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问一个人 > 正文

俞敏洪: 我们进入了部分商业社会, 却没有商业文化

本刊记者 张伟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19 19:14:01 简版阅读

\《博客天下》:北京市教委近日公布了高考改革方案,英语分值降低,变成社会化考试,成绩3年内有效。你怎么看待这一变化?

 

俞敏洪:我认为这对学生学英语的负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很难想象每个学生第一次就能考到100分,他要持续不断地考,因为每增加几分就对高考有帮助。同时,这会让高中英语教学更难进行。这可能是失败的改革。

 

《博客天下》:你曾说“有些事情如果不得不做,就会尽力做得很好,即使自己不喜欢,也会做得很好”。这是否意味着新东方其实是你不喜欢,但是不得不做的事?

 

俞敏洪:每个人生命中都有大量时间花在不得不做的事情上,有时候不得不做的事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基础,没有基础,喜欢做的事也做不了。一个画家喜欢画画,但最初他的画一幅都卖不出去,所以他必须做一些他不喜欢做的事,比如到单位去工作,通过自己的设计谋取一份工资,直到他的画能卖出价钱为止。我本身是老师,我很喜欢当老师,办培训中出现的一些事情可能不喜欢做,比如跟公安局、居委会打交道。北大老师跟公安局打交道,不仅有心理上的障碍,还要经历语言的改变。我们课堂上讲的是知识分子的语言,但在公安局要讲社会上的语言。问题不解决,学校就办不下去,钱就赚不成。

 

《博客天下》:假如新东方没有上市,也许你可以做更有意义的事,或者读更多的书。你心中有意义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俞敏洪: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人生的话,我依然会做一个不错的培训学校,但肯定不会做成上市公司。因为上市公司跟培训学校是有冲突的,跟百度、阿里巴巴完全不是一回事。教育的提高不是人数和收入的增长,而是教学质量的增长,但提高教学质量需要很长时间。比如我现在告诉股东们,给我3年时间,我要抓教学质量,总收入不一定增长,但3年以后教育质量提高,学校会有新的发展契机。投资者会当场把股票甩了的,股价就从20块钱跌到两块钱了。资本市场的规律和运作学校的规律不一样。另外,如果新东方不上市的话,我就有更多的隐私,社会就不会这么关注我,其实我一直都是对人生和财富没有多大欲望的人。只要我有一个房子、一间书房,老婆孩子有钱花,我觉得就够了,到现在我的汽车(途锐)也是全中国企业家中最差的。如果每个中国企业家都像我一样花钱的话,那中国经济就衰退了。

 

《博客天下》:在中国从商,哪些是你不喜欢的?

 

俞敏洪:作为一个商人,天天要到外面应酬,跟政府官员吃饭,做生意的时候还要互相欺骗,这是我不喜欢的。很早就有人问我,你到底是教育家还是商人?其实这种观念非常落后,很恶心。只有在中国才会把人分成不同的圈子,并给他们下定义,比如说中国人认为商人老奸巨猾、钩心斗角、官商勾结。为什么商人就不能当教育家?为什么教育家不能当商人?美国很多商人变成大学教授了,也有很多大学教授最后经商了。中国必须尽快完善企业家文化和商业精神,商业精神包含透明的交易、契约精神、价格价值上的平等。中国现在缺的就是这个。我们进入了部分商业社会,却没有商业文化。中国用农民的文化对抗商业社会,用官本位的制度对抗商业社会中政府官员应该为商业服务的精神。

 

《博客天下》:你认为商人在中国当下社会中应该起怎样的作用?

 

俞敏洪:我一直认为商人应该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最大力量。我最害怕中国出现官商勾结成为商人最重要的局面,甚至最后变成唯一形态,而没勾结的商人总是被人欺负。我希望中国国有力量尽可能少参与商业,因为它不仅使国有资本渗透到每个商业领域,以至让民间商业环境变得越来越恶劣,还会出现权贵资本,权力一旦跟资金结合起来,能做的事情可以说天翻地覆。实际上,商人是真正能使中国走向现代化的重要群体。如果我把自己定位为商人的话,我一定要做好的商人。

 

《博客天下》:新东方的课,老师讲解太过激情。你是否认为新东方教育励志成分过大?

 

俞敏洪:我不觉得力度大,因为我的励志不是忽悠,我只是告诉学生,你应该有什么样的理想,你应该面对现实,你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有些不成熟的老师会放大自己的人生经历。我们发现这种老师后会严厉地批评。

 

《博客天下》:“王强、徐小平是天上飞的雄鹰,而我是在地上爬的蜗牛,所以要雄鹰理解蜗牛不太容易,让蜗牛有雄鹰的思考有时候也不太容易。”你好像很喜欢这个比喻?

 

俞敏洪:对,这是我比较喜欢的比喻之一。他们现在还会批评我的一些做法,比如做事情光顾眼前,不顾未来,有时候没有战略思路,不顾中国的发展大潮,只是埋头干活。我心里多么不舒服都会听他们把话说完,直到情绪宣泄完,然后散会。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俞敏洪: 我们进入了部分商业社会, 却没有商业文化

本刊记者 张伟 王茜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19 19:14:01

\《博客天下》:北京市教委近日公布了高考改革方案,英语分值降低,变成社会化考试,成绩3年内有效。你怎么看待这一变化?

 

俞敏洪:我认为这对学生学英语的负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很难想象每个学生第一次就能考到100分,他要持续不断地考,因为每增加几分就对高考有帮助。同时,这会让高中英语教学更难进行。这可能是失败的改革。

 

《博客天下》:你曾说“有些事情如果不得不做,就会尽力做得很好,即使自己不喜欢,也会做得很好”。这是否意味着新东方其实是你不喜欢,但是不得不做的事?

 

俞敏洪:每个人生命中都有大量时间花在不得不做的事情上,有时候不得不做的事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基础,没有基础,喜欢做的事也做不了。一个画家喜欢画画,但最初他的画一幅都卖不出去,所以他必须做一些他不喜欢做的事,比如到单位去工作,通过自己的设计谋取一份工资,直到他的画能卖出价钱为止。我本身是老师,我很喜欢当老师,办培训中出现的一些事情可能不喜欢做,比如跟公安局、居委会打交道。北大老师跟公安局打交道,不仅有心理上的障碍,还要经历语言的改变。我们课堂上讲的是知识分子的语言,但在公安局要讲社会上的语言。问题不解决,学校就办不下去,钱就赚不成。

 

《博客天下》:假如新东方没有上市,也许你可以做更有意义的事,或者读更多的书。你心中有意义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俞敏洪: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人生的话,我依然会做一个不错的培训学校,但肯定不会做成上市公司。因为上市公司跟培训学校是有冲突的,跟百度、阿里巴巴完全不是一回事。教育的提高不是人数和收入的增长,而是教学质量的增长,但提高教学质量需要很长时间。比如我现在告诉股东们,给我3年时间,我要抓教学质量,总收入不一定增长,但3年以后教育质量提高,学校会有新的发展契机。投资者会当场把股票甩了的,股价就从20块钱跌到两块钱了。资本市场的规律和运作学校的规律不一样。另外,如果新东方不上市的话,我就有更多的隐私,社会就不会这么关注我,其实我一直都是对人生和财富没有多大欲望的人。只要我有一个房子、一间书房,老婆孩子有钱花,我觉得就够了,到现在我的汽车(途锐)也是全中国企业家中最差的。如果每个中国企业家都像我一样花钱的话,那中国经济就衰退了。

 

《博客天下》:在中国从商,哪些是你不喜欢的?

 

俞敏洪:作为一个商人,天天要到外面应酬,跟政府官员吃饭,做生意的时候还要互相欺骗,这是我不喜欢的。很早就有人问我,你到底是教育家还是商人?其实这种观念非常落后,很恶心。只有在中国才会把人分成不同的圈子,并给他们下定义,比如说中国人认为商人老奸巨猾、钩心斗角、官商勾结。为什么商人就不能当教育家?为什么教育家不能当商人?美国很多商人变成大学教授了,也有很多大学教授最后经商了。中国必须尽快完善企业家文化和商业精神,商业精神包含透明的交易、契约精神、价格价值上的平等。中国现在缺的就是这个。我们进入了部分商业社会,却没有商业文化。中国用农民的文化对抗商业社会,用官本位的制度对抗商业社会中政府官员应该为商业服务的精神。

 

《博客天下》:你认为商人在中国当下社会中应该起怎样的作用?

 

俞敏洪:我一直认为商人应该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最大力量。我最害怕中国出现官商勾结成为商人最重要的局面,甚至最后变成唯一形态,而没勾结的商人总是被人欺负。我希望中国国有力量尽可能少参与商业,因为它不仅使国有资本渗透到每个商业领域,以至让民间商业环境变得越来越恶劣,还会出现权贵资本,权力一旦跟资金结合起来,能做的事情可以说天翻地覆。实际上,商人是真正能使中国走向现代化的重要群体。如果我把自己定位为商人的话,我一定要做好的商人。

 

《博客天下》:新东方的课,老师讲解太过激情。你是否认为新东方教育励志成分过大?

 

俞敏洪:我不觉得力度大,因为我的励志不是忽悠,我只是告诉学生,你应该有什么样的理想,你应该面对现实,你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有些不成熟的老师会放大自己的人生经历。我们发现这种老师后会严厉地批评。

 

《博客天下》:“王强、徐小平是天上飞的雄鹰,而我是在地上爬的蜗牛,所以要雄鹰理解蜗牛不太容易,让蜗牛有雄鹰的思考有时候也不太容易。”你好像很喜欢这个比喻?

 

俞敏洪:对,这是我比较喜欢的比喻之一。他们现在还会批评我的一些做法,比如做事情光顾眼前,不顾未来,有时候没有战略思路,不顾中国的发展大潮,只是埋头干活。我心里多么不舒服都会听他们把话说完,直到情绪宣泄完,然后散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