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永通:司法报道中媒体应关注程序问题

本刊记者 苏永通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19 18:54:18 简版阅读

\

 

发言人:苏永通

 

《南方周末》法制版编辑,“唐慧案”系列报道的责任编辑之一

 

▎本文为博雅传媒沙龙第一期“‘唐慧案’报道研讨会”实录,该论坛由《博客天下》杂志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共同主办。▎

 

我们这一轮报道和廖隆章没有直接关系。一年前唐慧上访事件发酵的时候,我就想做。当时我看到是唐慧女儿案二审结果出来,已经判了两个死刑,媒体报道很多。我想她在法院终审后还在继续上访?

 

(胡益华:这个没有。)

 

我当时在想:判了这么重她为什么还要上访?我有这个疑问。我找了一个记者,他在来《南方周末》之前曾通过邓飞了解过唐慧,但没有写。他一直拒绝做这个报道,说是没意思。我前阵子来北京的时候,我才问他,为什么不做?他才告诉我,因为他发现唐慧一直在说谎,又觉得唐慧很可怜,所以不想做。我没有再问。

 

我做这个报道,确实不是因为廖隆章爆料。我们跟记者讲这个题目的时候,也强调要跳出廖隆章的材料,要做独立的调查和采访。

 

我先回应第一个问题,对法院已经生效判决的案子怎么来做。如果认真看报道,大家会看到我们并没有很直接或者很明确的去下结论,我们是提出一些合理怀疑。在司法报道中,我觉得大多数的案件媒体应该关注的还是程序问题,实体问题要少涉及。这个案子里面,当然涉及到各种定罪问题,我们更重要是看当时的证据是不是充分,另外一个是量刑的问题。

 

证据方面实际上,我作为编辑看不到,为了我自己更放心,我是把判决书都看了。根据几份判决书所列举的证据,我觉得此案的证据比较不足,尤其是湖南省高院的终审裁定书,证据18个,但主要是言词证据,尤其是乐乐的证言,此外还有来自几位妓女和嫖客的证言,从一审到终审判决,他们与乐乐的说法一直是相互矛盾的。如果看法庭审里查明的事实,能够具体说明怎么强迫,到底使用什么样的手段,也很少。很具体的提到的是一次打耳光的事情。从判决来看,法官采信了乐乐的说法。性侵害案件多数是采取言词证据,但我们在判决书中又没有看到法庭的推理和论证的过程,为什么法官采信乐乐而不是其他人的说法,这当然有中国刑事审判书的问题。很奇怪的是,从几份判决书来看,证据基本上没有变化,为什么湖南省高院一度发回,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但最后终审还是那些证据,就变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了呢?我是希望法院有一个说法。

 

另外,因为最重要的证据是被害人乐乐供述,这里面要追溯到侦查阶段警方是怎么询问的,乐乐被带回去没有马上做笔录,乐乐几次重要的笔录,一次是2007年1月4号,她当时做了三次询问笔录,3月1号做了一次,我们按时间把它算成两次,其中两次变化非常大,我们稿子中写到了,强迫的描述增多,程度加深。现在法庭所采纳的应该是3月1号做的东西,但这个新笔录瑕疵很明显,因为和乐乐1月13日的一份自述基本一致,连错别字也一样,这就明显存在问题。

 

讲到量刑,在刑法界来看,一般都认为这个案子判得挺重,因为7个都是主犯,除了未成年人判了15年之外,其他人两个死刑四个无期徒刑。当然我们要看这种判决是否符合法律的规定,这里面还是和第一个问题扯在一起,它和定罪还是有关系。虽然强迫卖淫罪和组织卖淫罪最高罪都是死刑,但同时构成时,强迫卖淫罪往往要比组织卖淫罪判得更重。即使强迫卖淫罪成立的话,什么情况下要判死刑?我们还是要回到证据,我认为死刑对证据要求应该是最高的。当然从理想角度来讲可以说所有的案件证据质量都应该很高,但实际上做不到。今年以来平反的几个冤假错案,绝大多数是和性侵害犯罪有关,当时还是从言词证据来考虑,所以我觉得这存在风险。

 

最明显的一个硬伤是上诉加刑的问题,当时高院发回以后又加刑,但这个也说不过去,因为这边检察院并没有上诉,加了两个无期徒刑我觉得是过分的。

 

提问:你知道“唐慧案”有领导批示过吗?

 

苏永通:这个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以前一些案子是有最高法院领导人讲过。

 

曹筠武:稿子里提到过,案子刚开始的时候唐慧跪见永州市公安局长,案件最开始调查的时候。

 

问:更高级的首长?

 

曹筠武:更高级的限于我们采访能力没有拿到。但我们稿子里写到了,这个案子加大办案力度就是从永州市新任公安局长的批示开始。

 

我简单补充一下,一是胡律师提到的舆论战的问题,这个报道从头到尾直接参与的人是老柴、我、苏永通以及杨继斌(我们的另外一位编辑)。杨继斌在一天晚上打电话给我,说这个事情可以关注一下,我马上就去看了相关的东西,在电话里和他商量,又和老柴了解后决定做这个题,整个前后过程就是我们这几个人参加。最先提出来做这个题的是我们的调查版编辑杨继斌,但他现在回家生孩子了。如果说有幕后黑手的话,幕后黑手现在在家生孩子。

 

胡律师提到的,南周的报道一出来,湖南方面就要求转发,这种巧合我相信可能是存在的,但这只是湖南单方面的行为,我们不可能要求一个省转发稿件,而操作稿件期间,我们对永州市公安局、政法委、湖南政法委的采访要求,事实上在官方层面都被拒绝了。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苏永通:司法报道中媒体应关注程序问题

本刊记者 苏永通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19 18:54:18

\

 

发言人:苏永通

 

《南方周末》法制版编辑,“唐慧案”系列报道的责任编辑之一

 

▎本文为博雅传媒沙龙第一期“‘唐慧案’报道研讨会”实录,该论坛由《博客天下》杂志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共同主办。▎

 

我们这一轮报道和廖隆章没有直接关系。一年前唐慧上访事件发酵的时候,我就想做。当时我看到是唐慧女儿案二审结果出来,已经判了两个死刑,媒体报道很多。我想她在法院终审后还在继续上访?

 

(胡益华:这个没有。)

 

我当时在想:判了这么重她为什么还要上访?我有这个疑问。我找了一个记者,他在来《南方周末》之前曾通过邓飞了解过唐慧,但没有写。他一直拒绝做这个报道,说是没意思。我前阵子来北京的时候,我才问他,为什么不做?他才告诉我,因为他发现唐慧一直在说谎,又觉得唐慧很可怜,所以不想做。我没有再问。

 

我做这个报道,确实不是因为廖隆章爆料。我们跟记者讲这个题目的时候,也强调要跳出廖隆章的材料,要做独立的调查和采访。

 

我先回应第一个问题,对法院已经生效判决的案子怎么来做。如果认真看报道,大家会看到我们并没有很直接或者很明确的去下结论,我们是提出一些合理怀疑。在司法报道中,我觉得大多数的案件媒体应该关注的还是程序问题,实体问题要少涉及。这个案子里面,当然涉及到各种定罪问题,我们更重要是看当时的证据是不是充分,另外一个是量刑的问题。

 

证据方面实际上,我作为编辑看不到,为了我自己更放心,我是把判决书都看了。根据几份判决书所列举的证据,我觉得此案的证据比较不足,尤其是湖南省高院的终审裁定书,证据18个,但主要是言词证据,尤其是乐乐的证言,此外还有来自几位妓女和嫖客的证言,从一审到终审判决,他们与乐乐的说法一直是相互矛盾的。如果看法庭审里查明的事实,能够具体说明怎么强迫,到底使用什么样的手段,也很少。很具体的提到的是一次打耳光的事情。从判决来看,法官采信了乐乐的说法。性侵害案件多数是采取言词证据,但我们在判决书中又没有看到法庭的推理和论证的过程,为什么法官采信乐乐而不是其他人的说法,这当然有中国刑事审判书的问题。很奇怪的是,从几份判决书来看,证据基本上没有变化,为什么湖南省高院一度发回,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但最后终审还是那些证据,就变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了呢?我是希望法院有一个说法。

 

另外,因为最重要的证据是被害人乐乐供述,这里面要追溯到侦查阶段警方是怎么询问的,乐乐被带回去没有马上做笔录,乐乐几次重要的笔录,一次是2007年1月4号,她当时做了三次询问笔录,3月1号做了一次,我们按时间把它算成两次,其中两次变化非常大,我们稿子中写到了,强迫的描述增多,程度加深。现在法庭所采纳的应该是3月1号做的东西,但这个新笔录瑕疵很明显,因为和乐乐1月13日的一份自述基本一致,连错别字也一样,这就明显存在问题。

 

讲到量刑,在刑法界来看,一般都认为这个案子判得挺重,因为7个都是主犯,除了未成年人判了15年之外,其他人两个死刑四个无期徒刑。当然我们要看这种判决是否符合法律的规定,这里面还是和第一个问题扯在一起,它和定罪还是有关系。虽然强迫卖淫罪和组织卖淫罪最高罪都是死刑,但同时构成时,强迫卖淫罪往往要比组织卖淫罪判得更重。即使强迫卖淫罪成立的话,什么情况下要判死刑?我们还是要回到证据,我认为死刑对证据要求应该是最高的。当然从理想角度来讲可以说所有的案件证据质量都应该很高,但实际上做不到。今年以来平反的几个冤假错案,绝大多数是和性侵害犯罪有关,当时还是从言词证据来考虑,所以我觉得这存在风险。

 

最明显的一个硬伤是上诉加刑的问题,当时高院发回以后又加刑,但这个也说不过去,因为这边检察院并没有上诉,加了两个无期徒刑我觉得是过分的。

 

提问:你知道“唐慧案”有领导批示过吗?

 

苏永通:这个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以前一些案子是有最高法院领导人讲过。

 

曹筠武:稿子里提到过,案子刚开始的时候唐慧跪见永州市公安局长,案件最开始调查的时候。

 

问:更高级的首长?

 

曹筠武:更高级的限于我们采访能力没有拿到。但我们稿子里写到了,这个案子加大办案力度就是从永州市新任公安局长的批示开始。

 

我简单补充一下,一是胡律师提到的舆论战的问题,这个报道从头到尾直接参与的人是老柴、我、苏永通以及杨继斌(我们的另外一位编辑)。杨继斌在一天晚上打电话给我,说这个事情可以关注一下,我马上就去看了相关的东西,在电话里和他商量,又和老柴了解后决定做这个题,整个前后过程就是我们这几个人参加。最先提出来做这个题的是我们的调查版编辑杨继斌,但他现在回家生孩子了。如果说有幕后黑手的话,幕后黑手现在在家生孩子。

 

胡律师提到的,南周的报道一出来,湖南方面就要求转发,这种巧合我相信可能是存在的,但这只是湖南单方面的行为,我们不可能要求一个省转发稿件,而操作稿件期间,我们对永州市公安局、政法委、湖南政法委的采访要求,事实上在官方层面都被拒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