赖。”Maximova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