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报道 > 正文

“美人鱼”的战斗

本刊特约撰稿| 章琴芬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11-12 13:37:30 简版阅读

 

 

 

 

 

在佛罗里达州等待数日后,汉娜·弗雷泽终于在2013年5月的最后一天接到美国导演艾瑞克·唐纳德森的电话:“戴上你的比基尼和鱼尾巴,今天我们要和巴哈马的鲨鱼们正式会面。”

 

挂断电话后,汉娜将装有黑色假发的绒布盒子、一套黑色比基尼、一条石蓝色单鳍鱼尾以及两罐防鲨深色涂料放入旅行箱。然后她走出家门,将3个薄薄的白色信封投入邮筒,分别寄给她住在洛杉矶的丈夫、定居澳大利亚的母亲和远在英国伦敦的父亲。信封里装的,是告别信。

 

今年39岁的汉娜是一名专业模特,她性感而优雅的照片时常出现在《冲浪者》、《澳大利亚冲浪生活》、《环球冲浪》等时尚体育杂志的封面上,同时她还是一名自由潜水运动员和新生代环保斗士。

 

但她更有名的一个身份是“职业美人鱼”。从2000年起,她就以美人鱼的姿态,游遍世界上数十个知名岛屿和偏僻海域,与大白鲨、鲸鲨、座头鲸、海豚、鳐鱼、黄貂鱼、海龟、海豹和海狮等野生海洋生物一起在水底翩翩起舞。

 

此次与艾瑞克导演的合作,只是她“职业美人鱼”生涯的微小一部分。

 

但这也是一次冒着生命危险进行的拍摄。位于拉丁美洲的巴哈马群岛,素有“世界鲨鱼之都”的美称。在这片清澈见底的蔚蓝海水中,游弋着超过40种鲨鱼,它们以捕食鱼类、海鸟和海龟为生,有时也自相残杀。而汉娜将在没有任何安全装备的情况下,深入正在狩猎的鲨群中间,并且是体型庞大、外表凶猛、性情难以捉摸的虎鲨。

 

“我们的首要任务,”下海前,导演艾瑞克·唐纳德森再一次强调,“是保证汉娜不被鲨鱼吃掉。”

 

“说真的,我害怕极了。”汉娜眯着妩媚的淡绿色眼睛,“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否活着回来,所以我写了遗书。”

 

一年后的2014年6月,以汉娜和6条长达5米的虎鲨为主角的环保电影《美人鱼的眼泪》在全球上映,再次唤起人们对海洋生态的向往和关注,而由艾美奖获奖摄影师肖恩·海因里克斯抓拍的海报在网络上传播后,也引起了广大中国网民的惊叹。

 

视频那头,汉娜把金色及腰长卷发优雅地拢到身后,简单的黑色背心勾勒出曲线曼妙的身材。近距离看,她比照片中更瘦也更结实,胳膊上绷紧的细长条肌肉如鱼鳍般呈现出流线型。她的声音也像所有运动员一样热情开朗、中气十足:“我希望唤醒人们对海洋的情感,因为那里是梦幻与现实交织的地方,是孕育生命的母体,是我们所有人的母亲。”

 

从鱼缸游向大海

 

西方人对美人鱼向来有着特殊的痴迷。从亚述王国的人鱼神话、彼得潘梦幻岛上的邪恶人鱼到让迪斯尼赚得盆满钵满的《小美人鱼》电影,这种神秘的海洋生物与西方幻想密不可分。而身为世界上唯一一条“专业美人鱼”的汉娜,对美人鱼的热爱可以追溯到9岁那年。

 

“当时我看了汤姆·汉克斯主演的电影《美人鱼》,彻底被美人鱼迷住了,立刻开始动手制作自己的第一条鱼尾巴,材料是一张粉红色的塑料桌布。我在桌布上画上鳞片,妈妈再将它缝制成尾巴的模样,塞入枕芯羽毛。这条尾巴不太好用,却从此让美人鱼在我眼里成了真实的存在。”汉娜回忆。

 

汉娜的成长经历和她所扮饰的四处游弋的美人鱼一样充满漂泊感:从小出生在英国,大部分童年时光在印度静修院度过,青少年时期搬到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拜伦湾,婚后移居美国洛杉矶。

 

20岁时,汉娜成为专业模特。有一次,她应邀为一家游泳馆拍摄了一组宣传照。虽然那时汉娜还没有尾巴,只是普通的水下摄影,但那组照片里的她看起来极富生命力和感染力。“和陆地上相比,水下的我感觉出色得多,于是我想,我应该只做水下模特。而且,如果我有尾巴的话,那这组照片会更完美。”

 

很快,汉娜动手为自己做了一条尾巴,使用的材料包括制作潜水服所用的氯丁橡胶材料、一对便宜的仿造鱼鳍、一个回旋镖、两个晾衣架铁圈和一大堆胶带填充物。第一次下水后,汉娜发现这条尾巴意外地好使,于是又对鱼鳍做了一些改进,加入轻便柔韧的高分子聚乙烯材料,以螺丝固定,再用锯齿状的窗帘布边料和涂有荧光粉的泡沫材料做装饰,摸上去结实而柔韧,有点像蛇皮的感觉——这就是美人鱼汉娜的第一条单鳍鱼尾。

 

不过,为一条美人鱼找工作需要点创意。刚开始,汉娜每天花8个小时给影视广告公司发简历、制作尾巴和完善网站,还自费印制了一本美人鱼影集到处送人。大约一年后,当地媒体注意到汉娜,开始对她进行报道,表演邀请信随即纷至沓来。水族馆是汉娜表演最多的地方,比如电影《小美人鱼》在墨尔本水族馆做宣传时,汉娜在巨大的鲨鱼缸里表演,很多小孩子真的以为看见了美人鱼,贴在玻璃墙上兴奋地尖叫。

 

“从那时起,我开始享受‘海洋之友’的角色。因为自己的表演,让人们爱上海洋,真是一份完美的工作。”汉娜说。

 

\

2008年12月,汉娜·弗雷泽在澳大利亚悉尼水族馆“美人鱼湖”进行表演。她能屏气在水下畅游2分钟,就算穿上在普通人看来有些碍事的鱼尾,她仍然活动自如。

 

如今,汉娜不仅仅是只在水族馆鲨鱼缸里做表演的人鱼小姐,而且是一条游弋在真正的大海里、与野生海洋动物共舞的“美人鱼”,并在去年5月,在导演艾瑞克的邀请下,游到了巴哈马。

 

忆及《美人鱼的眼泪》的拍摄细节,汉娜历历在目。摄制组抵达巴哈马群岛时,正值一个好天气,水下能见度也极高,是拍摄海洋纪录片的绝佳时机。不过,他们所要拍摄的主角鲨鱼总是迟迟不来,一众人只能焦急等待。

 

按照计划,他们将事先准备好的少量饵料抛进海中,很快吸引来一批色彩鲜艳的蝴蝶鱼和鹦鹉鱼。汉娜这时也戴上假发,换上比基尼,在身体裸露部分涂上深色的流水线条,这样可以让她更好地融入光线昏暗的海底水流,不被鲨鱼误认为是食物。

 

所有人都在大太阳底下眼巴巴地望着海水。突然,一条身形强壮的虎鲨出现了,后面还跟着四五只,最大的有5米多长,最小的也有3米。它们有力地摆动尾巴,身体贴着海床游动,明明在吞噬小鱼,姿态却极其优雅。

 

两名安全小组成员率先下水,他们身背氧气罐、头戴氧气罩,每个人手里还拿着驱鲨喷雾剂(据说是模仿鲨鱼尸体腐烂的气味)、匕首、鱼叉和备用氧气罐。3名同样穿着笨重潜水服的摄影师紧随其后,分布在3个不同位置。

 

汉娜最后下水,在没有携带任何潜水设备和防护装备的情况下,一口气潜到水深10米处。那里正是鲨鱼的领地,她不敢轻举妄动,静静地待在一旁观察。虎鲨们忙着追逐小鱼,偶尔会对他投来好奇的一瞥。慢慢地,汉娜的动作大胆起来,摆出一些优雅的造型,并与虎鲨的距离越来越近。

 

经过十几分钟的“潜伏”,虎鲨似乎终于接受了汉娜的存在,即使紧贴着她游过,也目不斜视。这时汉娜伸出手,时而抚摸它们光滑的脊背,时而轻轻触碰它们的头部。这个时刻,人类与海洋中最凶猛的掠食动物实现了难以置信的和睦相处。

 

\

去年夏天,汉娜·弗雷泽在不携带任何防身武器、不穿戴潜水设备的情况下,冒着生命危险在大西洋巴哈马群岛附近的10米深水下与5米多长的虎鲨共舞。

 

是曼妙的表演,也是死亡游戏

 

当汉娜决定成为一条“职业美人鱼”时,她已经准备好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为了达到最完美的视觉效果,汉娜一向采用自由潜水。自由潜水是指不携带氧气瓶,只通过自身肺活量单一呼吸或屏息在深水中进行的潜水活动,一直被视为最危险的极限运动之一。而在深海里进行自由潜水,更是一项随时会丢掉性命的行为。哪怕不和大型海洋生物同游,危险也无处不在。强力洋流、冷水引发的低温症、毒水母、电鳗的攻击、海浪、尖锐的珊瑚礁和岩石群、因高压下呼吸而出现的深海麻醉、溺水……任何一样都能置人于死地。

 

目前,汉娜以人鱼状态潜过的最深处是水下12米。出于安全考虑,她每次潜水都会有一个伙伴戴着氧气瓶跟在左右。“在能见度很低的水底,我需要随时明确潜水伙伴的位置,这样当我无法出水呼吸时,就可以使用氧气瓶渡过难关。”汉娜解释。

 

为了让摄影师拍出具有震撼效果的照片,她有时还需要故意涉险。她曾特意游进危险的礁石群,结果被巨大海浪冲到半空中又掉下去,胳膊两侧从此留下长长的疤痕。

 

与这些潜在的风险相比,那些性情莫测的海洋生物更擅长制造紧张气氛。穿着鱼尾潜水需要掌握一种特殊的游泳技术“海豚踢”,就是像海豚一样将双脚并拢、腰部向下摆动前进。这是一种强有力的泳姿,既快速又优雅,在游泳比赛的起跳和触壁转体时,运动员都会使用这种技巧以加快速度。但这种泳姿需要消耗大量体力,也需要巨大的肺活量支撑,万一遇到险情,也会大大限制逃生的机会。

 

在巴哈马群岛的蔚蓝海水中,汉娜就曾遇到这样的险情。就在她完全进入拍摄状态,以她最喜欢的美人鱼造型继续与虎鲨合影还不到两分钟时,一条原本在她身边打转的虎鲨,突然笔直地朝她游来,无论是安全员还是摄影师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我拼命克服逃走的冲动,因为安全培训师曾说过千万不要从鲨鱼身边逃开。我迅速直起身子,用手握住嘴,对着鲨鱼尖声大叫。也许它很讨厌我那可怕的声音吧,便掉头游走了。”回想起那惊险的一幕,汉娜依然心有余悸,但她旋即又补充道:“即使真的发生什么,我也绝不后悔,因为我永远和海洋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大约两个小时后,虎鲨群吃饱了,相伴着向海洋深处游去。导演艾瑞克·唐纳德森这时心满意足地喊了声“Cut”。他知道,这部片子一定会造成轰动,再一次让人们认识到海底世界的奇妙和美好。

 

但汉娜的一天还没有结束。吃完一份简单的全素晚餐后,她回到房间,换上一套宽松的瑜伽服,在夜色的沐浴下,盘腿而坐进入冥想。这是她每天都要进行的功课。无论是在喧闹沸腾的人群中,还是在瞬息万变的深海里,她需要时刻保持这种深沉宁静的冥想状态。

 

“学会通过冥想让精神彻底放松很重要,这是我在印度的静修院里学到的。静修院是个奇妙的地方,弥漫着某种创造性的神圣气息。我们在那里学习冥想和瑜伽,不仅让身体保持优美、洁净和健康的状态,也让精神维持纯洁和宁静。对一个孩子来说,在人生初始阶段经历这种体验是无与伦比的。”

 

说完,汉娜站起身,从身后的米白色储物箱里取出7条长长的鱼尾,依次用双手托起给我看。每条鱼尾的色彩都极为绚丽,有银色、金色、绯色、湖蓝色和浅蓝色,看上去质地柔韧,有点像蛇皮的感觉。

 

“每条尾巴的制作时间大概是4到5个月,成本大约两三千美元,做法大致相同,不过工艺变得越来越精细,比如我用更多更小巧的鳞片来装饰整条尾巴。”正是借助这些尾巴,汉娜游遍了全世界大大小小的海域。那是她最为发光的时刻,几乎每一次潜入水底,都会带来不小的回响。

 

 

2009年8月,以色列海滨城市海法的沙滩上曾出现过一阵骚动,很多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看见了美人鱼。“上身很像一个身材苗条的性感女郎,”目击者们激动地比划,“下身长着闪闪发光的蓝尾巴,在水里游了一会儿后,就和海豚一起消失在海洋深处。”

 

没有人知道,那条美人鱼就是汉娜·弗雷泽。

 

想起这件轰动一时的“人鱼事件”,汉娜仰着脸爆发出一阵大笑:“这其实是当地市政府精心策划的一次宣传活动,为了扩大海法作为旅游城市的知名度,结果竟然在整个欧洲和美国引起巨大轰动。”

 

哪怕付出生命,也要阻止对海洋的暴行

 

“为什么我要冒着生命危险接近鲨鱼?因为我想让人们知道,它们不是嗜血杀手,而是聪明优雅的生灵,是大自然美好的创造物。”汉娜说。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她不仅在巴哈马群岛美丽纯净的海水里游过,也在城市运河垃圾横流的腥臭污水中游过,甚至在日本太地町浸满海豚鲜血的红色海湾里游过。她曾被四五个手持警棍的澳大利亚警察粗暴地拖上岸,也曾被举着硬木船桨的日本渔夫重重地击打腿骨。2012年,因为在海洋保护行动中的杰出表现,汉娜被评选为“新生代环保斗士”。

 

“新生代环保斗士”的概念最早由加拿大环保行动主义者、作家兼导演艾米·丽汉特在2007年提出,特指年龄在40岁以下、以充满创意的理念开展环保行动、并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极大影响力的年轻一代,代表人物包括“熄灯一小时”创始人安迪·雷德利、揭露粮食浪费真相并由此彻底改革西方商业运营模式的特里斯坦·斯图尔特等。而汉娜·弗雷泽的入选理由是“以令人屏息的视觉冲击、难以置信的水下奇景,唤起人们对海洋最深切的热爱之情”。

 

当汉娜投身环保事业后,危险因素更是超出了海洋的范畴,但汉娜觉得所有冒险都值得,而这也许和她复杂的童年经历有关。

 

汉娜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便离异,汉娜跟随母亲在印度度过整个童年,亲眼目睹了贫穷和无意识是怎样毁掉了珍贵的环境:到处倾倒的垃圾、对植被的摧残、淹没在污染中的破破烂烂的村庄,这些都对幼小的汉娜产生了巨大影响。

 

13岁时,母亲带着汉娜搬回老家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拜伦湾居住。汉娜惊讶地发现,有很多人愿意站出来,为了保护环境而努力。从这个时候起,汉娜加入了环保的队伍。她参加过保护森林运动、阻止填湖建造垃圾场项目和各种公益活动。

 

22岁那年,汉娜第一次以美人鱼的身份被人类“捕获”。当时,拜伦湾所在的新南威尔斯州政府计划在当地的一片湿地保护区修建新桥。人们纷纷走上街头抗议,而汉娜穿上刚刚做好的鱼尾巴,潜到已经遭受污染的浑浊河水中。

 

“当警察来驱散游行队伍时,他们拿我束手无策,只能站在岸边,冲着我嚷嚷,让我上岸离开。但我是一条美人鱼啊,我怎么可能上岸呢?最后,他们没办法,只好下水来拖我,结果被记者拍照,成了新闻头条。那张照片看起来就像是警察们在把一条真正的美人鱼拖上岸一样。”汉娜笑着说,接着指指自己的眼睛,“因为河水实在太脏,我的眼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又肿又疼,一度让我很担心自己会瞎呢。”

 

随后几年,汉娜的美人鱼形象越来越为人熟知,很多海滨旅游城市纷纷邀请她前去拍摄宣传片,汉娜因此获得周游世界的机会,也得到了全世界各个地区海洋状况的第一手资料。海洋的污染严重程度让她震惊。在大堡礁,当她潜入水中后,想象中美丽绝伦的珊瑚礁竟然是一片灰白色的死寂,“就像被推土机刚刚碾过”。带着极度失望的心情,汉娜第一次知道到了温室效应、珊瑚白化、捕捞过度以及陆地径流等象征环境恶化的专业词汇。看着那些浑浊死寂的海水,汉娜心痛不已。

 

“疯狂的消费主义和丢弃文化造成了这些糟糕的后果,我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于是决定把全部精力投入海洋保护。”她这样解释自己对环保的热情所自。

 

一踏入海洋保护领域,汉娜立刻意识到当前最棘手的问题是鲸类灭绝危机,这不仅仅与海水污染相关,而且与人类大肆捕捞行为有关。尽管1986年国际鲸鱼保护协会出台法律禁止商业捕鲸,但日本、挪威和冰岛从未停止以“科学研究”为名捕杀大型鲸类,每年约有3万头鲸丧命于此。最近两年,这些国家还在不断要求恢复商业捕鲸。

 

2009年的一天,美国导演路易·西霍尤斯拨通汉娜的电话,询问她是否愿意加入他们的队伍,前往日本太地町拍摄大规模屠杀海豚的纪录片。

 

“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拍摄,”对方口气严肃地再三强调,“这是一次秘密行动,没有人知道会遇到什么。”

 

汉娜毫不迟疑地回答:“我加入。”

 

路易·西霍尤斯继续发出警告:“你必须为可能遇到的任何危险做好心理准备,有可能会付出生命代价。”

 

汉娜再次回答:“我加入。”

 

在此之前,汉娜已经以主角的身份参与过一部有关水污染的环保纪录片。在那次拍摄中,往河水里倾倒垃圾的加工厂也曾粗暴地干涉过影片拍摄。但这次,汉娜将在一个陌生国度抗议,面对的是一条庞大利益链,处境之危险难以想象。

 

“当我们出现在那个海湾对捕杀行为进行阻止时,当地渔民非常愤怒。大多数日本人根本不知道这些渔民在捕杀海豚,即使知道也不想站出来公开反对。而且他们对海豚肉中积聚的大量有害金属物质和汞含量一无所知,不知道吃了这样的海豚肉会引起疾病甚至死亡。”汉娜回忆。

 

\

2007年10月,日本和歌山县太地町,汉娜·弗雷泽和冲浪运动员丈夫戴维·拉斯托维奇一起向屠杀海豚的日本渔民表示抗议。

 

她清晰地记得,当晚他们乘着一条小船驶在被鲜血染红的海洋里,沙滩上摆满死去的海豚尸体,还活着的海豚被囚禁在铁网里,在充斥着它们亲人鲜血的海水里做最后挣扎。看着这幅世界末日般的景象,汉娜和同伴们出离愤怒,他们当即决定,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阻止这样的暴行。

 

“渔夫们也极其愤怒,冲着我们大吼大叫,用船桨打我们的腿,逼我们离开,最后他们开始用一根大棍子击打我,想把我推下海去。这一切真的很可怕,但也增强了我的信念。我们一定要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公之于世。”回想起这件事,汉娜心情沉重,“仔细想想,只是被当面呵斥和野蛮推搡已经让人觉得可怕,那么以这种可怕的大屠杀方式对待海豚这种极为聪明的高智商动物,该是多么悲哀和惨痛。”

 

最后,他们把真相带到了全世界,这就是获得2010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的《海豚湾》。

 

把鳐鱼送上濒危物种名单

 

《海豚湾》在全世界引起巨大反响。即使在没有得到公映的中国,豆瓣电影上也有超过13万人参与评价,评分更是高达9.3。面对来自国际社会的强烈呼声,日本捕鲸业不得不作出回应,这让汉娜看到了影视作品的力量。她开始与越来越多的导演、摄影师合作,不仅揭露海洋污染的悲剧,同时也呈现出海洋世界的美好。

 

2013年被汉娜称为“胜利年”。除了拍摄《美人鱼的眼泪》,这一年,她还与曾获得艾美奖的水下纪录片导演肖恩·海因里希斯合作拍摄了一部水下芭蕾纪录片,名叫《鳐鱼最后的舞蹈》,这也是第一部在主流媒体上播放的有关人与鳐鱼友好相处的片子。

 

之所以会拍摄这部电影,是因为“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组织”(又称“华盛顿公约组织”)即将召开会议,会上将草拟一份新的濒危动物名单,给予特殊保护。这份名单每3年才会更新一次,对海洋动物的生存命运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其中,明明已经数量稀少的鳐鱼从来没有得到关注。

 

“每个人都对我们说,鳐鱼没希望上这份名单的,因为这个动物的知名度不高,不会得到额外的关注和同情。”但汉娜和肖恩·海因里希斯毅然决定拍摄这部纪录片,结果这部片子在全世界广泛上映,引发了无数人对鳐鱼的喜爱和兴趣。一个星期后,华盛顿公约组织会议召开,鳐鱼以最高得票数列入濒危动物名单。

 

汉娜坦陈,她之所以能呈现出和谐美好的海底世界,因为她“总是像一个客人,带着敬畏之心,走进主人的家门。”

 

所谓“主人”就是各种各样的野生海洋动物,汉娜谈论起它们就像谈论相知多年的老友:

 

“和鳐鱼一起游泳就像和外星生物在一起,它们在海底是如此优雅、松弛和光滑。

 

“鲸是一种能撼动你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动物,它们庞大的体积已经让人惊叹,而且它们还拥有强烈的好奇心、极高的智商。能和它们在一起待上一会儿,对整个人生的认识都会有所改变。

 

“海豚是纯粹的喜悦、好奇、狡黠的海底舞者。海豚与同伴的联系非常紧密,有点像并肩作战、亲密无间的同志关系,而且思维敏捷、极为聪明。海豹则像是海洋里的宠物狗,喜欢和你玩耍追逐。如果你游得不够快,它们甚至会轻轻地咬你的脚趾。鲸鲨行动缓慢、极为优雅。它们性格温顺,不会被周遭的一切所干扰,就像是海底的冥想大师。

 

“鲨鱼是极其谨慎的捕食者,对你的一举一动都高度关注,有着非同一般的视力和感受力。它们不费吹灰之力便在水中自由穿梭,性格也相当不可捉摸,我和它们之间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和紧张感,那种体验匪夷所思。”

 

“职业美人鱼”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在危险的海底一边屏住呼吸,一边进行优雅的表演。海底的视野非常模糊,而鱼尾造型又将双腿紧紧箍住,这需要极大的自信和艰苦的训练。为保持完美的体形,汉娜一直坚持做瑜伽和练习舞蹈。

 

“身处海洋之中,是我感到最自由最有生命力的时刻。”汉娜说这是一份美好的工作,“唯一的遗憾是,我其实最想以半裸的方式出镜,却常常遭到拒绝。”

 

说完,她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随即大笑起来。

 

这个10月她在汤加刚刚与鲸鲨合完影,接下来她将赶往美国拉斯维加斯参加海洋保护大会。人们对海洋的加害一日不停止,她就一日不会放松自己的步伐。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美人鱼”的战斗

本刊记者 本刊特约撰稿| 章琴芬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4-11-12 13:37:30

 

 

 

 

 

在佛罗里达州等待数日后,汉娜·弗雷泽终于在2013年5月的最后一天接到美国导演艾瑞克·唐纳德森的电话:“戴上你的比基尼和鱼尾巴,今天我们要和巴哈马的鲨鱼们正式会面。”

 

挂断电话后,汉娜将装有黑色假发的绒布盒子、一套黑色比基尼、一条石蓝色单鳍鱼尾以及两罐防鲨深色涂料放入旅行箱。然后她走出家门,将3个薄薄的白色信封投入邮筒,分别寄给她住在洛杉矶的丈夫、定居澳大利亚的母亲和远在英国伦敦的父亲。信封里装的,是告别信。

 

今年39岁的汉娜是一名专业模特,她性感而优雅的照片时常出现在《冲浪者》、《澳大利亚冲浪生活》、《环球冲浪》等时尚体育杂志的封面上,同时她还是一名自由潜水运动员和新生代环保斗士。

 

但她更有名的一个身份是“职业美人鱼”。从2000年起,她就以美人鱼的姿态,游遍世界上数十个知名岛屿和偏僻海域,与大白鲨、鲸鲨、座头鲸、海豚、鳐鱼、黄貂鱼、海龟、海豹和海狮等野生海洋生物一起在水底翩翩起舞。

 

此次与艾瑞克导演的合作,只是她“职业美人鱼”生涯的微小一部分。

 

但这也是一次冒着生命危险进行的拍摄。位于拉丁美洲的巴哈马群岛,素有“世界鲨鱼之都”的美称。在这片清澈见底的蔚蓝海水中,游弋着超过40种鲨鱼,它们以捕食鱼类、海鸟和海龟为生,有时也自相残杀。而汉娜将在没有任何安全装备的情况下,深入正在狩猎的鲨群中间,并且是体型庞大、外表凶猛、性情难以捉摸的虎鲨。

 

“我们的首要任务,”下海前,导演艾瑞克·唐纳德森再一次强调,“是保证汉娜不被鲨鱼吃掉。”

 

“说真的,我害怕极了。”汉娜眯着妩媚的淡绿色眼睛,“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否活着回来,所以我写了遗书。”

 

一年后的2014年6月,以汉娜和6条长达5米的虎鲨为主角的环保电影《美人鱼的眼泪》在全球上映,再次唤起人们对海洋生态的向往和关注,而由艾美奖获奖摄影师肖恩·海因里克斯抓拍的海报在网络上传播后,也引起了广大中国网民的惊叹。

 

视频那头,汉娜把金色及腰长卷发优雅地拢到身后,简单的黑色背心勾勒出曲线曼妙的身材。近距离看,她比照片中更瘦也更结实,胳膊上绷紧的细长条肌肉如鱼鳍般呈现出流线型。她的声音也像所有运动员一样热情开朗、中气十足:“我希望唤醒人们对海洋的情感,因为那里是梦幻与现实交织的地方,是孕育生命的母体,是我们所有人的母亲。”

 

从鱼缸游向大海

 

西方人对美人鱼向来有着特殊的痴迷。从亚述王国的人鱼神话、彼得潘梦幻岛上的邪恶人鱼到让迪斯尼赚得盆满钵满的《小美人鱼》电影,这种神秘的海洋生物与西方幻想密不可分。而身为世界上唯一一条“专业美人鱼”的汉娜,对美人鱼的热爱可以追溯到9岁那年。

 

“当时我看了汤姆·汉克斯主演的电影《美人鱼》,彻底被美人鱼迷住了,立刻开始动手制作自己的第一条鱼尾巴,材料是一张粉红色的塑料桌布。我在桌布上画上鳞片,妈妈再将它缝制成尾巴的模样,塞入枕芯羽毛。这条尾巴不太好用,却从此让美人鱼在我眼里成了真实的存在。”汉娜回忆。

 

汉娜的成长经历和她所扮饰的四处游弋的美人鱼一样充满漂泊感:从小出生在英国,大部分童年时光在印度静修院度过,青少年时期搬到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拜伦湾,婚后移居美国洛杉矶。

 

20岁时,汉娜成为专业模特。有一次,她应邀为一家游泳馆拍摄了一组宣传照。虽然那时汉娜还没有尾巴,只是普通的水下摄影,但那组照片里的她看起来极富生命力和感染力。“和陆地上相比,水下的我感觉出色得多,于是我想,我应该只做水下模特。而且,如果我有尾巴的话,那这组照片会更完美。”

 

很快,汉娜动手为自己做了一条尾巴,使用的材料包括制作潜水服所用的氯丁橡胶材料、一对便宜的仿造鱼鳍、一个回旋镖、两个晾衣架铁圈和一大堆胶带填充物。第一次下水后,汉娜发现这条尾巴意外地好使,于是又对鱼鳍做了一些改进,加入轻便柔韧的高分子聚乙烯材料,以螺丝固定,再用锯齿状的窗帘布边料和涂有荧光粉的泡沫材料做装饰,摸上去结实而柔韧,有点像蛇皮的感觉——这就是美人鱼汉娜的第一条单鳍鱼尾。

 

不过,为一条美人鱼找工作需要点创意。刚开始,汉娜每天花8个小时给影视广告公司发简历、制作尾巴和完善网站,还自费印制了一本美人鱼影集到处送人。大约一年后,当地媒体注意到汉娜,开始对她进行报道,表演邀请信随即纷至沓来。水族馆是汉娜表演最多的地方,比如电影《小美人鱼》在墨尔本水族馆做宣传时,汉娜在巨大的鲨鱼缸里表演,很多小孩子真的以为看见了美人鱼,贴在玻璃墙上兴奋地尖叫。

 

“从那时起,我开始享受‘海洋之友’的角色。因为自己的表演,让人们爱上海洋,真是一份完美的工作。”汉娜说。

 

\

2008年12月,汉娜·弗雷泽在澳大利亚悉尼水族馆“美人鱼湖”进行表演。她能屏气在水下畅游2分钟,就算穿上在普通人看来有些碍事的鱼尾,她仍然活动自如。

 

如今,汉娜不仅仅是只在水族馆鲨鱼缸里做表演的人鱼小姐,而且是一条游弋在真正的大海里、与野生海洋动物共舞的“美人鱼”,并在去年5月,在导演艾瑞克的邀请下,游到了巴哈马。

 

忆及《美人鱼的眼泪》的拍摄细节,汉娜历历在目。摄制组抵达巴哈马群岛时,正值一个好天气,水下能见度也极高,是拍摄海洋纪录片的绝佳时机。不过,他们所要拍摄的主角鲨鱼总是迟迟不来,一众人只能焦急等待。

 

按照计划,他们将事先准备好的少量饵料抛进海中,很快吸引来一批色彩鲜艳的蝴蝶鱼和鹦鹉鱼。汉娜这时也戴上假发,换上比基尼,在身体裸露部分涂上深色的流水线条,这样可以让她更好地融入光线昏暗的海底水流,不被鲨鱼误认为是食物。

 

所有人都在大太阳底下眼巴巴地望着海水。突然,一条身形强壮的虎鲨出现了,后面还跟着四五只,最大的有5米多长,最小的也有3米。它们有力地摆动尾巴,身体贴着海床游动,明明在吞噬小鱼,姿态却极其优雅。

 

两名安全小组成员率先下水,他们身背氧气罐、头戴氧气罩,每个人手里还拿着驱鲨喷雾剂(据说是模仿鲨鱼尸体腐烂的气味)、匕首、鱼叉和备用氧气罐。3名同样穿着笨重潜水服的摄影师紧随其后,分布在3个不同位置。

 

汉娜最后下水,在没有携带任何潜水设备和防护装备的情况下,一口气潜到水深10米处。那里正是鲨鱼的领地,她不敢轻举妄动,静静地待在一旁观察。虎鲨们忙着追逐小鱼,偶尔会对他投来好奇的一瞥。慢慢地,汉娜的动作大胆起来,摆出一些优雅的造型,并与虎鲨的距离越来越近。

 

经过十几分钟的“潜伏”,虎鲨似乎终于接受了汉娜的存在,即使紧贴着她游过,也目不斜视。这时汉娜伸出手,时而抚摸它们光滑的脊背,时而轻轻触碰它们的头部。这个时刻,人类与海洋中最凶猛的掠食动物实现了难以置信的和睦相处。

 

\

去年夏天,汉娜·弗雷泽在不携带任何防身武器、不穿戴潜水设备的情况下,冒着生命危险在大西洋巴哈马群岛附近的10米深水下与5米多长的虎鲨共舞。

 

是曼妙的表演,也是死亡游戏

 

当汉娜决定成为一条“职业美人鱼”时,她已经准备好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为了达到最完美的视觉效果,汉娜一向采用自由潜水。自由潜水是指不携带氧气瓶,只通过自身肺活量单一呼吸或屏息在深水中进行的潜水活动,一直被视为最危险的极限运动之一。而在深海里进行自由潜水,更是一项随时会丢掉性命的行为。哪怕不和大型海洋生物同游,危险也无处不在。强力洋流、冷水引发的低温症、毒水母、电鳗的攻击、海浪、尖锐的珊瑚礁和岩石群、因高压下呼吸而出现的深海麻醉、溺水……任何一样都能置人于死地。

 

目前,汉娜以人鱼状态潜过的最深处是水下12米。出于安全考虑,她每次潜水都会有一个伙伴戴着氧气瓶跟在左右。“在能见度很低的水底,我需要随时明确潜水伙伴的位置,这样当我无法出水呼吸时,就可以使用氧气瓶渡过难关。”汉娜解释。

 

为了让摄影师拍出具有震撼效果的照片,她有时还需要故意涉险。她曾特意游进危险的礁石群,结果被巨大海浪冲到半空中又掉下去,胳膊两侧从此留下长长的疤痕。

 

与这些潜在的风险相比,那些性情莫测的海洋生物更擅长制造紧张气氛。穿着鱼尾潜水需要掌握一种特殊的游泳技术“海豚踢”,就是像海豚一样将双脚并拢、腰部向下摆动前进。这是一种强有力的泳姿,既快速又优雅,在游泳比赛的起跳和触壁转体时,运动员都会使用这种技巧以加快速度。但这种泳姿需要消耗大量体力,也需要巨大的肺活量支撑,万一遇到险情,也会大大限制逃生的机会。

 

在巴哈马群岛的蔚蓝海水中,汉娜就曾遇到这样的险情。就在她完全进入拍摄状态,以她最喜欢的美人鱼造型继续与虎鲨合影还不到两分钟时,一条原本在她身边打转的虎鲨,突然笔直地朝她游来,无论是安全员还是摄影师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我拼命克服逃走的冲动,因为安全培训师曾说过千万不要从鲨鱼身边逃开。我迅速直起身子,用手握住嘴,对着鲨鱼尖声大叫。也许它很讨厌我那可怕的声音吧,便掉头游走了。”回想起那惊险的一幕,汉娜依然心有余悸,但她旋即又补充道:“即使真的发生什么,我也绝不后悔,因为我永远和海洋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大约两个小时后,虎鲨群吃饱了,相伴着向海洋深处游去。导演艾瑞克·唐纳德森这时心满意足地喊了声“Cut”。他知道,这部片子一定会造成轰动,再一次让人们认识到海底世界的奇妙和美好。

 

但汉娜的一天还没有结束。吃完一份简单的全素晚餐后,她回到房间,换上一套宽松的瑜伽服,在夜色的沐浴下,盘腿而坐进入冥想。这是她每天都要进行的功课。无论是在喧闹沸腾的人群中,还是在瞬息万变的深海里,她需要时刻保持这种深沉宁静的冥想状态。

 

“学会通过冥想让精神彻底放松很重要,这是我在印度的静修院里学到的。静修院是个奇妙的地方,弥漫着某种创造性的神圣气息。我们在那里学习冥想和瑜伽,不仅让身体保持优美、洁净和健康的状态,也让精神维持纯洁和宁静。对一个孩子来说,在人生初始阶段经历这种体验是无与伦比的。”

 

说完,汉娜站起身,从身后的米白色储物箱里取出7条长长的鱼尾,依次用双手托起给我看。每条鱼尾的色彩都极为绚丽,有银色、金色、绯色、湖蓝色和浅蓝色,看上去质地柔韧,有点像蛇皮的感觉。

 

“每条尾巴的制作时间大概是4到5个月,成本大约两三千美元,做法大致相同,不过工艺变得越来越精细,比如我用更多更小巧的鳞片来装饰整条尾巴。”正是借助这些尾巴,汉娜游遍了全世界大大小小的海域。那是她最为发光的时刻,几乎每一次潜入水底,都会带来不小的回响。

 

 

2009年8月,以色列海滨城市海法的沙滩上曾出现过一阵骚动,很多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看见了美人鱼。“上身很像一个身材苗条的性感女郎,”目击者们激动地比划,“下身长着闪闪发光的蓝尾巴,在水里游了一会儿后,就和海豚一起消失在海洋深处。”

 

没有人知道,那条美人鱼就是汉娜·弗雷泽。

 

想起这件轰动一时的“人鱼事件”,汉娜仰着脸爆发出一阵大笑:“这其实是当地市政府精心策划的一次宣传活动,为了扩大海法作为旅游城市的知名度,结果竟然在整个欧洲和美国引起巨大轰动。”

 

哪怕付出生命,也要阻止对海洋的暴行

 

“为什么我要冒着生命危险接近鲨鱼?因为我想让人们知道,它们不是嗜血杀手,而是聪明优雅的生灵,是大自然美好的创造物。”汉娜说。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她不仅在巴哈马群岛美丽纯净的海水里游过,也在城市运河垃圾横流的腥臭污水中游过,甚至在日本太地町浸满海豚鲜血的红色海湾里游过。她曾被四五个手持警棍的澳大利亚警察粗暴地拖上岸,也曾被举着硬木船桨的日本渔夫重重地击打腿骨。2012年,因为在海洋保护行动中的杰出表现,汉娜被评选为“新生代环保斗士”。

 

“新生代环保斗士”的概念最早由加拿大环保行动主义者、作家兼导演艾米·丽汉特在2007年提出,特指年龄在40岁以下、以充满创意的理念开展环保行动、并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极大影响力的年轻一代,代表人物包括“熄灯一小时”创始人安迪·雷德利、揭露粮食浪费真相并由此彻底改革西方商业运营模式的特里斯坦·斯图尔特等。而汉娜·弗雷泽的入选理由是“以令人屏息的视觉冲击、难以置信的水下奇景,唤起人们对海洋最深切的热爱之情”。

 

当汉娜投身环保事业后,危险因素更是超出了海洋的范畴,但汉娜觉得所有冒险都值得,而这也许和她复杂的童年经历有关。

 

汉娜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便离异,汉娜跟随母亲在印度度过整个童年,亲眼目睹了贫穷和无意识是怎样毁掉了珍贵的环境:到处倾倒的垃圾、对植被的摧残、淹没在污染中的破破烂烂的村庄,这些都对幼小的汉娜产生了巨大影响。

 

13岁时,母亲带着汉娜搬回老家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拜伦湾居住。汉娜惊讶地发现,有很多人愿意站出来,为了保护环境而努力。从这个时候起,汉娜加入了环保的队伍。她参加过保护森林运动、阻止填湖建造垃圾场项目和各种公益活动。

 

22岁那年,汉娜第一次以美人鱼的身份被人类“捕获”。当时,拜伦湾所在的新南威尔斯州政府计划在当地的一片湿地保护区修建新桥。人们纷纷走上街头抗议,而汉娜穿上刚刚做好的鱼尾巴,潜到已经遭受污染的浑浊河水中。

 

“当警察来驱散游行队伍时,他们拿我束手无策,只能站在岸边,冲着我嚷嚷,让我上岸离开。但我是一条美人鱼啊,我怎么可能上岸呢?最后,他们没办法,只好下水来拖我,结果被记者拍照,成了新闻头条。那张照片看起来就像是警察们在把一条真正的美人鱼拖上岸一样。”汉娜笑着说,接着指指自己的眼睛,“因为河水实在太脏,我的眼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又肿又疼,一度让我很担心自己会瞎呢。”

 

随后几年,汉娜的美人鱼形象越来越为人熟知,很多海滨旅游城市纷纷邀请她前去拍摄宣传片,汉娜因此获得周游世界的机会,也得到了全世界各个地区海洋状况的第一手资料。海洋的污染严重程度让她震惊。在大堡礁,当她潜入水中后,想象中美丽绝伦的珊瑚礁竟然是一片灰白色的死寂,“就像被推土机刚刚碾过”。带着极度失望的心情,汉娜第一次知道到了温室效应、珊瑚白化、捕捞过度以及陆地径流等象征环境恶化的专业词汇。看着那些浑浊死寂的海水,汉娜心痛不已。

 

“疯狂的消费主义和丢弃文化造成了这些糟糕的后果,我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于是决定把全部精力投入海洋保护。”她这样解释自己对环保的热情所自。

 

一踏入海洋保护领域,汉娜立刻意识到当前最棘手的问题是鲸类灭绝危机,这不仅仅与海水污染相关,而且与人类大肆捕捞行为有关。尽管1986年国际鲸鱼保护协会出台法律禁止商业捕鲸,但日本、挪威和冰岛从未停止以“科学研究”为名捕杀大型鲸类,每年约有3万头鲸丧命于此。最近两年,这些国家还在不断要求恢复商业捕鲸。

 

2009年的一天,美国导演路易·西霍尤斯拨通汉娜的电话,询问她是否愿意加入他们的队伍,前往日本太地町拍摄大规模屠杀海豚的纪录片。

 

“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拍摄,”对方口气严肃地再三强调,“这是一次秘密行动,没有人知道会遇到什么。”

 

汉娜毫不迟疑地回答:“我加入。”

 

路易·西霍尤斯继续发出警告:“你必须为可能遇到的任何危险做好心理准备,有可能会付出生命代价。”

 

汉娜再次回答:“我加入。”

 

在此之前,汉娜已经以主角的身份参与过一部有关水污染的环保纪录片。在那次拍摄中,往河水里倾倒垃圾的加工厂也曾粗暴地干涉过影片拍摄。但这次,汉娜将在一个陌生国度抗议,面对的是一条庞大利益链,处境之危险难以想象。

 

“当我们出现在那个海湾对捕杀行为进行阻止时,当地渔民非常愤怒。大多数日本人根本不知道这些渔民在捕杀海豚,即使知道也不想站出来公开反对。而且他们对海豚肉中积聚的大量有害金属物质和汞含量一无所知,不知道吃了这样的海豚肉会引起疾病甚至死亡。”汉娜回忆。

 

\

2007年10月,日本和歌山县太地町,汉娜·弗雷泽和冲浪运动员丈夫戴维·拉斯托维奇一起向屠杀海豚的日本渔民表示抗议。

 

她清晰地记得,当晚他们乘着一条小船驶在被鲜血染红的海洋里,沙滩上摆满死去的海豚尸体,还活着的海豚被囚禁在铁网里,在充斥着它们亲人鲜血的海水里做最后挣扎。看着这幅世界末日般的景象,汉娜和同伴们出离愤怒,他们当即决定,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阻止这样的暴行。

 

“渔夫们也极其愤怒,冲着我们大吼大叫,用船桨打我们的腿,逼我们离开,最后他们开始用一根大棍子击打我,想把我推下海去。这一切真的很可怕,但也增强了我的信念。我们一定要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公之于世。”回想起这件事,汉娜心情沉重,“仔细想想,只是被当面呵斥和野蛮推搡已经让人觉得可怕,那么以这种可怕的大屠杀方式对待海豚这种极为聪明的高智商动物,该是多么悲哀和惨痛。”

 

最后,他们把真相带到了全世界,这就是获得2010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的《海豚湾》。

 

把鳐鱼送上濒危物种名单

 

《海豚湾》在全世界引起巨大反响。即使在没有得到公映的中国,豆瓣电影上也有超过13万人参与评价,评分更是高达9.3。面对来自国际社会的强烈呼声,日本捕鲸业不得不作出回应,这让汉娜看到了影视作品的力量。她开始与越来越多的导演、摄影师合作,不仅揭露海洋污染的悲剧,同时也呈现出海洋世界的美好。

 

2013年被汉娜称为“胜利年”。除了拍摄《美人鱼的眼泪》,这一年,她还与曾获得艾美奖的水下纪录片导演肖恩·海因里希斯合作拍摄了一部水下芭蕾纪录片,名叫《鳐鱼最后的舞蹈》,这也是第一部在主流媒体上播放的有关人与鳐鱼友好相处的片子。

 

之所以会拍摄这部电影,是因为“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组织”(又称“华盛顿公约组织”)即将召开会议,会上将草拟一份新的濒危动物名单,给予特殊保护。这份名单每3年才会更新一次,对海洋动物的生存命运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其中,明明已经数量稀少的鳐鱼从来没有得到关注。

 

“每个人都对我们说,鳐鱼没希望上这份名单的,因为这个动物的知名度不高,不会得到额外的关注和同情。”但汉娜和肖恩·海因里希斯毅然决定拍摄这部纪录片,结果这部片子在全世界广泛上映,引发了无数人对鳐鱼的喜爱和兴趣。一个星期后,华盛顿公约组织会议召开,鳐鱼以最高得票数列入濒危动物名单。

 

汉娜坦陈,她之所以能呈现出和谐美好的海底世界,因为她“总是像一个客人,带着敬畏之心,走进主人的家门。”

 

所谓“主人”就是各种各样的野生海洋动物,汉娜谈论起它们就像谈论相知多年的老友:

 

“和鳐鱼一起游泳就像和外星生物在一起,它们在海底是如此优雅、松弛和光滑。

 

“鲸是一种能撼动你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动物,它们庞大的体积已经让人惊叹,而且它们还拥有强烈的好奇心、极高的智商。能和它们在一起待上一会儿,对整个人生的认识都会有所改变。

 

“海豚是纯粹的喜悦、好奇、狡黠的海底舞者。海豚与同伴的联系非常紧密,有点像并肩作战、亲密无间的同志关系,而且思维敏捷、极为聪明。海豹则像是海洋里的宠物狗,喜欢和你玩耍追逐。如果你游得不够快,它们甚至会轻轻地咬你的脚趾。鲸鲨行动缓慢、极为优雅。它们性格温顺,不会被周遭的一切所干扰,就像是海底的冥想大师。

 

“鲨鱼是极其谨慎的捕食者,对你的一举一动都高度关注,有着非同一般的视力和感受力。它们不费吹灰之力便在水中自由穿梭,性格也相当不可捉摸,我和它们之间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和紧张感,那种体验匪夷所思。”

 

“职业美人鱼”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在危险的海底一边屏住呼吸,一边进行优雅的表演。海底的视野非常模糊,而鱼尾造型又将双腿紧紧箍住,这需要极大的自信和艰苦的训练。为保持完美的体形,汉娜一直坚持做瑜伽和练习舞蹈。

 

“身处海洋之中,是我感到最自由最有生命力的时刻。”汉娜说这是一份美好的工作,“唯一的遗憾是,我其实最想以半裸的方式出镜,却常常遭到拒绝。”

 

说完,她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随即大笑起来。

 

这个10月她在汤加刚刚与鲸鲨合完影,接下来她将赶往美国拉斯维加斯参加海洋保护大会。人们对海洋的加害一日不停止,她就一日不会放松自己的步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