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问一个人 > 正文

任志强: 不要以为现在房价贵得不得了

本刊记者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19 19:16:00 简版阅读

\《博客天下》:关于你,有很多说法,比如“全国人民最想打的人”、“是凭着父亲母亲才当了一个副科级的干部”,“因为认识中央某领导,所以可以随便说话”,当然,还有—很多人说你和潘石屹之间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你怎么看待这些说法?

 

任志强:这个社会最缺的不是谎言而是实话,我们的社会被无数谎言填满,人们获得大多数碎片性信息也都来自于这些谎言,而要还原一个真实不太容易。有人说是不是要查查任志强偷税漏税,我告诉大家我们被查了很多次,甚至把调查报告搁在书里。我们不止一次被调查,但没有人查出我们有什么问题;我们也不断地给建设部写检讨,但我要告诉他们我们没有问题。

 

《博客天下》:“双十一”时,马云的淘宝销售突破350亿,你在微博上说“300亿只是几块地的钱”。

 

任志强:因为媒体说马云要用这300亿把房价打下去,我才告诉他这300亿只能买几块地。我没有丝毫想贬低淘宝,相反我很赞成淘宝,我和马云好得不得了,可能和跟潘石屹差不多。语境特别重要,你看小潘在中央电视台结结巴巴,但他批评我的时候,一定不结巴。别误解,我和马云好着呢。

 

《博客天下》:你在监狱里待过一年多,那段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

 

任志强:影响很大,没进监狱之前我想到45岁就退休,后来在监狱浪费1年多发现时间太宝贵了,要在有生之年能干什么就接着干。小时候有一个故事:猴子老不搭房子,冬天冻得够呛,因为老说“还有明天”。“明天”是一个虚无的东西,可以一生去追求那个明天,但忽然发现秋天大风一来,树叶没有了,天气已经很冷了,也许你就过不了这个冬天。所以要现实一点,最好做好今天的工作,今天该盖房子就盖房子,别到了冬天还说有明天,最后过不了冬天。企业最怕的是过不了冬天,我们常常看到一些中小企业会说我们的现金流出现问题,或者步子跨太大了,遇到问题后过不了坎,很多人嚷嚷着“现金为王”是想在最困难时能活下去。办企业是这样,做人也是这样,不管前面画了一张多美的画,理想多么远大,但走路过程中要一步一个脚印,先把自己眼前的事做好,把能做的事做好。

 

《博客天下》: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希勒说,北京、上海的房地产泡沫很严重,但你说房子还没到真正贵的时候。

 

任志强:诺贝尔奖得主不是因为这个得的奖吧?如果因为这个得奖,说明诺奖发得真不怎么样。了解中国的房地产不能用美国的模式套。举个例子,北京西城区金融街房子现在五六万一平米,金融街人均GDP是11万美金,比纽约高两倍,但纽约房子10万美金一平米。如果按同样的人均GDP计算,是不是我们的房子要到八九十万一平米?但一平均就乱套了,不要以为现在房价贵得不得了,中国没卖出去的房子,每年生产量有2.6亿平米,我们有180亿的住宅存量,这一比只有零点几,很低。

 

《博客天下》:最近央视攻击星巴克是奸商,你怎么看?

 

任志强:因为星巴克在中国的价格比别的国家贵,所以他是奸商?我总觉得谁挣多少,不能作为评定是否为奸商的一个条件。凡是政府用公共权力从事商业活动的行为一定是奸商。

 

《博客天下》:你参加关于“创新”的讨论时,说自己是没有创新的人。你对创新如何理解?

 

任志强:开房地产论坛的时候,总有人问我,今天能买房子吗?明天能买房子吗?我说10年前就问这个问题,怎么10年后还问这个问题?他们老想从别人那儿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台上有几个人说房价要大跌了你们别买,过两天一看,本来能买一套好房子,现在只能买一个厕所。这种事,最悲哀的就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才可能找到一条创新的道路,至少大学生不会都进入公务员的行列。说句老实话,我没什么创新。毛主席一挥手,我们就上山下乡了;全国学习解放军,我们就当兵了;邓小平说改革开放,我们就下海了;到现在为止,我在一个位置上待了30年,所以我不属于创新的人。中国有很多大学生参加创新竞赛,如果我能上大学,一定积极参与,可是没给我上大学的机会,我很自卑。但人生的起点低,终点不一定低。

 

《博客天下》:为什么每天都在微博上发一条心灵鸡汤?

 

任志强:那是我跟我女儿的约定,我们离得太远了,所以我得发点心灵鸡汤让她看看,别人要不愿意看,可以删掉。骂我也不会拉黑你,人要有点肚量。我比小潘心宽多了,我没有拉黑过一个人,他组织十几个人帮他拉黑。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任志强: 不要以为现在房价贵得不得了

本刊记者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19 19:16:00

\《博客天下》:关于你,有很多说法,比如“全国人民最想打的人”、“是凭着父亲母亲才当了一个副科级的干部”,“因为认识中央某领导,所以可以随便说话”,当然,还有—很多人说你和潘石屹之间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你怎么看待这些说法?

 

任志强:这个社会最缺的不是谎言而是实话,我们的社会被无数谎言填满,人们获得大多数碎片性信息也都来自于这些谎言,而要还原一个真实不太容易。有人说是不是要查查任志强偷税漏税,我告诉大家我们被查了很多次,甚至把调查报告搁在书里。我们不止一次被调查,但没有人查出我们有什么问题;我们也不断地给建设部写检讨,但我要告诉他们我们没有问题。

 

《博客天下》:“双十一”时,马云的淘宝销售突破350亿,你在微博上说“300亿只是几块地的钱”。

 

任志强:因为媒体说马云要用这300亿把房价打下去,我才告诉他这300亿只能买几块地。我没有丝毫想贬低淘宝,相反我很赞成淘宝,我和马云好得不得了,可能和跟潘石屹差不多。语境特别重要,你看小潘在中央电视台结结巴巴,但他批评我的时候,一定不结巴。别误解,我和马云好着呢。

 

《博客天下》:你在监狱里待过一年多,那段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

 

任志强:影响很大,没进监狱之前我想到45岁就退休,后来在监狱浪费1年多发现时间太宝贵了,要在有生之年能干什么就接着干。小时候有一个故事:猴子老不搭房子,冬天冻得够呛,因为老说“还有明天”。“明天”是一个虚无的东西,可以一生去追求那个明天,但忽然发现秋天大风一来,树叶没有了,天气已经很冷了,也许你就过不了这个冬天。所以要现实一点,最好做好今天的工作,今天该盖房子就盖房子,别到了冬天还说有明天,最后过不了冬天。企业最怕的是过不了冬天,我们常常看到一些中小企业会说我们的现金流出现问题,或者步子跨太大了,遇到问题后过不了坎,很多人嚷嚷着“现金为王”是想在最困难时能活下去。办企业是这样,做人也是这样,不管前面画了一张多美的画,理想多么远大,但走路过程中要一步一个脚印,先把自己眼前的事做好,把能做的事做好。

 

《博客天下》: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希勒说,北京、上海的房地产泡沫很严重,但你说房子还没到真正贵的时候。

 

任志强:诺贝尔奖得主不是因为这个得的奖吧?如果因为这个得奖,说明诺奖发得真不怎么样。了解中国的房地产不能用美国的模式套。举个例子,北京西城区金融街房子现在五六万一平米,金融街人均GDP是11万美金,比纽约高两倍,但纽约房子10万美金一平米。如果按同样的人均GDP计算,是不是我们的房子要到八九十万一平米?但一平均就乱套了,不要以为现在房价贵得不得了,中国没卖出去的房子,每年生产量有2.6亿平米,我们有180亿的住宅存量,这一比只有零点几,很低。

 

《博客天下》:最近央视攻击星巴克是奸商,你怎么看?

 

任志强:因为星巴克在中国的价格比别的国家贵,所以他是奸商?我总觉得谁挣多少,不能作为评定是否为奸商的一个条件。凡是政府用公共权力从事商业活动的行为一定是奸商。

 

《博客天下》:你参加关于“创新”的讨论时,说自己是没有创新的人。你对创新如何理解?

 

任志强:开房地产论坛的时候,总有人问我,今天能买房子吗?明天能买房子吗?我说10年前就问这个问题,怎么10年后还问这个问题?他们老想从别人那儿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台上有几个人说房价要大跌了你们别买,过两天一看,本来能买一套好房子,现在只能买一个厕所。这种事,最悲哀的就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才可能找到一条创新的道路,至少大学生不会都进入公务员的行列。说句老实话,我没什么创新。毛主席一挥手,我们就上山下乡了;全国学习解放军,我们就当兵了;邓小平说改革开放,我们就下海了;到现在为止,我在一个位置上待了30年,所以我不属于创新的人。中国有很多大学生参加创新竞赛,如果我能上大学,一定积极参与,可是没给我上大学的机会,我很自卑。但人生的起点低,终点不一定低。

 

《博客天下》:为什么每天都在微博上发一条心灵鸡汤?

 

任志强:那是我跟我女儿的约定,我们离得太远了,所以我得发点心灵鸡汤让她看看,别人要不愿意看,可以删掉。骂我也不会拉黑你,人要有点肚量。我比小潘心宽多了,我没有拉黑过一个人,他组织十几个人帮他拉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