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保印:“唐慧案”报道的七个追问

本刊记者 曹保印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19 18:39:43 简版阅读

\

 

发言人:曹保印

 

《新京报》传媒研究院总监、CAOTV创办人

 

▎本文为博雅传媒沙龙第一期“‘唐慧案’报道研讨会”实录,该论坛由《博客天下》杂志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共同主办。▎

 

我看南周的报道后非常佩服南周的勇气,在大家都为唐慧塑造同一个模式的时候,它提出另外一个模式,不管它里面有一些细节是不是值得推敲,但敢于和大家不一样这一点,恰恰是大家应该做的,因为现在很多媒体人就怕跟别人不一样,虽然他内心十分希望和别人不一样,很多媒体也是同样如此,因为媒体其实并不是我们自己的媒体。所以,我刚才听了这么长时间,我想到当时艳照门中阿娇的一句话“太傻太天真”,其实媒体人在唐慧的问题上也有一点“太傻太天真”。

 

第一,唐慧到底是一个小人、巨人还是罪人?这个问题需要大家进一步思考。

 

第二,我们说唐慧信访、维稳、司法,当唐慧搅动这些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至上的权威,最终地方所做的一切包括媒体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政治需要服务,绝对不是为了真相服务,这个你做不到。预设立场,我刚才说一切都是为政治需要服务,其实有时候对于读者来说,对于我们媒体人来说,对于公众来说,一切都是为我需要服务。我需要什么?所以,很多媒体也在迎合公众,有些媒体人在迎合自己。

 

第三,我们说真相,到底是谁的真相?是媒体的真相、唐慧的真相,是被判决的犯罪嫌疑人的真相,还是公众的真相,我们到底寻找怎样的真相?我们又为这样一个真相到底做了多少的努力?我们说讲法治,可能会偏离法治,讲真相可能会偏离真相,但就像刚才师老师说的一句话点醒我,到底什么是法治?到底是谁的法治?法治到底谁说了算?是由一个普世价值说了算,还是由一个执政党说了算?

 

第四,我们在做很多报道的时候,包括我们自己每个人做很多事情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为了一个目的而不择手段,因为在唐慧报道中,我听了不只是一个媒体人欢呼,有了唐慧终于找到一个废除劳教制度的很好的靶子,即便有的媒体人非常讨厌唐慧也要把唐慧描述得很好,我曾经问过,你不觉得自己分裂吗?他说分裂我也要做。这时候他是什么样的一个媒体人,做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其实现在这样的媒体人非常多,当然你可以为自己的政治立场做一些东西,但作为媒体人要不要隐藏一些真相或者为了迎合自己的目的来做一些手段?

 

到底是唐慧破坏了法治还是法治伤害了唐慧?到底是政治破坏了法治还是媒体破坏了法治?刚才胡益华律师提到一点,正常司法进程和现实的司法进程以及唐慧上访进程几者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不把几者之间的关系理清楚,你弄不清楚唐慧到底在这里面推动了什么。就像刚才有位律师所说的,现在是准备废除劳教了,但直接判刑,这让法治出现了一个大倒退,可能更没有办法报道,因为媒体不允许干涉司法。

 

第五,我们说到审判,我也在想“唐慧案”中的审判到底是舆论的审判,是政治的审判,是司法的审判,还是唐慧自己在审判呢?当我们说到舆论审判的时候,到底是谁的舆论?到底谁才算是公众?因为说实在话,舆论,有具体一个网民的声音,也有政府的声音,也有媒体的声音,也有当事人的声音,甚至用某些人的话说还有国外反动势力的声音等等,这其实都构成了舆论,我们到底要什么样的舆论?

 

但无论什么样的舆论,我个人感觉在死刑判决上必须要慎之又慎,绝对不能有丝毫证据的瑕疵,让你去判决一个人的死刑,因为整个世界都在大势所趋废除死刑的背景下,我们对死刑还充满了欢呼,包括唐慧本人对死刑似乎也有一种嗜血的情结,媒体能不能逼着最高法在死刑复核的时候,不能有一丁点儿证据的瑕疵。无论唐慧怎么闹,我想媒体是不是要坚持这一点?

 

第六,媒体到底是谁?到底听谁的?媒体是听你的内心良知正义,还是听主编的,还是听宣传部的?因为现在是媒体在和公权力较量,但媒体有时候的较量能赢,有时候较量能输,但整体来说媒体是被掌控的,所有的媒体报道出来的东西,几乎在动笔前都要想一想我要不要发出来,或者会不会惹怒宣传部。

 

在所有媒体上呈现出来的唐慧的照片无一不是那么美好,都是挺弱的,都是挺可怜的,你没有看到一张感觉唐慧很丑的照片,这是不是一种选择和引导,你在引导什么?我相信在唐慧的大量照片中,一定有唐慧长得丑的,你为什么不选择那个呢?包括《中国新闻周刊》的封面也是唐慧很多无助、捂着嘴,她有不捂嘴、有微笑的照片吗?其实这个照片本身已经决定了你的观点,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否认的。

 

第七,我们对唐慧的看法,她到底应该是一个美好的人,到底应该是一个撒谎者,到底是圣母还是刁民?她是所有的合体,你既不要觉得她是撒谎者,也不要觉得她是圣母,她就是小城市中的那样一个女人,她就在她的生活中遵循那样的规则,这和记者的规则是不一样的,因此你要么看到她丑陋的一面,要么看到她高尚的一面,但除了南周的报道,我在所有记者报道中看到的都是把唐慧塑造得那么美好,那么这是否合适呢?包括在唐慧头上挂着的那个“妈妈”,我非常讨厌,我说这是你妈,不是我妈,我非常讨厌这样的标题,我非常讨厌“上访妈妈”和“劳教妈妈”,她只是乐乐的妈妈,不是大众的妈妈。当你把她作为一个“劳教妈妈”的时候,似乎都把她塑造成我们大家的妈了,于是乎大家都要喊她妈,这作为媒体来说有一点不太好。

 

我提醒大家一句:我在CAOTV上做了一期节目《援助交际为什么会在中国泛滥》,讲的是,在广西,警方抓获了一个组织卖淫和自愿卖淫团伙,13岁的孩子参与援交,警方问你为什么要参与呢?她说既快乐又挣钱。我不是对乐乐做这种怀疑,而是对现在这种现象我们需要引发警惕,乐乐到底有没有在这里面,媒体没有去探求,唐慧当然没有去承认。

扫一扫,订阅杂志

分享到:

曹保印:“唐慧案”报道的七个追问

本刊记者 曹保印       人浏览      添加时间:2013-12-19 18:39:43

\

 

发言人:曹保印

 

《新京报》传媒研究院总监、CAOTV创办人

 

▎本文为博雅传媒沙龙第一期“‘唐慧案’报道研讨会”实录,该论坛由《博客天下》杂志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共同主办。▎

 

我看南周的报道后非常佩服南周的勇气,在大家都为唐慧塑造同一个模式的时候,它提出另外一个模式,不管它里面有一些细节是不是值得推敲,但敢于和大家不一样这一点,恰恰是大家应该做的,因为现在很多媒体人就怕跟别人不一样,虽然他内心十分希望和别人不一样,很多媒体也是同样如此,因为媒体其实并不是我们自己的媒体。所以,我刚才听了这么长时间,我想到当时艳照门中阿娇的一句话“太傻太天真”,其实媒体人在唐慧的问题上也有一点“太傻太天真”。

 

第一,唐慧到底是一个小人、巨人还是罪人?这个问题需要大家进一步思考。

 

第二,我们说唐慧信访、维稳、司法,当唐慧搅动这些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至上的权威,最终地方所做的一切包括媒体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政治需要服务,绝对不是为了真相服务,这个你做不到。预设立场,我刚才说一切都是为政治需要服务,其实有时候对于读者来说,对于我们媒体人来说,对于公众来说,一切都是为我需要服务。我需要什么?所以,很多媒体也在迎合公众,有些媒体人在迎合自己。

 

第三,我们说真相,到底是谁的真相?是媒体的真相、唐慧的真相,是被判决的犯罪嫌疑人的真相,还是公众的真相,我们到底寻找怎样的真相?我们又为这样一个真相到底做了多少的努力?我们说讲法治,可能会偏离法治,讲真相可能会偏离真相,但就像刚才师老师说的一句话点醒我,到底什么是法治?到底是谁的法治?法治到底谁说了算?是由一个普世价值说了算,还是由一个执政党说了算?

 

第四,我们在做很多报道的时候,包括我们自己每个人做很多事情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为了一个目的而不择手段,因为在唐慧报道中,我听了不只是一个媒体人欢呼,有了唐慧终于找到一个废除劳教制度的很好的靶子,即便有的媒体人非常讨厌唐慧也要把唐慧描述得很好,我曾经问过,你不觉得自己分裂吗?他说分裂我也要做。这时候他是什么样的一个媒体人,做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其实现在这样的媒体人非常多,当然你可以为自己的政治立场做一些东西,但作为媒体人要不要隐藏一些真相或者为了迎合自己的目的来做一些手段?

 

到底是唐慧破坏了法治还是法治伤害了唐慧?到底是政治破坏了法治还是媒体破坏了法治?刚才胡益华律师提到一点,正常司法进程和现实的司法进程以及唐慧上访进程几者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不把几者之间的关系理清楚,你弄不清楚唐慧到底在这里面推动了什么。就像刚才有位律师所说的,现在是准备废除劳教了,但直接判刑,这让法治出现了一个大倒退,可能更没有办法报道,因为媒体不允许干涉司法。

 

第五,我们说到审判,我也在想“唐慧案”中的审判到底是舆论的审判,是政治的审判,是司法的审判,还是唐慧自己在审判呢?当我们说到舆论审判的时候,到底是谁的舆论?到底谁才算是公众?因为说实在话,舆论,有具体一个网民的声音,也有政府的声音,也有媒体的声音,也有当事人的声音,甚至用某些人的话说还有国外反动势力的声音等等,这其实都构成了舆论,我们到底要什么样的舆论?

 

但无论什么样的舆论,我个人感觉在死刑判决上必须要慎之又慎,绝对不能有丝毫证据的瑕疵,让你去判决一个人的死刑,因为整个世界都在大势所趋废除死刑的背景下,我们对死刑还充满了欢呼,包括唐慧本人对死刑似乎也有一种嗜血的情结,媒体能不能逼着最高法在死刑复核的时候,不能有一丁点儿证据的瑕疵。无论唐慧怎么闹,我想媒体是不是要坚持这一点?

 

第六,媒体到底是谁?到底听谁的?媒体是听你的内心良知正义,还是听主编的,还是听宣传部的?因为现在是媒体在和公权力较量,但媒体有时候的较量能赢,有时候较量能输,但整体来说媒体是被掌控的,所有的媒体报道出来的东西,几乎在动笔前都要想一想我要不要发出来,或者会不会惹怒宣传部。

 

在所有媒体上呈现出来的唐慧的照片无一不是那么美好,都是挺弱的,都是挺可怜的,你没有看到一张感觉唐慧很丑的照片,这是不是一种选择和引导,你在引导什么?我相信在唐慧的大量照片中,一定有唐慧长得丑的,你为什么不选择那个呢?包括《中国新闻周刊》的封面也是唐慧很多无助、捂着嘴,她有不捂嘴、有微笑的照片吗?其实这个照片本身已经决定了你的观点,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否认的。

 

第七,我们对唐慧的看法,她到底应该是一个美好的人,到底应该是一个撒谎者,到底是圣母还是刁民?她是所有的合体,你既不要觉得她是撒谎者,也不要觉得她是圣母,她就是小城市中的那样一个女人,她就在她的生活中遵循那样的规则,这和记者的规则是不一样的,因此你要么看到她丑陋的一面,要么看到她高尚的一面,但除了南周的报道,我在所有记者报道中看到的都是把唐慧塑造得那么美好,那么这是否合适呢?包括在唐慧头上挂着的那个“妈妈”,我非常讨厌,我说这是你妈,不是我妈,我非常讨厌这样的标题,我非常讨厌“上访妈妈”和“劳教妈妈”,她只是乐乐的妈妈,不是大众的妈妈。当你把她作为一个“劳教妈妈”的时候,似乎都把她塑造成我们大家的妈了,于是乎大家都要喊她妈,这作为媒体来说有一点不太好。

 

我提醒大家一句:我在CAOTV上做了一期节目《援助交际为什么会在中国泛滥》,讲的是,在广西,警方抓获了一个组织卖淫和自愿卖淫团伙,13岁的孩子参与援交,警方问你为什么要参与呢?她说既快乐又挣钱。我不是对乐乐做这种怀疑,而是对现在这种现象我们需要引发警惕,乐乐到底有没有在这里面,媒体没有去探求,唐慧当然没有去承认。

×