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 > 向死而生
  • 我儿子Viktor出生时,我们差点以为他活不了。得亏高端医疗器械每天24小时守护他,他活了下来。 向死而生 我儿子Viktor出生时,我们差点以为他活不了。得亏高端医疗器械每天24小时守护他,他活了下来。
  • 当我到医院探望还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里的Viktor时,他身体周围的各种机器吸引了我。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进入他的病房时是深夜,外面一片漆黑。宽敞的病房里,20个婴儿安然躺在保温箱里。保温箱灯光柔和,伴着蜂鸣般的声响。 向死而生 当我到医院探望还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里的Viktor时,他身体周围的各种机器吸引了我。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进入他的病房时是深夜,外面一片漆黑。宽敞的病房里,20个婴儿安然躺在保温箱里。保温箱灯光柔和,伴着蜂鸣般的声响。
  • 我请求医生让我在这神奇的空间里多待一会儿。我很感激医疗科学创造出这么好的机器,它们决定了我儿子的命运。我甚至觉得,可能只有在这个空间,依靠这些机器,他才能活。 向死而生 我请求医生让我在这神奇的空间里多待一会儿。我很感激医疗科学创造出这么好的机器,它们决定了我儿子的命运。我甚至觉得,可能只有在这个空间,依靠这些机器,他才能活。
  • 半年后,我启动了“救命机”拍摄项目,以中立的角度、拍摄参与疾病治疗、处理医疗危机和死亡的机器。我找了维也纳一家大医院。当我看到手术室里一位病人切开的胸膛里心脏在跳动,我退出去了。那时,我感到自己仿佛一群秃鹫在围观一个人死去。我觉得我的拍摄不能干扰医生工作,我也不想看到别人的痛苦。 向死而生 半年后,我启动了“救命机”拍摄项目,以中立的角度、拍摄参与疾病治疗、处理医疗危机和死亡的机器。我找了维也纳一家大医院。当我看到手术室里一位病人切开的胸膛里心脏在跳动,我退出去了。那时,我感到自己仿佛一群秃鹫在围观一个人死去。我觉得我的拍摄不能干扰医生工作,我也不想看到别人的痛苦。
  • 项目还要继续,我换了思路。这一次,我把镜头伸向离使用地点较远的医疗设备。我不想拍人。我压下自己的好奇心,只想尊重这些病人和病人家属的感受。 向死而生 项目还要继续,我换了思路。这一次,我把镜头伸向离使用地点较远的医疗设备。我不想拍人。我压下自己的好奇心,只想尊重这些病人和病人家属的感受。
  • 拍完这些设备后,我感到内心平和。我望向死亡的眼睛,心里的恐惧却被这些机器的美所战胜。 向死而生 拍完这些设备后,我感到内心平和。我望向死亡的眼睛,心里的恐惧却被这些机器的美所战胜。
  • 我参观过很多公司,看过很多收藏,拜访过很多医院。其中最美妙的时刻,是他们在一个研讨会上为我完全拆开一台机器,我感到一个完整的生命在我眼前展开,美丽绝伦,神秘无比。 向死而生 我参观过很多公司,看过很多收藏,拜访过很多医院。其中最美妙的时刻,是他们在一个研讨会上为我完全拆开一台机器,我感到一个完整的生命在我眼前展开,美丽绝伦,神秘无比。
  • 我儿子Viktor出生时,我们差点以为他活不了。得亏高端医疗器械每天24小时守护他,他活了下来。
  • 当我到医院探望还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里的Viktor时,他身体周围的各种机器吸引了我。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进入他的病房时是深夜,外面一片漆黑。宽敞的病房里,20个婴儿安然躺在保温箱里。保温箱灯光柔和,伴着蜂鸣般的声响。
  • 我请求医生让我在这神奇的空间里多待一会儿。我很感激医疗科学创造出这么好的机器,它们决定了我儿子的命运。我甚至觉得,可能只有在这个空间,依靠这些机器,他才能活。
  • 半年后,我启动了“救命机”拍摄项目,以中立的角度、拍摄参与疾病治疗、处理医疗危机和死亡的机器。我找了维也纳一家大医院。当我看到手术室里一位病人切开的胸膛里心脏在跳动,我退出去了。那时,我感到自己仿佛一群秃鹫在围观一个人死去。我觉得我的拍摄不能干扰医生工作,我也不想看到别人的痛苦。
  • 项目还要继续,我换了思路。这一次,我把镜头伸向离使用地点较远的医疗设备。我不想拍人。我压下自己的好奇心,只想尊重这些病人和病人家属的感受。
  • 拍完这些设备后,我感到内心平和。我望向死亡的眼睛,心里的恐惧却被这些机器的美所战胜。
  • 我参观过很多公司,看过很多收藏,拜访过很多医院。其中最美妙的时刻,是他们在一个研讨会上为我完全拆开一台机器,我感到一个完整的生命在我眼前展开,美丽绝伦,神秘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