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 > 反腐
  • 黑色的背景和直射光衬托出腐烂食物生动的色彩:旧旧的天蓝、霉菌绿、柠檬黄、西瓜红。 反腐 黑色的背景和直射光衬托出腐烂食物生动的色彩:旧旧的天蓝、霉菌绿、柠檬黄、西瓜红。
  • 当更多的人把镜头对准新鲜的美食,奥地利摄影师Klaus Pichler快门下正在腐烂的食物也成为一场视觉盛宴。为了突出食物的价值、减少食物浪费,Pichler把镜头伸向腐烂的食物。 反腐 当更多的人把镜头对准新鲜的美食,奥地利摄影师Klaus Pichler快门下正在腐烂的食物也成为一场视觉盛宴。为了突出食物的价值、减少食物浪费,Pichler把镜头伸向腐烂的食物。
  • “这些腐败是自然发生的,携带着每一种食物自然产生的孢子和细菌。” Pichler告诉《博客天下》。腐败是在Pichler家浴室里一个自制的“腐烂站”进行的。12个巨大的塑料容器,存放着购自普通超市、正等待自然腐烂的食物。 反腐 “这些腐败是自然发生的,携带着每一种食物自然产生的孢子和细菌。” Pichler告诉《博客天下》。腐败是在Pichler家浴室里一个自制的“腐烂站”进行的。12个巨大的塑料容器,存放着购自普通超市、正等待自然腐烂的食物。
  • “想象多达12种不同的食物在同时腐烂,它们各自的气味混合成一种让人反胃的恶臭,特别是当容器中有一些肉类或奶制品时。”在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Pichler不得不忍受刺鼻的腥臭味。“鸡和章鱼同时腐烂时,味道最难闻。” 反腐 “想象多达12种不同的食物在同时腐烂,它们各自的气味混合成一种让人反胃的恶臭,特别是当容器中有一些肉类或奶制品时。”在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Pichler不得不忍受刺鼻的腥臭味。“鸡和章鱼同时腐烂时,味道最难闻。”
  • 观察食物腐败的过程甚至改变了Pichler的食品消费观。他发现新鲜食物如西红柿、花菜、草莓放几天就腐烂;而蛋糕、蔬菜棒、方便食品要等到几周后才开始腐烂。 反腐 观察食物腐败的过程甚至改变了Pichler的食品消费观。他发现新鲜食物如西红柿、花菜、草莓放几天就腐烂;而蛋糕、蔬菜棒、方便食品要等到几周后才开始腐烂。
  • 各种食物在“腐烂站”里待上半个月到一个月,就腐烂得差不多了。随后,Pichler把它们带到工作室进行拍摄。 反腐 各种食物在“腐烂站”里待上半个月到一个月,就腐烂得差不多了。随后,Pichler把它们带到工作室进行拍摄。
  • “我想让图片处于不要太漂亮、奢华,也不能让人恶心。” Pichler告诉《博客天下》。他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打光技巧来为每一种食物寻找最完美的光线。同时,他运用广告摄影的美学技巧,使拍摄物干净、光亮。 反腐 “我想让图片处于不要太漂亮、奢华,也不能让人恶心。” Pichler告诉《博客天下》。他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打光技巧来为每一种食物寻找最完美的光线。同时,他运用广告摄影的美学技巧,使拍摄物干净、光亮。
  • “这些照片会击中你,你开始思考自己的消费行为。”Pichler说,他的家人和朋友都在有意识地减少食物浪费。 反腐 “这些照片会击中你,你开始思考自己的消费行为。”Pichler说,他的家人和朋友都在有意识地减少食物浪费。
  • 黑色的背景和直射光衬托出腐烂食物生动的色彩:旧旧的天蓝、霉菌绿、柠檬黄、西瓜红。
  • 当更多的人把镜头对准新鲜的美食,奥地利摄影师Klaus Pichler快门下正在腐烂的食物也成为一场视觉盛宴。为了突出食物的价值、减少食物浪费,Pichler把镜头伸向腐烂的食物。
  • “这些腐败是自然发生的,携带着每一种食物自然产生的孢子和细菌。” Pichler告诉《博客天下》。腐败是在Pichler家浴室里一个自制的“腐烂站”进行的。12个巨大的塑料容器,存放着购自普通超市、正等待自然腐烂的食物。
  • “想象多达12种不同的食物在同时腐烂,它们各自的气味混合成一种让人反胃的恶臭,特别是当容器中有一些肉类或奶制品时。”在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Pichler不得不忍受刺鼻的腥臭味。“鸡和章鱼同时腐烂时,味道最难闻。”
  • 观察食物腐败的过程甚至改变了Pichler的食品消费观。他发现新鲜食物如西红柿、花菜、草莓放几天就腐烂;而蛋糕、蔬菜棒、方便食品要等到几周后才开始腐烂。
  • 各种食物在“腐烂站”里待上半个月到一个月,就腐烂得差不多了。随后,Pichler把它们带到工作室进行拍摄。
  • “我想让图片处于不要太漂亮、奢华,也不能让人恶心。” Pichler告诉《博客天下》。他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打光技巧来为每一种食物寻找最完美的光线。同时,他运用广告摄影的美学技巧,使拍摄物干净、光亮。
  • “这些照片会击中你,你开始思考自己的消费行为。”Pichler说,他的家人和朋友都在有意识地减少食物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